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里之內已經被《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形成的野草佔據,大量的火焰被撲滅。

    除了方運一方的人或蠻族,其餘蠻族都無法順利通過這片土地,但那一千蠻族隊伍可以!

    這支隊伍主要由駝蠻人組成,還有少數鴕蠻人和蠍妖蛇妖,其中有二十頭大蠻王,蠻王近兩百,其餘全是蠻侯,沒有低妖位的妖蠻。

    為首的一頭駝族大蠻王臉上帶著兇殘的笑容,大聲叫道:「奉蠻聖之令,沙蠻萬里馳援,定要讓這支人族大軍回不到寧安城,埋骨草原!」

    「嗷哦……」

    所有沙蠻發出奇怪的吼聲,臉上充滿興奮之色,眼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濃烈的殺意席捲八方,傳遍數百里,引動風雲。

    沙蠻是三蠻之中數量最少的蠻族,但也是最為兇殘的蠻族,

    沙蠻的領地主要與悅國和谷國相交,與蜀國也有一定的交界,而谷國與悅國在建國時都是不遜於其他國度的大國,可惜與沙蠻的戰鬥中消耗太多的國力,現在已經成為中等國家甚至弱國。

    悅國還好一些,底子厚,而谷國幾乎被打殘,甚至到了給沙蠻上貢的程度。

    它們所過之處,黃沙滾滾,侵蝕正常的土地,即便是源源不斷的戰詩野草,都被大量的黃沙死死壓制。

    黃沙之中有狂風,他們彷彿攜帶沙塵暴而來。

    「是沙蠻!他們有寶物可以剋制野草!快過來!」一頭狼族大蠻王大聲喊叫。

    那沙蠻立刻掉轉方向,沖向狼蠻。

    方運這時候道:「景空先生,諸位,沙蠻便交給你們了。」

    方運說著,手一揚,一張聖頁與一滴聖血飛向趙景空。

    與此同時,原本跟著方運從寧安而來的五千讀書人中,有五人的面相變化,很快由中年人化為老者。

    五位老者與趙景空一同飛向沙蠻。

    許多讀書人立刻認出來,這五位分別是陳聖世家、張衡世家、公羊世家、崔家與班固世家的大儒,而且都是這幾年新晉陞的。

    這五位大儒的出現,讓所有人族吃了一顆定心丸,眾聖世家並沒有真的袖手旁觀,這五家終究是景國之人。

    大學士劉宏露出淡淡的笑意,道:「六位人族大儒是不可能戰勝二十頭大蠻王,但阻攔他們一日卻輕而易舉。」

    「那是當然,我人族手段精妙,豈是妖蠻可比?」

    遠處的蠻族吃了一驚,許多大蠻王警惕地打量四周,生怕還有大儒潛伏。

    蠻皇狼原冷哼一聲,道:「本皇早就料到會如此,本來想以焚天爐火逼他們出現,不曾想現在才現身。」

    一頭大蠻王道:「我們要不要去幫助沙蠻解決那些大儒?」

    「本皇若是去了,你們誰擋得住那牛山?你們若是去了,牛山突然殺過去,再回返保護方運,你們又能如何?暫時不要去管沙蠻,時間過了這麼久,這戰詩的力量已經在減弱。再等一刻鐘,若是還無法解決野草,我們便前往沙蠻所在,趕走那六個大儒!」

    「好!」

    過了一刻鐘后,所有的野草突然全部枯萎。

    眾多蠻族興奮地大叫起來,那些被全身緊緊綁住的蠻帥與蠻侯終於鬆了口氣,但三息之後,瘋狂的野草再度出現,繼續捆綁攻擊他們。

    蠻皇腦門發黑,暴跳如雷。

    敖萱道:「這應該是文心『故技重施』的力量,咱們還是與沙蠻匯合吧。」

    蠻皇點點頭,指揮大軍向沙蠻進發。

    沙蠻雖有整整二十頭大蠻王,但人族六位大儒不斷使用聖頁化虛為實,讓沙蠻無法前進半步,一直被困。

    在狼原率領的草蠻靠近沙蠻后,那六位大儒才不得不離開。

    兩支蠻族大軍匯合之後,立刻被大量的沙塵暴包圍,地面湧出大量的黃沙,滅絕附近的戰詩野草。

    趙景空與五位大儒回返,微微低頭,道:「卑職慚愧,未能阻攔雙蠻匯合。」

    「諸位已經儘力,我們繼續前行。」

    方運說完,平步青雲繼續向寧安城飛馳,他卻轉身,望向蠻族的方向。

    這時候,沙蠻與草蠻匯合到一起,沙蠻很輕鬆解決了戰詩野草,善用毒術的蠍妖與蛇妖則幫助蠻族祛毒治療。

    方運的戰詩野草本來能殺死五六萬的蠻帥,但現在僅僅只有一萬蠻帥死亡。

    這對景國來說已經是一場大勝,但對戰局來說,毫無用處。

    沙蠻所過之處,遍布沙地,雖然解決了野草,但因為沙地鬆軟,蠻族的前行速度變得較慢,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追上人族大軍。

    敖萱暗中傳音道:「蠻皇殿下,我看,讓所有蠻帥與蠻侯回返,諸王與你一起出手。」

    狼原面露無奈之色,問:「後面那些普通蠻族死就死了,若這些蠻帥蠻侯離開,中途被人族偷襲殺光當如何?」

    敖萱立刻道:「那可以命令一些大蠻王保護他們,不用多,十頭即可。」

    「十頭不夠,至少二十頭。若派出二十頭,我們的優勢會大減,你們難道真以為景國會只出這六個大儒嗎?你不在乎這些蠻帥蠻侯的命,本皇在乎!」狼原道。

    敖萱沉默片刻,道:「若能殺死方運,這些蠻帥蠻侯死得其所。」

    「好!你現在去殺方運,方運一死,不要說蠻帥蠻侯,我連所有蠻王都一併殺光!」狼原厲聲傳音。

    「看來,你並沒有殺方運之心!」敖萱眼中閃過一抹惱色。

    「你眼中只有方運,但我眼中除了他,還有億萬草蠻!若是能殺了方運最好,若是殺不死要如何?自然要慢慢殺光所有景國士兵,攻破寧安城,攻破景國京城,滅掉景國!當然,只要西海龍聖陛下與我族狼聖聯手,有機會殺死方運!」

    「我家龍聖爺爺……無法親自出手。」敖萱無奈道。

    「殺方運,不是不可以,問題是,你們是否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畢竟……」狼原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詭譎的光芒,並沒把話說完。

    敖萱沉默許久,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那就按照之前所言,北海龍宮與西海龍宮定然會全力以赴,至於南海龍宮,以封寶為由,不再插手。除此之外,就要看沙蠻與林蠻兩族,還有五妖山的大妖王們。不過,你確定最終之戰時,聖院不會插手?」

    「滅景之戰的大決戰,聖院絕對不會插手,只是景國與草蠻之戰!」狼原驕傲地昂起頭顱。

    「好,那我們就尋找機會解決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