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北上的路上,方運創造了兩首阻敵詩,分別是《白雪歌一送蠻皇》和《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皆為阻敵詩中的精品,更兼有削弱敵人之能,不久之後許多人都會學習這兩首。

    除了這兩首阻敵詩,方運還創作了一首殺敵詩《昆吾劍》,這首詩雖然強大,但並未傳世。

    之後創作了《過零丁洋》,乃是所有讀書人都可以使用的正氣戰詩,不分文位,獻祭壽命后獲得的天地正氣遠遠多於之前的碧血丹心,這對人族尤其是對兩界山上的灰袍來說,有著巨大的幫助。

    不過,最讓讀書人津津樂道的,則是一箭驅蠻族的《江城子*三送蠻皇》,成為大學士與大儒雙文位傳世戰詩,而且也是目前威力最強的大學士與大儒殺敵詩。

    但是,無論方運的詩詞何等優秀,功勞何等巨大,隨著論榜的討論繼續,最後都無人再提這些事。

    在「西北望,射天狼」的第二天,在方運送走太后率領十萬騎兵再次北上的時候,論榜幾乎全都在討論趙紅妝獲封正七品官進士的事。

    在這一天,趙紅妝成為全人族家喻戶曉的女子,幾乎九成九的人族認定趙紅妝即便不是方運未來的平妻,也會是小妾,甚至有相當數量的人認定方運已經與趙紅妝有了夫妻之實。

    民間更關注方運與趙紅妝的情事,而在論榜之上,女子能否成為讀書人卻成了最激烈的議題。

    一開始,那些讀書人不敢攻擊方運,但用盡惡毒的語言攻擊趙紅妝和所有女子,把歷代先賢所有對女子的指責一一列了出來。

    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甚至扭曲一些先賢的經典語句。

    一時間,趙紅妝彷彿成了惡貫滿盈的女魔頭。

    很快,一些讀書人站了出來,認為不應該如此侮辱攻擊一個女子,有本事就先去攻擊方運與景國國君。

    姜河川發文斥責一些人,把方運在衙門內說的那些話稍加改變,發在論榜之上。

    在方運率軍北上的時候,已經有許多景國人站出來支持趙紅妝。

    幫助趙紅妝的人引發保守讀書人的強烈反彈,他們乾脆連方運一併攻擊,除了沒罵髒話,除了沒說方運與趙紅妝的私情,幾乎用盡手段。

    宗家、雷家等一些人如同一條條瘋狗,傾盡所能攻擊方運,於是有人嘲諷道,如果把攻擊方運的勁頭用在聖道之上,那些人文位必然能晉陞一層。

    這一次論榜的論戰,是百年內最激烈也最尖銳的一次。

    一部分讀書人為了攻擊方運與趙紅妝,說了許多極端的話,引發一些中立之人的不滿,導致越來越多的人反擊他們。

    不過,不支持女人當讀書人的佔據絕對的上風。

    一些涵養極好的大儒雖然沒有攻擊誰,但紛紛站出來表示態度。

    到了午間,方運率領的十萬精兵還在前行,論榜上發生大事。

    禮殿所有閣老聲明,反對女子參與科舉。

    這如同一首聖位戰詩落在聖元大陸,在這個消息出現后,上百息的時間沒人再在論榜上回復。

    禮殿終究是聖院的禮殿,終究是人族最尊貴的機構之一,再如何,也不能公然反對虛聖,這個聲明也沒有提方運半個字,但就是等於說,他們反對趙紅妝擔任官進士,反對方運這次的任命。

    隨後,東聖閣發表聲明,認為此次景國冊封趙紅妝為官進士欠妥,東聖閣即將派人前往景國調查,而且聲明中有一些耐人尋味的語句,只有少部分人看出來,東聖閣是要用盡一切手段逼景國收回這次冊封。

    接著,刑殿聲明,認為現階段女子不宜參與科舉。

    連續三個消息讓支持方運與趙紅妝的人發矇,聖院的殿院實權有高又低,但東聖閣、禮殿和刑殿毫論實權,毫無疑問都在前十之列。

    隨後,一個又一個眾聖世家的家主出現在論榜,聲明不支持女子參與科舉,數量很快超過五十。

    慶國和谷國的滿朝文武及國君聯合發布公文,以極為嚴厲的措辭指責趙紅妝、方運和景國,甚至批判轉運的行為動搖了人族根基,只有逆種才做出來這種事。

    論榜甚至整座聖元大陸的氣氛都變得詭異起來,不要說是虛聖,就算是半聖若是得到這麼強大的阻攔,也會收回聖諭。

    畢竟,半聖力量雖強,但真正管理人族的,還是聖院以及各世家。

    傍晚時分,論榜上反對女子科舉的人取得了絕對的勝利。

    即便是再支持方運之人,也不敢在眾聖世家、聖院殿院以及一些大儒名宿的聯手之下論戰。

    很快,論榜上再無第二個聲音,嚴查趙紅妝擔任官進士成了大勢所趨。

    景國文武百官與太后抵達玉陽關后,便不得不商議此事,結果全都愁眉不展。

    許多官員是反對趙紅妝擔任官員,不僅僅涉及到祖宗禮法,更涉及到皇權問題。

    在對待皇權方面,各家都學儒家,表面上把國君捧得很高,實則想盡辦法架空,這就是為什麼開國之後,國君文位從未超過舉人,為什麼乞丐皇叔趙景空要想科舉只能脫離皇室。

    但是,景國是景國,論榜是論榜,現在方運在景國隻手遮天,生生把左相柳山的氣焰打下去,景國寧安城外射天狼后,除卻陳觀海,方運是景國毫無疑問的第一人,連眾聖世家家主都無法與他相提並論。

    現在文武百官若是反對方運,那就等於在與左相聯手對付方運。

    兩害相權取其輕,景國中國很清楚,趙紅妝的身份雖然影響極光,但對景國造成的實質傷害並不大,而柳山不同,一旦柳山得勢,景國必然國滅。

    於是,文武百官不得不支持方運與趙紅妝。

    柳山在昨日提前回返京城,本來抑鬱寡歡,但現在卻和一眾黨人不斷發奏章彈劾方運,用盡一切手段反擊。

    在蒼茫的大草原上,方運等人的官印無法聯繫聖廟,並不知道這一天發生了何等天翻地覆的變化,不斷快馬加鞭前行。

    一路上,偶有妖蠻,立刻會被隨軍的大學士或大儒殺死,沒有任何阻礙。

    經過數天長途跋涉,隊伍終於來到景國人人魂牽夢縈的朔方城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