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原微笑道:「話不能這麼說,解決方運,還是要仰仗龍族。方才我族那位傳音給我,說要想使用焚天爐,非得請南海龍宮不可。」

    「南海龍宮?之前吸收焚天爐力量的奇特之物,跟南海龍宮有關係?莫非是……星火渾天鑒?不可能,那物在蛟聖手中。」敖萱並不相信。

    狼原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知您能否行個方便,請南海龍宮來解決此事?」

    敖萱猶豫數息,問:「不用焚天爐無法解決?」

    狼原望著人族方向,面露兇狠之色,道:「在老子面前把張破岳救走,此等奇恥大辱,定然要百倍報之!我要以焚天爐製造千里火海包圍他們,然後把他們殺個一乾二淨!」

    敖萱眼前一亮,道:「那我試試!」

    狼原微笑道:「此地離寧安城很遠,你慢慢聯繫,不急。若是一個時辰后南海龍宮還沒消息,我們便自己動手,大不了損失一些蠻子蠻孫。」

    敖萱傲然道:「你放心,只要真跟南海龍宮有關,我保證南海龍宮會解決!」

    「那就多謝敖萱公主了。」狼原道。

    不多時,眾多蠻族便追到人族三里之外,但並沒有急於進攻,而是一直跟著。

    人族本來做好反擊準備,哪知道蠻族竟然如此,也不知蠻族意圖,討論了許久也沒有頭緒。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一片雲影從正南方而來,那雲朵很快消失,露出一隊全身泛著霞光的紅色巨龍,為首的赫然是一尊龍皇,帶著兩頭大龍王與四頭龍王。

    那龍皇輕吟一聲,以恐怖的速度飛來,越來越快,最後速度竟然超過了五鳴,比得上許多大學士唇槍舌劍的速度。

    僅僅數百息,那龍皇就已經飛到不遠處,張口以龍吟傳音。

    「南海龍皇敖桓,見過文星龍爵殿下。」那龍皇道。

    方運輕輕點頭。

    「既然方虛聖有要事在身,那小龍便開門見山。小龍代表南海龍聖陛下詢問您一件事,我南海龍宮的星火渾天鑒是否在您手上?」

    敖桓問完,兩族許多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尤其是人族讀書人,怎麼也無法理解星火渾天鑒怎麼能跟方運聯繫到一起,但想起之前方運輕易化解焚天爐的力量,全都意識到,這位龍皇所言應該屬實。

    方運早就知道這星火渾天鑒藏不了多久,那南海龍聖恐怕早就感應出來,只是一直猶豫要不要出手,現在似是情況有變,讓南海龍聖出手干預。

    方運坦然道:「我手中是有星火渾天鑒,但這是本聖的戰利品!」

    敖桓猶豫片刻,道:「小龍再問一句,這星火渾天鑒可與蛟聖有關?」

    方運道:「抱歉,西聖親下封口令,本聖不能泄漏。」

    眾人一愣,狐璃暗中發笑,真沒想到封口令可以用在這裡阻撓南海龍宮。

    敖桓繼續飛行,沉默數息,再度道:「我家龍聖爺爺感應到南海龍宮的星火渾天鑒就在您身上,您若願意歸還,我南海龍宮保您回寧安。」

    遠處的蠻皇狼原面色一變,不悅地看了一眼敖萱。

    敖萱立刻暗中給敖桓傳音,不多時冷哼一聲,道:「不急,且看方運如何對待此事。」

    方運道:「這星火渾天鑒雖價值連城,但在我看來不過是身外之物,我是文星龍爵,若南海龍宮有需要,送給你們也無妨。不過,這星火渾天鑒對我有大用,現在還不能給你們。」

    「我們南海龍宮可以適當用一些神物或寶物交換,比如一套半聖衣冠。」敖桓道。

    方運搖搖頭,道:「不要說半聖衣冠,就算是半聖文寶,我也不會換。」

    敖桓面色微變,道:「文星龍爵殿下,您若是執意如此,我們南海龍宮只能封寶!」

    狼原與敖萱立刻露出微笑,人族一眾讀書人則露出憤恨之色,但又無可奈何,這涉及半聖文寶以及南海龍宮,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干預的。

    方運面無表情地望著越來越近的敖桓,道:「你們明知蛟聖欲對本聖不利,還借他星火渾天鑒,現在竟敢說本聖『執意如此』,過些日子,你們大概會說,是本聖潛入南海龍宮竊取了你們的寶物吧。」

    敖桓無奈道:「您誤會了,星火渾天鑒乃是我南海龍宮至寶,終究要有個結果。」

    方運道:「待本聖用完星火渾天鑒,你們南海龍宮若是想要,便可來取。現在若封寶,那便是在阻本聖封聖!」

    「這……」敖桓猶豫起來,飛行速度逐漸變慢。

    比較熟悉的人詫異地看著方運,很顯然,方運在謀划封聖之路,只是不清楚他具體要做什麼,但顯然是不得了的大事。

    現在許多人已經隱約猜到,一定是方運不知用了什麼辦法,從蛟聖手中得到星火渾天鑒。

    足足過了數百息,敖桓才重新抬頭,向方運微微低頭,道:「文星龍爵殿下,我南海龍宮一讓再讓,您再考慮一下吧,不然,我南海龍宮只能得罪了。」

    方運眼皮也不抬一下,道:「本聖清剿蛟聖宮時,你們南海龍宮助紂為虐,即便如此,本聖也反覆勸說。今日一旦封寶,在本聖眼裡,你們南海龍宮將徹底與蠻族聯手,阻我聖道,恩斷義絕!」

    敖桓咬了咬牙,道:「小龍也是無奈,還輕您大人有大量,別為了一件寶物葬送前途。」

    「封寶吧。」方運淡然道。

    人族一眾讀書人義憤填膺,紛紛怒罵敖桓。

    「真是可笑!這就好比你們南海龍宮明知道一個兇徒與方虛聖有仇,而且你們與方虛聖還是親戚,仍然借給兇徒一把更鋒利的刀,結果這屠戶要殺方虛聖的時候,刀被方虛聖反奪走,你們有臉來找方虛聖要刀?方虛聖不一刀砍了你們已經仁至義盡!」

    「你們是不是還要讓方虛聖賠一筆磨損費用?」

    「你們南海龍宮太蠻不講理了!換成別的時候也就罷了,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種時候來,還有臉說什麼一讓再讓?」

    「明顯就是來報仇來的!」

    在眾多讀書人的罵聲中,敖桓深吸一口氣,道:「得罪了。」說完一張口,口中吐出一張龍聖鱗片,隨後龍聖鱗片發出刺目的光芒,瞬間籠罩方圓十里。

    一種浩蕩的大威能充斥天地間,彷彿要粉碎一界,但又眨眼間消失不見。

    許多人看到,方運身邊的光芒最濃,消散的也最慢。

    「南海龍宮,本聖記得了。」方運面色冰冷。

    「告辭!」敖桓有些惱怒地瞪了一眼遠處的狼原與敖萱,轉身離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