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鞭刑!」蠻皇狼原下令,就見兩頭妖王手提鞭子飛到高空,不斷抽打張破岳。

    剛抵達三連戰堡的人看到這一幕,立刻知道為何張破岳的衣服如此破爛。

    張破岳死死咬著牙,嘴角甚至因此流血,可始終沒有呼喊一聲,也沒有求救一聲,只是閉著眼。

    數息后,方運深吸一口氣,深深看了一眼前方的蠻族大營,轉身離開。

    眾人立刻隨之離開。

    張破岳不想讓他們看,他們也不願看。

    眾人下了城牆,抵達戰堡的議事廳中。

    方運坐於主位,許久無言。

    過了好一會兒,劉宏才道:「會議之後,還請方虛聖留步,讓我們三人學習那首《滿江紅》。」

    方運點點頭,道:「劉將軍,你對蠻族了解更勝於我,說說蠻族接下來將如何行動。」

    劉宏沉思片刻,道:「蠻皇自知以目前的軍力難以阻攔您,與其嚇得您提前撤退,不如一切照舊,並以張將軍為誘餌,讓您猶豫救是不救。不出三天,狼聖軍一旦抵達,他們便會發起總攻,到那時,您要麼死守三連戰堡,要麼獨自逃跑,因為沒有任何大軍可以逃脫狼聖軍的圍堵。歷代狼聖軍出動三次,未嘗一敗,威名之盛,毫不遜於孔家軍。」

    「我們明天清晨即將撤離,一切輕車從簡,蠻族會用何種手段?」方運問。

    劉宏不假思索道:「現在三連戰堡的兵將加民夫共有一百二十餘萬,即便輕車從簡,也無法甩開蠻族。畢竟蠻族可以直接吸收天地元氣代替,即便會導致身體虛弱,平均也比人族身體強,所以他們必然會全力衝殺,不需要任何手段。」

    方運道:「我若讓百萬人體力達到妖兵層次,一路可不斷奔跑,又當如何?」

    劉宏與眾將士眼前一亮,隨後道:「若是如此,我們只要能不斷阻攔蠻族,便能順利逃走。不過……您真捨得聖血與聖頁?」

    「縱然是神物,也終究是身外之物,自然捨得。」方運道。

    「方虛聖乃真君子也!」劉宏稱讚,眾將點頭,無比敬佩。

    聖血在萬界都是極為重要的神物,一代代消耗多補充少,即便眾聖世家都有耗光的時候。

    聖血只有兩個獲得途徑,第一個是途徑源自眾聖,或眾聖自己送出,或殺死眾聖獲得。像負岳殺死三尊妖族半聖,捨得送出殘缺的狼聖牙和破損的狼聖眼,但不捨得送出聖血,是因為聖血能迅速轉化為力量,其他部位則不行。

    方運的聖血大都得自封虛聖時各世家的贈送,但大半都要陸續回禮,不能胡亂使用。

    第二個途徑,則是奇特古地、險地或秘地,但許多古地的聖血本身是眾聖遺留,數量不多,唯獨葬聖谷不一樣。

    無人知道葬聖谷的來歷,但葬聖谷擁有一種奇特的聖血泉。

    聖血泉可以吸收天地間的力量,在葬聖谷眾聖意念的力量下,逐漸轉化為聖血,只不過這種聖血只有力量,沒有半聖意識,缺點是力量小,優點是眾聖可以直接將意念注入其中,完全代替自身的聖血,消耗的力量微乎其微。

    聖血,歷來是萬界必爭之物,幾乎可以算是眾聖之間的貨幣。

    人族唯有孔家和聖院擁有大量的聖血,因為孔聖當年殺了太多的各界眾聖。

    「不過,對方有焚天爐,連水族都無能為力,我們如何克制?」陳佑道問道。

    張河道:「那焚天爐畢竟是半聖寶物,若只是一頭大蠻王催動,力量有限,若要阻礙我全軍,或需多頭大蠻王催動,或需蠻皇親自出手。換言之,只要我們能拖住焚天爐,便等於拖住蠻族一半的高層力量。」

    眾人輕輕點頭,方運也在其列,因為之前試探焚天爐力量時,就已經感應到焚天爐至少需要三十位大蠻王才能發揮基本的功效,否則的話,只不過是強一些的大儒文寶而已。

    不過,焚天爐一旦發揮基本功效,威能便強到難以置信,整體實力還在許多半聖文寶之上,畢竟大部分的人族半聖文寶並非主攻殺伐。

    「方虛聖,您若是能解決焚天爐,這撤退便成功了一半。」劉宏望著方運。

    所有人也望著方運。

    方運思索片刻,道:「我有八成把握可極大削弱焚天爐,或者,逼他們付出巨大的代價,難以追擊我等。」

    眾人眼中充滿喜色。

    「如此甚好!」劉宏大喜。

    「不過……如何救破岳將軍?」陳佑道問。

    議事廳內再度陷入沉默。

    張破岳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張破岳本身就是景國天才,又是方運好友,沒人敢說不救,但若出手相救,極可能會付出多位大學士的代價,在場的人至少會死一半。

    劉宏等人相互看了看,誰都知道聖院暗中保護方運,可也僅僅是保護方運,不可能出手幫方運救張破岳。而且,蠻族背後是妖界,極可能有針對聖院之法,只要創造出幾息的時間讓聖院力量無法出手,蠻族就可能殺死方運。

    「救張破岳之人已在來此地的路上,明日時機一到,自會出手。」方運道。

    「哦?」

    眾將頓時議論紛紛,方運陷入沉思。

    「莫非是文豪衣知世?人族之中除他之外,似乎沒有誰能單槍匹馬救出破岳將軍,畢竟對手是蠻皇,也只有衣先生能與他相提並論。」

    「應該是龍族新晉龍皇雨薇公主吧,只要她來,救張破岳輕而易舉。據我所知,現如今的雨薇公主已經絲毫不遜於妖皇。狼原雖強,但在雨薇公主面前恐怕撐不過一百息。」

    「也可能是世家之人攜帶半聖衣冠,聯手相助。」

    「對,我感覺應該是人族,很可能是孔家。孔家出手,即便妖聖也會退避三舍,以示尊敬。」

    「你們啊,真是糊塗了,前些日子方虛聖不是帶了一尊半聖古妖嗎?定然是他!」

    「不,據我得知的消息,蠻族之所以突然出手,就是因為知道那尊古妖無法前來。」

    「說了半天,誰都猜不出來,還是問問方虛聖吧。」

    眾人齊齊望向方運。

    方運抬頭道:「明日自有分曉。」

    眾將差點翻白眼。

    議事廳中,眾人繼續討論三連戰堡事務,那乞丐皇叔趙景空一直沒有出面,如同甩手掌柜。

    會議結束,三連戰堡如同龐大的機關開始運轉起來,為明天的大撤退做準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