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破岳道:「那這就意味著,水族難以參戰?」

    敖煌無奈道:「能參戰,不過……損失比較大,起到的作用比較小罷了。」

    「看來狼原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可恨!」

    就在人族陷入慌張之時,柳山突然上前一步,站在方運側面一拱手,道:「方虛聖,為了景國,為了百姓,老夫懇請您跟隨敖潮前往西海龍宮!」

    眾人本就因為西海龍宮威脅而生氣,柳山這話如同點燃大爆竹。

    「你說什麼?」張破岳勃然大怒。

    「放屁!」周君虎大罵。

    「老龜毛!早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當年怎麼沒用煙花炸死你!」敖煌破口大罵。

    眾多讀書人大怒,尤其少數景國之外的讀書人,張口就罵,絲毫不給堂堂一國左相面子。

    左相黨人很想幫助柳山,可看到群情激奮隨時可能動手,竟然無一人敢說話,生怕被殺雞儆猴。

    一些年輕的讀書人目瞪口呆,人族讀書人向來講究一個「禮」,不講禮也要講究面子,像現在這樣各國高文位讀書人加本國讀書人大罵一國左相,前所未有,絕對能載入史冊。

    面對眾人唾罵,柳山面不改色,道:「若方虛聖願意前往西海龍宮,解除景國危難,老夫必當場跪送,並辭官回鄉,永不為官!」

    罵聲減小,許多人死死盯著柳山。

    他這是要與方運同歸於盡!

    方運看著柳山,目光平靜,但不知為何,每個人都從方運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種對柳山的居高臨下。

    張破岳冷笑道:「若是在數年前你柳山以捨棄相位為代價逼迫,方運毫無辦法,只能遠走他鄉,此時已非景國人。現在,你的跪送也好,辭官也罷,已經不配與方運去西海龍宮的代價相提並論?柳相,你的腦子大概被國運壓傻了!」

    柳山依舊面不改色,但左相黨人心中無比悲切心涼。

    現在的柳山簡直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罵完之後不用承受任何代價,這就是被景國國運排斥的下場。

    柳山神色淡然,道:「不同之事,不得混為一談。西海龍宮龍皇駕臨,便只談此事。方虛聖,你若心有景國,胸懷百姓,抗擊妖蠻,就理當前往西海龍宮!老夫連相位都可捨棄,你為何不敢前去?」

    方運道:「柳相這話十分沒道理,照你說來,只要你做一件事能為國為民,就算可能讓你深陷危險,我就可以逼你去做?」

    柳山道:「就是這個道理。若老夫能平息西海龍宮怒火,老夫馬上前往,可惜,老夫心有餘而力不足,方虛聖卻是非不能而不為也。」

    姜河川望著這位官場的老對手,目光極為複雜,當年柳山自持身份,沒有親自對付方運;等需要柳山親自下場的時候,方運又去了各古地不斷歷練;等方運正式歷練完畢,柳山出手,卻已經有些遲了。

    現在的方運,已經不是柳山這個大學士可以應付的,以致於,那個曾經運籌帷幄的柳山,現在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聖道,為了保住文膽文宮,為了不辱執道者,竟然配合外族行事。

    「柳山,自此以後,在老夫眼中,你已非景國人!」姜河川看向柳山,眼中充滿冷意。

    柳山原本明亮的雙目竟然突然暗淡,但又很快恢復。

    「本相乃景國之人,更是人族之人!」柳山的聲音斬釘截鐵,無比堅定。

    張破岳上下打量了一眼柳山,摸了摸下巴上的大鬍子,笑道:「柳相大人,不如你我無文寶文戰一場,如何?當然,你也不能借用宗聖的力量。你已經是大學士巔峰,而我不過致知境,距離你還差誠意與正心兩境,你若不敢迎戰,豈配當讀書人?」

    「破岳,不要莽撞!」周君虎急忙勸阻。

    張破岳雖是兵家之人,久經戰場,殺伐極強,但終究太過年輕,而柳相雖然不善殺戮,可聖道遠超張破岳,只要祭出雜家相印,勝負難料。

    沒人會小看柳山。

    但是,左相黨人卻想到另一個方面,若是張破岳書寫《過零丁洋》獻祭所有壽命換來天地正氣葬劍,柳山單憑自身力量不可能擋住。

    柳山道:「大敵當前,你卻與老夫文戰,待寧安事了,本相必親自參你一本!」

    「嘖嘖,無膽左相,見識了。」張破岳故作得意洋洋,使用激將之法。

    柳山冷哼一聲,並不上當。

    城外的龍皇敖潮見人族內訌,哈哈一笑,道:「多謝柳相仗義執言,我西海龍宮最是敬佩這種正義之士。文星龍爵,景國生死存亡只在你一念之間!我們不急,慢慢等候!」

    敖潮說著,帶著其餘龍族向西方飛去。不多時,千里之外生出一團白雲,敖潮進入其中。

    張破岳道:「這敖潮可比敖萱聰明得多,怕被殺死,所以躲得遠遠的,而且比敖萱更讓人噁心。他們在那裡,就等於告訴萬界,西海龍宮與方運勢不兩立。」

    周君虎道:「南海龍宮封寶,北海龍宮收走水汽,西海龍宮放下鯤鯨聖魂,來來去去,把景國當戲台嗎?真是人族的好盟友!」

    「現在是皇者降臨,到時候就可能是半聖分身出馬,那時候才讓我等頭疼!」

    「半聖分身還好一些,總比半聖親至好。」

    「蠻族開始出動了……」

    眾人遠望,就見蠻皇狼原高舉手臂,隨後一聲令下,百萬狼蠻瘋狂沖向寧安城,塵土飛揚。

    那百萬狼蠻之中,足足有一百蠻王。

    「禦敵!」

    張破岳一聲令下,全軍進入戰鬥狀態。

    寧安城頭不僅有方運在,還有眾多大儒,但今日指揮戰鬥的卻是張破岳。

    一個個讀書人首先使用喚兵詩詞,在城牆后喚出大量戰詩兵將,組成第一道防線。

    水族組成第二道防線。

    人族士兵組成第三道防線。

    讀書人是第四道防線。

    再之後,便是強大的機關。

    人族大學士全部備戰,而大儒則退到最後,進行警戒。

    方運拿出文房四寶與聖血聖頁,伸手一彈,飛到姜河川面前。

    姜河川輕輕點頭,提筆書寫人族最強壯行詞《滿江紅》。

    姜河川的《滿江紅》沒有傳世寶光、沒有原作寶光,單論威力不如方運親自書寫,但是,大儒能調動天地正氣!

    在《滿江紅》書寫完的同時,姜河川身邊的官印輕動。

    隨後,兩道磅礴的力量注入詩頁。

    天地正氣與聖廟才氣一起湧入,讓這首詞的威力達到大儒戰詩詞的巔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