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姜河川看了一眼還在集結的妖蠻,道:「方虛聖說的不錯,若是我等站在對面,一旦發現人族全軍加上水族實力暴漲,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尋找原因。不過,蠻族即將四面圍城,接下來便會動用聖力隔斷聖廟,我們當如何?」

    方運微微一笑,道:「很簡單,先趁我方才氣充盈,殺一些妖蠻,等到我們精力消耗過大需要休息,那便說出原因,它們若是繼續拚死進攻,定然會覺得不值,也會減少攻城的歷度。」

    「可惜,這個大秘密要送給蠻族了。」一個翰林嘆息道,一些低文位的讀書人一起點頭。

    但是,方運與眾多大儒和大學士笑而不語,張破岳道:「這個所謂的秘密我們看不出來,但現在各方半聖都在關注此地,一眼便能看出來龍去脈,還是方運的做法深得我心!」

    那些人這才恍然大悟。

    方運看了看蠻族大營,判斷出離蠻族包圍全城到開戰至少需要兩刻鐘,於是舌綻春雷。

    「全軍,備戰!」

    方運向在場的所有大儒一拱手,道:「請諸位大儒升空!」

    眾多大儒點點頭,隨後徐徐升空。

    不多時,所有人看到,在半空之上是農家的雲樓投影,而所有大儒則置身雲樓之上。

    人族全軍與水族分佈到四處城牆之上,隨時可以戰鬥。

    蠻族軍營之中,那逆種道:「請狼聖出生吧,看看能不能將聖廟和那雲樓投影一併鎮壓!」

    狼原點點頭,突然向北方狼聖山的方向半跪,朗聲道:「請狼戮陛下出手,鎮封聖廟!」

    「可。」

    一道悠長的聲音從北方傳來,彷彿跨越時空而來,又好像等待了許久,似潤物無聲,又好像鋪天蓋地,如上蒼之令,不容置疑。

    北方十萬里天空與大地俱震,所有人仰望天空。

    現在還是清晨,太陽初升,文曲高照,天空明媚。

    就見以狼聖山為中心,方圓千里內的天空突然變得猶如漆黑的夜晚,隨後一條條粗大的星光垂落,猶如銀色瀑布遍布千里黑夜,壯觀雄偉,令人心生敬意。

    蠻族全軍低頭。

    人族除卻方運,同樣微微低頭。

    隨後,一隻毛茸茸的巨大爪子出現在無數垂光之中,那巨大的爪子黑中泛著銀光,唯有爪尖潔白,刺得人眼疼。

    那方圓百里的巨爪輕輕一抓一絞,便把千里內無數垂光攪碎,細碎的星光湧入它的巨爪之中,形成一顆星辰。

    隨後,那巨爪隔著數萬里,遙遙向寧安城一拍。

    這一拍突然無比小心翼翼,好像巨象踏草浮水,又好像獅虎叼著兒女。

    即便如此,北方的數萬里天氣也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紊亂,風、雪、雨、霧、熱、冷、潮、乾等等等等萬象齊現。

    隨後,眾多星光凝聚的星辰出現在寧安城上空。

    如一界降臨,如星海下壓。

    狂風四起,整座寧安城都好像要被壓入地底。

    城中人族仰頭看著,心生絕望,自己下一刻就要被無盡星海活活鎮殺。

    一劍起自京城中。

    聖威如海盈聖元,半界湛藍半界秋。

    眾人只覺眼前一道光閃過,未看清如何,就見狼戮奪億萬星光凝聚的星辰被擊破。

    那星辰破裂的力量被藍色光芒一卷,飛向高空。

    張破岳長長鬆了口氣,翻著白眼道:「嚇死我了!兩聖交手的力量若炸開,咱們全都死絕!」

    敖煌點點頭,氣呼呼道:「半聖交手不開星壁想什麼呢?差點嚇死本龍!」

    眾人白了敖煌一眼,半聖還未正式交手,自然不用使用星壁。

    「本聖看你能斬出多少劍!」

    遠處的狼戮怒吼一聲,狼聖山再降千里垂光,巨大的狼爪一抓,再次向寧安城擲出一顆星辰。

    一道劍光斬過,星辰潰滅。

    在寧安城兩族眼中,天地星光閃爍,萬華流光,令人心神搖曳,充滿敬畏,又充滿嚮往。

    如此反覆,一共九次,最後第十顆星辰降臨到聖廟之上。

    覆蓋全城的聖廟之力突然變得無比稀薄,所有水族與蠻族私兵暗暗鬆了口氣,這意味著它們即便犯事也不會被聖廟誅殺,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妖蠻衝進寧安城,只要不進文院,同樣不會被聖廟之力殺死。

    不過,除此之外,聖廟依舊能正常運轉,官印依舊可以從聖廟調動力量。

    星鎮聖廟,削弱了聖廟的力量。

    蠻族大營之中發出海嘯般的歡呼聲。

    城牆之上,人族的士氣瞬間破碎。

    每個人的心都沉甸甸的,那顆狼聖之星不僅壓在聖廟之上,也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張破岳舌綻春雷吼道:「看看你們一個個的,都跟吃了大糞一樣!那……誰連雲樓投影都滅不了,咱們怕啥?有大儒坐鎮雲樓投影,可以同時守御四方,怕個鳥!」

    一些人微笑,張破岳再膽大,也不敢罵一尊半聖。

    張破岳繼續吼道:「蠻族算個鳥!老子被吊在旗杆上,風吹日晒,天天挨鞭子挨刀子,連老子的鳥跟卵蛋都被打碎了,現在怎麼樣?早上起來照樣一柱擎天!不信?三連戰堡城頭上,老子迎風放鳥,多少人羨慕的眼珠子都紅了!」

    周君虎忍不住舌綻春雷笑罵:「張破岳你個腌臢貨,閉上你的鳥嘴!」

    「不閉!老子今天要報仇!殺光蠻族那幫狗娘養的!一雪蛋碎前恥!」

    眾人再也憋不住,笑聲連連。

    軍醫司救護所的眾多女子面紅耳赤,掩嘴笑罵。

    充滿張破岳風格的動員鼓勁起到極好的效果,眾多將士心中再無沉甸甸的感覺。

    一些老學究無奈地看著張破岳,他們並不喜歡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可卻又不得不承認,在軍陣戰場上,就需要這種渾人。大道理說破天,對士兵的作用也抵不上張破岳簡簡單單的幾句話。

    兵家讀書人無論多麼文質彬彬,此刻也笑吟吟看著張破岳,絲毫不覺得張破岳的話有什麼失禮。

    敖煌則盯著張破岳褲襠看,被方運一巴掌拍走。

    「你去南城牆帶領水族。」方運道。

    「嗯嗯!」敖煌老老實實飛向南城牆。

    方運看向前方,部分蠻族已經出動,開始包圍寧安城。

    方運昂起頭,俯視遠處的蠻皇狼原,道:「牛山,敢不敢殺一殺狼原的銳氣?」

    牛山牛眼一瞪,一拍胸脯,道:「怎麼不敢?俺之前沒打夠。」

    「好,那就幫我教訓狼原,如果狼馳出現,你馬上回來!」

    「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