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山拂袖快步離開城牆,一眾左相黨人匆匆跟隨,個個憂心忡忡,眉頭不展。

    敖煌哇哇大叫:「好你個柳賊,太奸詐了,不等我回來就給方運脫鞋。算了,我先不回去了,我去殺點妖蠻玩玩。」

    敖煌說著轉身向遠處的妖蠻衝去。

    方運踏著柳山給他穿上的靴子起身,抬頭四望。

    太陽剛剛升起,初秋的晨光帶著些許涼意,照得天空一片湛藍,覆蓋茫茫草原。

    在藍與綠之間,是瘋狂逃亡的蠻族,遙遙望去,如同一群奔忙的螞蟻。

    由於蠻民、蠻兵與蠻將的雙眼全部被射狼箭的光芒灼瞎,它們成了活靶子,那些老練的士兵往往一刀便能殺一個,換做以前,沒有十幾個回合很難殺死。

    蠻帥與蠻侯無法飛行,全力逃跑,而人族的進士與翰林主要獵殺它們,這些蠻族沒有被射狼箭的力量正面擊中,自身力量沒有較大的損失,但無心戀戰,死傷越來越多。

    原本在東西南三面的妖蠻諸王比較幸運,第一時間逃跑,只有少數較慢的妖王蠻王被大學士追殺,陸續死亡,大都成功逃出人族的追殺範圍。

    蠻族太多,往四面八方逃跑,以寧安城的軍力難以全殲,方運立刻傳書給各地各軍,從各個方向展開圍殺。

    這時候方運也得到消息,被武國阻攔的蠻族大軍也開始了大潰逃,武國準備追殺千里。

    祝賀的傳書紛紛傳來,論榜之上全是討論寧安之戰。

    半聖化身對戰、《江城子》與柳山捶腿左相脫靴成了眾人最感興趣的三件大事,一些讀書人興奮得不得了,不斷在這三個議題之下回復討論。

    最興奮的則是景國讀書人,他們不吝任何讚美之詞稱讚方運。

    之前人族與三蠻、五妖山或水族的戰鬥,都是局部戰爭,每次戰爭無論多麼殘酷,蠻族傷亡也不會超過兩千萬,這一次,狼戮化身親征,幾乎糾集草蠻所有的可戰之力,最終兵敗如山倒。

    從數年前蠻族南侵開始,聖院一直在統計景國與蠻族的傷亡,而就在此刻,蠻族的總傷亡正式超過一億。

    這是聖元大陸本土歷史上最大的一場勝利。

    看到這個數字,景國讀書人奔走相告,各地的百姓歡呼雀躍。

    人族戰功雙分,讀書人有讀書人的戰功,同時,一國有一國的戰功。

    這一次,景國獲得如此大的勝利,取得的戰功足以讓景國在接下來的十年裡獲得各種大好處,比如科舉名額至少會翻一倍,一年誕生成上萬進士,國家所能調動的才氣也會增加,諸如此類不勝枚舉,足以讓景國國力再上一個台階。

    景國當年積弱,即便有方運在也只是在少數方面變強,但這次擊潰蠻族大軍,一舉將景國推入強國之列!

    自此以後,景國人見到十國孔城任何一地的人,都可以挺胸抬頭。

    軍力,永遠是一個國家的根基。

    擁有足夠的軍力,才可以擴張,才可以從外界獲取國家急需的資源,才能讓國家方方面面發展,才能勝過同等的國家,才能追上更強大的國家。

    不斷增強,不是為了欺壓誰,而是避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方運立於城頭,青天之下,無數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這場戰爭的主宰,不是觀海化身,不是狼戮化身,而是方運!

    當年的老友們看著方運,突然感覺那麼不真實,他們從來沒想過,短短數十年,方運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

    以大學士之身,左右國家層次的戰爭。

    待方運成大儒,那又是何等風姿!

    方運道:「諸位,除惡務盡,本聖身為鎮北大將軍,當直追萬里,踏破賀蘭山缺,奪回朔方城,不教胡馬度陰山!」

    方運的聲音在寧安城周邊回蕩,非景國之人只是輕輕點頭,但所有景國讀書人心潮起伏,許多人激動的滿面漲紅。

    賀蘭山、朔方城與陰山,簡直就是景國人的傷疤。

    當年人族鼎盛時期,建立朔方大城,輻射周邊數千里,牢牢把蠻族地擋在陰山一線的長城外,而霍去病甚至直接打到狼居胥山,築壇祭天,最後狼戮化身出面,才逼霍去病離開。

    只不過,即便是人族最鼎盛時期也無法在狼居胥山周邊建城,畢竟,狼居胥山再往北,便是狼聖山。

    自漢以來,人族控制範圍的極限便是朔方城。

    不過,每當人族有內亂,蠻族必然南侵,佔據朔方城。

    自漢之後,人族多位兵家名將曾經重新佔據朔方城,諸如張遼、冉閔、陳慶之等等。

    景國自建國起,便從未佔據過朔方城。景國離朔方城最近的時候,也不過是景國太祖攜立國之威北上,最終遠望朔方城,自知無力攻取,只得撤軍。

    事後,朔方城成為景國所有人心中的痛,景國所有兵家都以奪回朔方城為畢生目標。

    以致於人族兵家認為,得朔方城者方可稱元帥。

    現在,方運要奪朔方城!

    「北上朔方!」

    「北上朔方!」

    「北上朔方!」

    寧安城四面八方的景國將士瘋了似的大聲吼叫著,一邊吼著,一邊奮勇殺蠻族。

    那些水族嚇了一跳,不知道方運使用了什麼力量,竟然讓全軍的將士實力暴增,殺氣蠻族來如砍瓜切菜。

    田松石微笑道:「人族已經數百年未登朔方城,我等若是能重上城牆,眺望陰山,也算是一樁美事,老夫就隨方虛聖前往。」

    楊玄業道:「能有登臨朔方的機會,自然要前往。到時候,聖院定然會派人在朔方城中重建聖廟,庇佑人族。」

    「如此一來,景國今日將得四州之地啊!」南宮冷嘆道。

    聽到南宮冷這個說法,即便是諸位大儒也面露驚色。

    奪回象州后,景國已經有四州半的國土,現在若能佔據朔方城,那景國的實際國土將有接近九州之地,雖然富饒程度遠不如景國鼎盛期,但北方地廣人稀,實際國土面積超越景國顛峰時期!

    此次蠻族南侵,景國將士鏖戰數年,功勞巨大,但真要論功行賞,方運獨佔九成!

    加上象州,方運現在已經為景國奪下五州之地!

    方運自己奪下的國土和州數,已經超過五年前的景國!

    方運的功勞,僅僅封王遠遠不夠。

    功高震主已經不足以形容方運,甚至可以說,如果方運現在想要國君之位,景君只能老老實實退位禪讓!

    一些景國讀書人突然覺得頭疼,人人都相信方運不會做出什麼,但不代表皇室不會多想,不代表其他官員諸如左相黨不會煽風點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