🏡
PTT小說網
x
    金鑾殿中,群臣激憤,紛紛指責柳山。

    左相一黨的官員沉默不語,除了寥寥幾人,無人敢出口反駁。

    「若柳相執意如此,那本帥便率軍護送方虛聖北上。」陳知虛道。

    眾官平靜下來,陳知虛乃是景國大元帥,除非有滅國之危難,這些年很少率軍外出,最多是輕騎簡裝外出慰問或檢閱各軍。

    一旦大元帥要外出,按照規定,至少會有十萬大軍隨行,而且都是京軍的精銳。

    京軍現在已經是景國最後的依仗。

    若景國面臨危險,大元帥可以繞過內閣,只要有聖旨便可率軍出京。

    畢竟,大元帥論品級與四相相當。

    古銘舟怒道:「陳大元帥何出此言?你若一走,京城空虛,萬一蠻族偷襲京城,你便是景國罪人!」

    「方虛聖前往前線,若是被蠻族圍攻,本帥同樣是景國罪人!」陳知虛道。

    柳山嘆息一聲,道:「既然陳大元帥如此,那老夫便退讓一步。京城最近新軍頗多,我看就讓玉河軍與青河軍隨方虛聖北上,十萬之眾,也算足夠。」

    眾官一聽大為高興,但隨後深思起來。

    玉河軍與青河軍成軍不足三個月,招募的都是新兵。

    從去年開始,新兵招募的年紀放寬,這就導致現在的新軍士兵年紀大的大小的小,有十六七歲的娃娃,還有四十餘歲的中年,不知多久才能形成戰鬥力。

    最關鍵的是,玉河軍與青河軍是步兵,新軍步兵一旦北上反而會成為累贅。

    營救張破岳越快越好,應該讓方運率領騎兵,而且是輕騎兵。

    左相一黨的官員不動神色,心想姜還是老的辣,先假裝不派兵,然後又決定派兵可還不如不派。

    「左相大人,您身為一國之相,卻如此針對虛聖,就不怕萬民唾罵、千夫所指嗎?」

    柳山氣定神閑道:「老夫是一國之相,並非是方家之相。更何況,君為輕,濟王更輕。老夫眼中只有景國,沒有虛聖!」

    古銘舟附和道:「諸位莫要爭了,現如今景國風雨飄搖,若是因為方虛聖再鬧出大亂子,景國必然分崩離析。既然方虛聖能滅蛟聖傳承,那前往北方救張破岳不在話下,我們只需要在寧安等待方虛聖凱旋即可。此刻,亂不得啊。」

    眾多官員咬牙切齒,古銘舟幾乎用景國的安危來要挾所有人。若是平常時期柳山如此,現在方運歸來,趁帝黨勢大可以廢掉柳山,可現在蠻族大舉進攻,無論是清洗柳黨還是柳黨全部乞骸骨致仕,整個景國必然會崩潰。

    柳黨上下若全部離開,景國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恢復,而這一年足夠蠻族包圍京城。

    在任何史書上,被異族包圍京城都是奇恥大辱。

    更何況,誰都不清楚柳山下台後慶國會做出什麼事,萬一宗聖撕破麵皮命令慶國千萬大軍揮師北上,借平蠻之名侵佔景國國土,在場所有官員只能眼睜睜看著,等陳觀海出面。

    這樣,等於逼陳觀海同時面對狼戮與宗聖兩尊半聖,後果不堪設想。

    以前帝黨對柳山一黨是忌憚,而自從柳山顯露執道者的身份、蠻族大舉入侵后,帝黨對柳山一黨的態度就變成投鼠忌器,動柳山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突然,天空一聲霹靂,響徹千里。

    隨後,烏雲凝聚,大雨傾盆。

    秋雨落京畿。

    許多人心中驚駭,從金鑾殿大門望去,方才明明是晴空,現在卻萬里烏雲,絕對不是自然現象,是哪尊大人物動了怒,連大儒的憤怒都不至於形成範圍如此廣闊的雲層。

    城內的雨因為聖廟的緣故淅淅瀝瀝,但城外沒有聖廟庇護的地方,大雨如注,如浪如牆。

    很快,眾人望向方運。

    方運是文星龍爵,又是長江之主,他現在對一界氣候的掌控,已經與龍皇等同,僅次於眾聖!

    這位文星龍爵,心有怒氣。

    方運從太師椅上站起,一邊向外走一邊說話。

    「那十萬步兵留在京城吧,本聖只帶私兵前往三連戰堡,若是有人願以個人名義隨我前往,可從寧安城出發。內閣與元帥府明日準備大閱,本聖親書出征詩壯行,北上救張破岳!柳山,記得守好寧安城門,迎接本聖!」

    大元帥陳知虛起身,作揖拜送方運,並道:「本將明日親執鼓槌,為方虛聖擂鼓助威!」

    眾官紛紛向方運作揖恭送。

    皇宮的侍衛目送方運離開,眼中充滿了艷羨之色,現如今除了陳聖,也只有方運能夠踏白雲而落,去留隨心。

    送走方運,其餘官員依舊留在金鑾殿中,一邊爭論,一邊處理政務。

    秋風細雨,方運從皇宮的側門走出,附近的雨水向四面八方飄散。

    青衣不沾雨。

    方運走到文相的馬車前,對車夫道:「我今天沒坐馬車,你先把我送回泉園吧。」

    文相的車夫一臉的迷茫,過了好一會兒才忙道:「方虛聖您上車,小的這就送您回泉園。不過您最好先跟我家老爺傳書,不然老爺出門一瞧,呦,車沒了,小的回去非得挨鞭子不可。」

    「你放心吧。」方運道。

    「方虛聖,我家這十八匹蛟馬性子烈,除了文相沒人敢坐,您要當心。」車夫小心翼翼提醒,拉車的十八匹蛟馬沒少犯驢脾氣。

    「嗯?」方運淡然掃視十八匹蛟馬。

    就見十八匹蛟馬咴咴輕叫,齊齊跪倒在地,老老實實。

    「真是活見鬼了……」車夫目瞪口呆。

    方運拍拍車夫的肩膀,微笑著走進車廂。

    進入車廂之後,方運便陷入沉思。救張破岳必須要救,去三連戰堡根本沒有危險,蠻族巴不得自己前往三連戰堡,然後把自己圍在那裡。

    甚至於,救張破岳都不難,蠻族根本就不在乎一個大學士的死活,整件事情最難的是如何從三連戰堡返回寧安城。

    撤退之路才是重中之重。

    現如今,真正能在撤退路上起到大作用的景國大軍只有一支,那便是妖鐵騎兵。

    全景國也只有五萬妖鐵騎兵,現在雖然準備擴大規模,可實際人數並未增加。

    五萬妖鐵騎兵中有一萬分在各處,其中專屬方運的妖鐵騎兵有兩千,平時在巴陵城,現在已經和其他私兵乘坐怒濤戰台,跟長江的蛟族從東海繞到益水河,很快便會抵達寧安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