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需要試探了,四面攻城,一定要找出人族變強的源頭!」為首的逆種明明沒有大權,卻在發號施令。

    和之前一樣,逆種並沒有使用舌綻春雷,寧安城上的人族聽不到他在說什麼,完全被妖蠻血旗的力量掩蓋。

    狼原僅僅猶豫了一剎那,立刻徐徐升空,掃視全軍億萬妖蠻,吼叫道:「狼崽子們,磨好你們的爪子和牙齒,全軍準備,四面圍攻寧安城!」

    「嗷……」

    數以千萬計的狼蠻仰天吼叫。

    草蠻大軍開始進行最後的動員,而正在攻城的那些狼蠻竟然開始後退,準備與同族聯合進攻。

    戰鬥中止。

    城牆之上,方運遙遙望著那兩個逆種,微微眯起眼,沒想到自己僅僅在試驗新的力量就引發逆種的警惕,甚至導致戰局驟然加快,這是人族最不想見到的。

    一旦四面攻城,蠻族龐大的數量有壓倒性的優勢,結果很可能是蠻族靠數量耗盡人族讀書人的才氣,導致寧安城不攻自破。

    大多數讀書人也都發現水族的怪異,不知道為何己方軍士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強大,自己還沒想通,逆種就突然出現,然後發起總攻。

    許多讀書人狐疑地望向在場的其他大學士或大儒,想從他們的眼神中窺測一二。

    很快,許多人發現,本應該指揮這場戰鬥的張破岳卻看向方運,之前所有參戰的讀書人也望向方運,而一部分景國大儒同樣看向方運。

    谷國大儒楊玄業詫異地問:「方虛聖,方才的水族為何突然空前強大,到底是張破岳將軍的指揮手段高明,達到如臂使指的境界,還是……跟您有關?」

    「不,我看不像與方虛聖有關,方才指揮這些兵將的,應該是一位兵家大儒,君虎兄,會不會是你?」

    周君虎羨慕地看著方運,道:「我若是全力以赴,大概可以指揮如此多的兵將水族,但還達不到瞞過諸位的程度。這種程度的舉重若輕,至少要文宗才能做到。方虛聖,瞞不過去的。」

    方運無奈道:「是本聖在指揮此次戰鬥。」

    「怪不得……」

    眾人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好像認定這種事也只有方運才能做得出來。

    方運道:「雖然我沒有聽到那個逆種與狼原說了什麼,但大家也應該和我一樣能推測出來,那個逆種極為熟悉人族,在看到我們人族突然能把蠻族擋在百丈之外,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尋找變強的秘密。按照妖蠻的一貫做法,自然是步步緊逼,尋找我們的破綻。」

    「您是使用何等力量做到這一步?」劉宏問。

    所有兵家讀書人的目光變得格外熱切。

    方運道:「這是《滿江紅》帶給我的力量。《滿江紅》中有歌頌文豪衛青的內容,那日在場的人也看到,我身後浮現衛青的虛影。按理說,衛青虛影應該在二境或三境才能出現,但因為是初次詩成,又有詩祖寶光等因素,讓我提前喚出衛青虛影。本來衛青虛影只會出現一次,但突然出現眾殿洗禮,將《滿江紅》的力量固化,所以我就一直掌握衛青虛影的力量。這種力量讓我可以感知到所有加持《滿江紅》之人的一切舉動,我只有心念一動,便可傳達我的命令。這種力量真正強大的地方在於,只要我官位高於你們,只要你們沒有反抗,那無論我下達了什麼命令,你們的身體都會立刻去執行!」

    一開始眾人還不以為意,可聽到最後,一片嘩然。

    「這……以後只要我們身負《滿江紅》,豈不都變成您的傀儡或機關?」

    「這種力量殊為恐怖!」

    「就算兼修機關與兵法的大儒,也做不到這一點,至少要半聖才能做到令下則萬軍如一。」

    「方運,你可別騙我們。這種力量太過於強大,這意味著只要兵力相等,只要是你帶兵則必勝無疑!」田松石道。

    方運無奈答道:「句句屬實。」

    「你命令我們自殺也行?」

    「只要你們不想反抗。」方運回答。

    「是我們自己出手好,還是你命令我們出手更好?」

    方運想了想,道:「如果是翰林或翰林之上,還是自己控制才氣更好,若翰林之下,由我發令強行控制你們身體的效果最佳。當然,如果是妖蠻水族的話,不論妖位高低都由我指揮效果最佳。」

    「那你試試控制我。」周君虎主動站起來。

    方運白了周君虎一眼,道:「你是大將軍,在軍中地位與我相當,我無法控制你。」

    「那換我來試試!」說話前張破岳特意看了一眼遠處的蠻族,它們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再次正式攻城,一時半刻很難動員千萬蠻族出擊。

    方運冷哼一聲,道:「身為守城主將,豈能如此鬆懈?」

    說完,就見張破岳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自己在脫衣服!

    張破岳脫下大學士文位服后,竟然還要脫裡面的衣服,然後他猛地一搖頭,大叫道:「停!」果然停了下來。

    「邪門!」張破岳低頭查看自己的身體,弄不清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不聽自己的話。

    其餘讀書人笑了笑,可又覺得身體發涼。

    正如張破岳所言,這種力量太邪門了!

    方運覺察到眾人的神色不對,解釋道:「只要能把《滿江紅》修鍊到二境或三境,凡是被你們的《滿江紅》加持之人,應該皆會被你們控制。」

    「應該?這種事誰說的准。更何況,壯行詩非常難以修鍊,一個進士可以花一生的時間修鍊《常武》,但一位大學士很難把時間用在任何一首壯行詩上。更何況,控制如此多的人所需要的才氣,至少要大儒才能做到。」張破岳道。

    眾人輕輕點頭,根本不相信自己也可能做到這一步。

    周君虎道:「我最在乎的是,如果真有一天我把《滿江紅》修習到較高的境界,我可以喚出衛青虛影,可以指揮被我的《滿江紅》加持的士兵,可若是你在,會不會奪走我的控制權?」

    眾人莞爾,這種情況很有可能發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