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讀書人看向方運,眼中充滿了無奈。

    張破岳眉頭微皺,終究沒有開口。

    劉宏低聲問:「方虛聖,南海龍宮已經將星火渾天鑒徹底封禁?」

    「嗯,現如今已經無法使用,我需要一定時間解除封禁。不過,從此以後,這件星火渾天鑒與南海龍宮再無關係。」方運的眸子猶如深冬的星辰。

    劉宏點點頭。

    張河低聲問:「那您是否能動用觀天鏡?」

    方運搖頭道:「觀天鏡投影力量有限,除非走投無路,否則我不會使用。更何況,既然西海龍宮與南海龍宮都已經前來,那北海龍宮也已經有所準備,這些天應該已經找到克制之法。他們,甚至可能在暗處等我使用觀天鏡投影。」

    眾人繼續向前。

    「再快一些!」張破岳大吼。

    所有人心裡憋著一股氣,咬著牙,握著拳,全力奔跑。

    那些拉著機關的馬車再次加速。

    這時候,趙景空睜開眼睛,雙目浮現無數異象,又立刻消散。

    「方虛聖,你帶領其餘人突圍,趙某阻他們一陣。」趙景空道。

    方運搖搖頭,道:「多謝趙皇叔好意,您要保護的是百萬軍士。更何況,我還有餘力。」

    趙景空看了看方運,沒有再說什麼,其餘大學士輕聲嘆息。

    後方,有近五十頭大蠻王以及一頭蠻皇。

    一個身影從後方傳來。

    「你們,逃不掉!」

    眾人回頭望去,就見蠻族全軍停下,蠻皇狼原手中托起一個半人高的黑鐵之爐,爐火併不旺盛,只有少許冒出爐口,狼原下方的地面在徐徐熔化。

    《白雪歌送蠻皇》的寒意被徹底驅散。

    隨後,就見狼原猛地把焚天爐一拋,然後稍稍低頭行禮。

    轟!

    焚天爐迎風變大,猛地膨脹到百丈高下,如一座火山口,就見大片的爐火直衝天空,在極高的地方膨脹成巨大的火傘,隨後如雨下落。

    一滴火雨不過花生大小,但落地的一瞬間,立刻化為一片又一片火海。

    百丈高的火焰熊熊燃燒,把大地化為焦土,燒得天空扭曲。

    頃刻間,三百里內化為火海,人族前方和左右兩方已經被火焰堵住,如在火焰組成的群山之中。

    只有後方沒有火焰。

    有十萬蠻族。

    張破岳腳踏平步青雲,轉身面向妖蠻。

    「三邊的老兵,方虛聖已經將我們救出,那麼接下來,我等當以蠻族之血,背望方虛聖,送其南歸!」

    張破岳立於雲上,昂首挺胸,如山嶽立於火海之中,無懼無畏。

    一座文台自張破岳身後升起,方台之上,赫然是一道長城,明明只有丈許長,但看在眼中卻彷彿綿延數十萬里,無窮無盡。

    長城文台,是兵家最強的防禦文台。

    為了抵擋蠻族,張破岳放棄所有的喜好,把所有的力量都用來保家衛國。

    看到這長城文台,張破岳的老部下心中不是滋味,性情與聖道當相互映照。

    像衣知世,為了聖道幾乎捨棄一切,連讀書人主攻的戰詩詞等力量都被他視為細枝末節,一心精研眾聖經典,加上他天賦過人,聖道之路遠遠比他人通暢。

    張破岳卻相反,明明是個百無禁忌的性子,最喜歡隨心所欲,為了聖道理當鑄就進攻強大的文台,可為了國家,為了屬下,為了士兵,他選擇了與衣知世相反的道路。

    張破岳捨棄聖道。

    鑄就長城,護衛同袍!

    在甲胄兵器的撞擊聲中,數不清的士兵轉身。

    他們的臉上,堅毅無畏。

    烈焰之中,面朝蠻族,背向寧安。

    「方虛聖,請您南歸,這些蠻族,就交給我等。」劉宏飛到張破岳身邊。

    「城中強大的機關都在馬車之上,我們能堅持很久!」張河的語氣中充滿了信心,就見他身後浮現一座工坊文台。

    一道道潔白的細線從工坊文台中飛出,連接軍中的每一台機關。

    萬千機關,如臂使指。

    火焰依舊燃燒,彷彿永不熄滅。

    水可克火,但千里之內沒有一滴水。

    方運眼帘低垂,似是走投無路。

    「哈哈哈……方運,你若自縛雙臂,跪地求饒,本皇可放其餘人族離去!」狼原的聲音遠遠出來。

    十萬蠻族,加速向前。

    一場完全不對等的大戰即將爆發。

    敖萱驕傲地望著火焰中的人族,面帶惡毒之色。

    方運睜開眼,望向蠻族。

    「全軍聽令,準備全速前往寧安。」

    方運說完,身前的筆墨紙硯再度從吞海貝中飛出。

    「這……」

    眾人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看樣子方運還想作詩詞阻擋蠻族。

    阻敵詩和其他戰詩不同,阻敵詩最大的作用是阻撓敵人,就算附加其他力量也難以發揮應有的威力,優點是只要詩詞好才氣多,便可以形成極強的阻擋之力。

    但是,阻敵詩本身的力量極弱,只有在獲得化虛為實的力量后,方可起到真正的作用。

    這也意味著,很少有人把阻敵詩練到很高的境界,只能是作者自創才能發揮最強威力,而之前那首《白雪歌送蠻皇》現在就算用出也無濟於事。

    方運身前聖頁鋪開,又飛出一滴聖血。

    病懨懨的霧蝶飛了出來。

    方運身後,浮現萬民文台、真龍文台、學海文台、毒攻文台、鎮罪文台和血芒文台共六座文台。

    六座文台一字排列於高空之上,如六座巨山一樣鎮壓天地。

    百萬人族眼中充滿難以置信的驚訝之色,文位越高越驚訝。

    大儒趙景空雙眼圓睜,仔細地盯著每一座文台,認真感受六座文台的不同力量。

    對面的普通蠻族並不清楚文台的強弱,但那些妖位極高的蠻族,個個心驚肉跳,眼中殺機大增。

    「一定要殺了他!若讓他封聖,我蠻族將永無寧日!」狼原下了決心。

    敖萱又驚又怕地看著方運,心道自己幸好沒蠢到攻擊方運,一旦境界被文星龍爵削弱到龍王,縱然自己有大龍王的身軀,也未必能在六種文台面前得到好處。

    突然,狂風席捲,那焚天爐外放的強大火焰都被吹得飄忽不定,在這一剎那像是隨時可能熄滅的燭火。

    一個百丈之巨的青色龍頭浮現在方運身後。

    龍聖星位,東海龍聖敖禹之力顯現。

    所有蠻族瑟瑟發抖,敖萱更是謙卑地低下頭。

    那龍頭明明沒有動,但所有人卻感到他已經掃視全場,掌握天地間所有的秘密。

    「裝神弄鬼,進攻!」

    狼原高高舉起黃金巨斧,發起最後的命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