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原回頭一看,就見一頭巨大的青龍飛來,雙目之中沒有絲毫感情。

    「見過敖萱公主。」狼原心中一喜,身為皇者竟然提前行禮。

    附近的大蠻王一聽這個名字,神色變得古怪起來,天下人都知道雷家的上一任家主雷重漠迎娶了龍族的公主敖萱,但雷重漠死後,敖萱一直沒有現身。

    現在敖萱體長二十餘丈,已經是大龍王,看來之前一直在的閉關,現在應該是剛出關。

    敖萱輕輕點頭,雙目望向大雪茫茫的南方,眼中閃過一抹極深的恨意。

    這種恨意不僅僅是因為方運殺死了雷重漠,更因為,方運踐踏了西海龍宮公主的尊嚴,一些早就與她不合的龍族,一直在拿這件事嘲笑她。

    敖萱深吸一口氣,張口一吐,就見一片白色的巨大半聖龍鱗飛到高空。

    「傳西海龍聖法旨,景國北方天氣有異,派遣龍族特使敖萱查證!為免意外,封水兩千里!」

    敖萱的聲音藉助龍聖法旨的力量瞬間遍布兩千里,隨後方圓兩千里內的所有水全都湧向西海龍宮方向,無論是空氣中的水還是雲朵中的水,無論是河流還是沼澤的水,無論是雪花還是寒冰,全都開始瘋狂流逝。

    漫天冰雪逆飛上揚。

    唯獨土壤中的水還在。

    「本爵所在,豈能無水?」方運發出龍族敕令,隨後就見原本湧向西海龍宮方向的水全部倒涌回遠處。

    敖萱冷哼一聲,再次一張口,這一次飛出一片黑色的半聖龍鱗。

    「傳北海龍聖法旨,景國北方天氣有異,派遣龍族特使敖萱查證!為免意外,封水兩千里!」

    漫天的水汽冰雪僵直三息,最後全部向北海龍宮飛去。

    四海有疆,龍宮有域,此地當屬北海龍宮轄地,無論是西海龍聖還是方運,想要推翻北海龍宮的法旨,要麼藉助大監察院,要麼藉助龍庭,或者,龍帝親自下令。

    三息后,漫天的水汽冰雪化為一條白色的長河,在北海龍聖法旨的帶領下,猶如一條飛天冰河,急速向北海飛去。

    千里之內,水氣冰雪全部消失!

    所有人立刻感受到這裡變得無比乾燥,寒冷的氣流吸入身體,冷徹心扉。

    禁水令一出,所有與水有關的力量都會消散。

    《白雪歌送蠻王》這首阻敵詩,現如今只剩下寒冷的力量。

    大雪被清空,所有人族都看到身後的場面,隱約猜到發生了什麼,心中對方運充滿無盡的敬重,以一己之力讓數千萬追邊化為十萬,但他們心中又充滿絕望,蠻族諸王本來就多,現在又多了一頭大龍王,幾乎無路可逃。

    陳佑道、劉宏和狐璃等人立刻飛到方運身邊。

    陳佑道低聲問:「方虛聖,接下來當如何?」

    方運好似不經意掃過從寧安城跟來的讀書人隊伍,隨後看了一眼後方的十萬蠻族追兵,又看了一眼雷重漠的遺孀敖萱。

    一人一龍,四目相視。

    一方淡然,一方卻怒火衝天。

    「方運,你活不到回到寧安的那一天!」敖萱眼中閃過濃烈的恨意。

    「雷重漠的死都不能教會你們西海龍宮如何收斂,那本聖便好人做到底,把你送到他身邊,讓你們夫唱婦隨。」方運道。

    「你……」敖萱正要衝過去,但卻忍了下來,看向狼原。

    「狼蠻皇殿下,這冰雪我已解決,接下來就看蠻族諸位了。」

    狼原冷冷一笑,道:「所有蠻族聽令,全部前沖!」

    數十位大蠻王、近千蠻王、上萬蠻侯以及近九萬蠻帥全部加速。

    蠻帥的衝鋒速度遠在人族逃跑速度之上。

    更何況,那些普通蠻族吃不飽,但這些將位以上的蠻族天天吃飽喝足,實力一直維持在最佳的狀態。

    失去風雪的阻撓,僅僅是寒意和堅硬的地面,並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方運身邊的劉宏望著蠻族,望著敖萱,喃喃自語:「此行,怕是頗多波折。」

    其餘人詫異地看著劉宏,不解其意,陷入沉思。

    狐璃看了一眼劉宏又看向方運,驚訝地發現,方運聽了劉宏的話竟然沒有絲毫的表示,好像完全不在乎,又好像早就知道。

    張河道:「那些原本用來催動焚天爐的大蠻王也一同前來,說明他們已經放棄焚天爐,這是好消息,但,也是壞消息。至於這敖萱,來者不善。」

    「若只是敖萱自己,並無所謂。」張源道。

    眾人輕輕點頭,都已經明白之前劉宏的話,都意識到這次的南歸之路遠遠比之前想象得更加艱難。

    「幸好蛟聖宮覆滅未過多久,否則蛟聖宮餘孽必然會插手。」陳佑道嘆息一聲。

    「不錯,聽說當日未在蛟聖宮的水族正在暗中聯絡各界的蛟聖宮成員,包括一些數百年未歸的大蛟王。那些大蛟王,恐怕已經有一些已經晉陞皇者,更難對付。」

    「蛟聖宮餘孽之事以後再提,還是先解決眼前的草蠻吧。目前為止,西海龍宮與北海龍宮都已經出手,不知道妖界是否出手。」

    不遠的地方,蠻皇狼原掃了一眼人族,道:「敖萱公主,那牛山身穿龍威戰體,你有沒有辦法削弱?」

    敖萱搖搖頭,道:「龍威戰體乃是古妖一族打造,若是有辦法,早就解決。」

    「那接下來,我去解決牛山,其餘大蠻王就由你帶領了,最好生擒方運,若實在難以做到,就將其殺死。」狼原道。

    敖萱眉頭微皺,道:「狼原皇,我只能先行道歉。我現在還不能直接攻擊方運,他是文星龍爵,我若主動攻擊他,會受到懲罰,所有力量會被壓制在龍王之境。」

    「他殺了你丈夫,你都不能反擊?」狼原詫異地問。

    敖萱眼中閃過一抹怒色,道:「龍族自有法理,亡夫終究是龍族駙馬,欲殺文星龍爵而被殺,我無權復仇。除非我們在龍庭或大監察院的監督下,進行公平的生死相鬥。」

    「想想也是,你們龍族後期數量越來越少,所以龍族應該會避免同族相殘,不像我們妖蠻,數量太多,根本沒有這種規矩。可惜,在我晉陞皇者之後,我族已經沒有大可汗,但有五頭可汗大蠻王領軍,也足以戰勝人族。」

    「雖然我沒有感知到,但聖院一直在保護方運,殺死其餘人簡單,殺方運太難。」

    「我們自然知道,不過,若聖院真插手,三蠻諸聖豈能坐視不理!」狼原驕傲地仰起頭。

    「如此說來,我們龍族插手倒有些多餘了。」敖萱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