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之前的聖元大陸,對妖蠻大軍殺傷力增加五成,基本上需要人族積累三百年才能做到!

    可這兩年,方運不僅不斷打破這個規律,各種戰詩詞不斷增強人族,現在又當著人族與妖蠻的面,在寧安城以一己之力展示什麼叫萬軍之主。

    尤其是兵家讀書人,甚至忘了自己還在戰鬥,因為他們的兵書可以收集戰場的所有細節,比如殺敵數、傷亡情況等等,這是他們第一次遇到人族殺傷能力在短短不到一個時辰內暴增一半。

    「方虛聖果然厲害!」

    「唉,沒能讓他主修兵家是我周君虎此生最大的錯誤!」

    「你們回憶現在的箭矢和之前箭矢的落點,除了更加密集,也更加精準。方虛聖在射擊的一瞬間,控制數十萬弓手射箭的角度和力度,非人哉!非人哉!」

    「這首《滿江紅》,真是可怕!」

    「多虧聖院當時眾殿洗禮永固戰詩,否則的話,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士兵死在城頭。」

    「這首戰詩強,但最強的還是方虛聖,這份控制力,簡直堪比半聖!」

    「如此看來,方虛聖應該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文心了,否則無法控制數以百萬計的將士。」

    遠處的蠻族愣了片刻后,紛紛怒吼。

    「老子不信!」

    「一定是巧合!」

    「人族力量豈能連續不斷暴漲,一定是巧合!」

    遠處觀戰了解實情的兩族之人有些懵,但展開衝鋒的蠻族卻沒有想這些問題,依然拚命衝鋒。

    第二輪妖術與箭矢出擊。

    人族與妖蠻都瞪大眼睛觀察,等待結果。

    當成片的蠻族倒下后,所有人知道結果。

    這一次,比上一次多死了十幾個蠻族。

    人族歡呼雀躍,蠻族則憤怒吼叫。

    妖蠻諸王望向那兩個逆種,兩個逆種一言不發,繼續觀戰。

    戰鬥繼續。

    在蠻族抵達寧安城百丈外后,所有人都屏息斂聲,等待結果。

    之前的死亡線不止震驚寧安城外大軍,甚至也已經在人族和妖界之中流傳。

    但是,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這一次根本沒出現之前戰鬥的場面,許多妖蠻安然衝過了百丈死亡線,而死亡線附近的妖蠻傷亡率只是稍稍增加而已,遠遠不如上一場戰鬥。

    一開始雙方還以為是錯覺,等部分妖蠻攀爬上城頭后,才確定已經沒有所謂的死亡線。

    蠻族大營中歡呼陣陣,而人族眾多讀書人則沉著臉。

    張破岳很快道:「之前方虛聖之需要指揮一面城牆的大軍,現在要指揮四面城牆,面對四方敵人,沒有製造出死亡線理所應當,諸位不要大驚小怪。」

    眾人輕輕點頭,但都不由自主看向方運。

    就見方運依舊緊閉雙目。

    城牆上的左相黨人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柳山並未說話,但吏部尚書古銘舟道:「正常兵法都是先示敵以弱,方虛聖反其道而行,先示敵以強,隨後暴露自身的不足,本來不算什麼,可讓蠻族士氣大振,這就有些說不不過去了。當然,本官沒有埋怨方虛聖的意思,只是希望他下次用更好的手段。」

    「古尚書說的對,不過下官還有一事請教,方虛聖身為鎮北大將軍,親自指揮,若是此戰有失,該當何罪?」一個吏部官員問。

    古銘舟手拂鬍鬚,道:「此事……怕是難,方虛聖連聖院特使都敢殺,殺了之後也沒受懲罰,所謂的國法軍法,對他應該無效。」

    「原來如此啊……」

    敖煌怒道:「少在那你嘰嘰喳喳,你行你上啊!」

    古銘舟理直氣壯道:「本官並非軍中將領,評判同僚乃是本分。」

    張破岳冷聲道:「塵埃落定后評判是本分,為國為民的評判是本分,心無邪念的評判是本分!你在戰時說這種話,不止失去本分,甚至還在阻撓我等!你若再敢碎嘴如蚊,老子在城頭斬了你!」

    古銘舟呵呵一笑,道:「張將軍好大的煞氣,連說說都不讓,當真霸道!罷了,老夫害怕,住嘴便是。」

    「不用,你繼續說,我看看你能說多久。」方運的聲音傳到眾人耳中。

    古銘舟哈哈一笑,道:「諸位也看到了,方虛聖讓我說,那我就繼續評判!方虛聖對弓箭手的指揮其實稍顯妥當,我認為箭矢的落點更加鬆散才會造成更多的殺傷。還有……」

    古銘舟竟然開始大言不慚指點方運。

    眾多讀書人心中一肚子火。

    時間慢慢過去,古銘舟每隔一段時間就評論方運的指揮。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后,古銘舟還不停嘴,但柳山突然扭頭看了古銘舟一眼,古銘舟卻沒有看到柳山。

    與此同時,部分人發現,許多兵家之人看古銘舟的目光就跟看小丑一樣。

    突然,張破岳怒髮衝冠,腳踏平步青雲,衝到喋喋不休的古銘舟面前,揚手就是一個大耳光。

    啪!

    這一巴掌如同打翻了紅布染缸,古銘舟滿口噴著血摔在地上,嘴都歪了。

    「你……」古銘舟倒在地上怒視張破岳,但張破岳打斷他的話。

    「蠢貨!到現在你都沒發現,現在之所以沒有百丈死亡線,是因為方虛聖為了節省讀書人才氣,故意放一部分妖蠻攀登上城牆,由一些近戰的戰詩兵將和水族解決!」

    眾多讀書人立刻回憶之前的經過,又向戰場看去,赫然發現,所謂的百丈死亡線已經消失,但是,所有抵達城牆上的妖蠻在登上城牆時七成帶著傷,而且它們在城頭上往往沒沖多遠,就被戰詩兵將與水族殺死,至今沒有造成任何一個人族死亡!

    百丈死亡線是沒了,但原來百丈死亡線附近的區域,堆積的妖蠻屍首明顯比城牆上和遠處的妖蠻多。

    眾人恍然大悟,事實已經很明顯,方運把本應該在百丈死亡線殺死的妖蠻,均勻分配到城牆和死亡線附近,擴大了範圍,減少妖蠻的戒心,讓近戰的水族和戰詩兵將發揮作用,同時減少消耗。

    神乎其神!

    所有人都被方運的計算與控制能力震撼。

    張破岳說完,在古銘舟思考的時候,抬腳對著古銘舟的臉就是一腳,反應不及的古銘舟慘叫著滾向遠處。

    「我兵書統計的妖蠻戰死數量,同一時間內比之前多了整整兩成!你無知不是錯,明明什麼都不知道還大言不慚,換成其他時候,老子一劍斬了你!」

    張破岳一口濃痰吐到古銘舟臉上,然後不屑地看了一眼柳山,回到軍陣之中。

    「柳相,張破岳當眾行兇,您可要給下官做主啊!」古銘舟大聲嚎叫,無法承受這種侮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