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山望著方運,目光微動,內心卻彷彿有毒蛇在噬咬。

    如果當年便知道自己會遇到這樣一個方運,必然會不顧一切顏面就他扼殺,而不是拖到現在,坐擁三地,貴比國君。

    柳山很明白,現如今,除非兵行險招,除非冒著被人族眾聖滅門的危險,否則不可能阻撓得了方運。

    方運大勢已成,羽翼已豐,即便景國國滅,也不會對方運有太大的影響。

    柳山望著方運,終於意識到,即便有執道者的身份,自己也再無任何資格俯視方運。

    柳山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老夫已經遣拙荊與犬子前往老家治喪,老夫也本想丁憂,但怎奈此刻景國風雨飄搖,老夫斷不能因小失大。忠孝之間,老夫選擇忠。」

    方運輕輕點頭,道:「若是慶君聽到你這話,定然會無比感動。」

    這是在指責柳山忠於慶國,左相黨人臉馬上綠了,其餘讀書人神色各異,有的暗暗發笑,有的目瞪口呆,都不敢相信小心方運竟然在金鑾殿上怒懟柳山,而且如此乾淨利落,完全不是方運一貫的作風。

    柳山眼皮一跳,但神色不變,緩緩道:「方虛聖吐字不清,慶景不分,老夫不怪你。」

    方運不作糾纏,問:「柳相之意,是放棄孝道,背上國君不奪情而強留朝堂的千古罵名?」

    「若為景國,若為人族,老夫即便背上萬古罵名又何妨?」

    「蠻族既已退兵,何來風雨飄搖之說?」方運問。

    柳山答道:「此戰蠻族雖然暫時撤退,但狼戮卻高懸景國之天,隨時可能危害景國。現如今,恐怕所有人都已經看清形勢,一旦找到機會,狼戮本體必然會降臨景國,展開血腥報復。除此之外,兩界山大戰開始在即,景國亦不能獨善其身,定然要貢獻大量軍械物資,同時也要派遣兵將,造成景國空虛。不出意外,草蠻會從其他蠻族借調人手,對景國開始騷擾甚至反攻。那狼馳的實力還在已死的狼原之上,若他主導侵擾,景國永世難安。」

    方運點頭道:「好。景國此時外憂為蠻族,既然你忠君愛國,還請馬上帶兵前往朔方,戍守國門。」

    柳山卻道:「老夫乃雜家並非兵家,擅長處理政務而非軍務,留在京城最能發揮老夫的長處。」

    「兩界山現在急缺處理人族政事之才,只要柳相點一下頭,我這就給守界大儒陳奔修書一封,讓你在兩界山為人族發揮最大的長處。」方運道。

    柳山辯解道:「老夫在景國多年,對兩界山知之甚少,與其給兩界山眾人添麻煩,不如留在景國。方虛聖的盛情,老夫卻之不恭。」

    「兩界山你不去,朔方城你不去,對戰妖蠻你也袖手旁觀,卻聲稱自己為國為民,留你何用,給人捶腿脫靴嗎?」方運毫不客氣呵斥。

    柳山臉上閃過一抹怒色,左相黨人群情激奮,寧安城上捶腿脫靴已經成為柳山畢生的污點,有柳山的家丁不小心提到這四個字,不僅被活活杖斃,連起家人也受到牽連。

    在柳山面前,沒有人會提捶腿脫靴之事,否則等於逼柳山翻臉。

    但是,方運當眾說了出來,柳山無力反駁。

    柳山確實給方運捶過腿,脫過鞋。

    柳山冷聲道:「老夫身為雜家之人,你以軍務貶低,那老夫豈不是可以說你不能生子,所以處處不如女子?」

    方運點頭道:「對,本聖的確不能生子,所以本聖會承認,在這方面讓賢,不吹噓自己能生子。倒是你這位自稱精通政事的雜家大學士,這些年到底做了什麼?你請說出一件事,全景國只有你可以做到,而其他文武百官都做不到。」

    柳山沉默片刻,道:「老夫所作之事甚多,難以一一舉例。」

    「我看你不過尸位素餐!雖是身居高位,但把所有精力用來與慶國暗通款曲,用來黨爭奪權,用來排除異己。當年你能擔任一國之相,是因為那時你的權謀手段皆是上選。而現在,你不過是一條沉浸在往日輝煌里的老狗,想盡辦法攬權,想方設法獻媚慶國!你從來不曾精通政事,你精通的,是一派之私,是一人之私!你就是一個明明不能生子還裝作孕婦站在大夫面前面不改色的奸佞!」

    眾多官員轟然叫好,完全不把柳山放在眼裡。

    即便是柳山也沒見過這種場面,堂堂左相被眾官當場嘲諷,那還得了!

    柳山怒道:「朝堂之上,請方虛聖注意言辭,我等在討論景國事務,不是流氓罵街。」

    「流氓膽敢立於朝堂之上,我等為何不能痛罵?」方運反唇相譏。

    「你……」

    柳山話未說完就被淹沒在眾官的稱讚聲中。

    方運冷冷看著柳山,數息后,道:「柳相,本聖問你最後一句,你是否回鄉丁憂!」

    柳山以同樣冰冷的目光盯著方運,道:「本相忠君為國,絕不棄左相之位!」

    朝廷眾官頓時眉頭緊皺,柳山已經完全不要臉,根本沒什麼能奈何得了他。

    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國君成年,直接下聖旨調離柳山,可現在景國恐怕已經等不到國君成年。

    方運道:「既然如此,那本聖便賦詩相贈。那蠻皇可得三詩,不知柳相可得幾首。」

    金鑾殿的空氣瞬間凝固,一道道冷風在殿里打著轉,所有人都好像被凍僵,一動不動。

    毫無疑問,方運三首詩詞贈蠻皇,是必然名垂青史的大事,而且一首比一首可怕,最後竟然誅滅蠻皇。

    方運這是準備對柳山痛下殺手?

    不要說方運,就算是陳觀海要動手,宗聖都會毫不猶豫出擊。

    殺柳山,便是斷宗聖聖道。

    這一刻,大量官員一邊給方運暗中傳音,一邊傳書,請方運千萬不要動手,一旦在金鑾殿動手,有理也會變成無理。

    柳山可不是東聖閣的特使,而是相當於東聖閣閣老,相當於宗家家主!

    柳山不僅沒有害怕,反而輕蔑地看著方運道:「那老夫洗耳恭聽,虛心接納方虛聖所贈!方虛聖寫多少,老夫便收取多少,若後代兒孫不爭氣,讓柳家破落,可以拿出這些詩詞賣錢,百代不絕。」

    「好!」

    方運說完,從吞海貝中取出文房四寶,開始書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