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婦人打殺完丈夫,獃獃站在原地。

    那孩子竟然未昏迷,也不再哭泣,被死去的父親和兇殘的母親嚇得目瞪口呆。

    數息后,中年夫人手一松,木棒掉在地上,臉上的瘋癲緩緩消散,雙目清明,隨後露出驚駭之色。

    「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我……」婦人嚇得手足無措,最後竟然朝著柱子狠狠撞去。

    鄰里聽聞有異,急忙查看,隨後嚇得驚慌逃竄喚來官差,不多時,衙門來人帶走婦人並安置好孩子。

    縣令緊急升堂,望著堂下撞得頭破血流的婦人發獃,隨後班頭快步走上去,低聲道:「大老爺,那女子左手寫有『無罪』兩字,隱隱有光,不知為何。」

    縣令急忙道道:「舉起讓我看看。」

    衙役掰開女子的手高舉,縣令仔細看了幾眼,抬頭望向衙門外密密麻麻的濃雲,思索片刻,找來婦人鄰里問詢,最後道:「天罰不孝,本官有責,婦人無罪,但也有過。先將其收押,明日本官再判決。」

    離長江只有二十里的墨縣,是慶國有名的產墨大縣。

    城西的豬腸巷中,老喬家的門口非常熱鬧,里三層外三層圍了不知多少人。

    眾人向門口望去,就見張里正苦口婆心勸道:「我說喬六啊,你爹娘把家產都給了你,兩間鋪子也給了你,你四個姐姐除了出嫁的嫁妝,這些年沒從喬家拿一分錢,反而一直在在補貼你爹娘。這些年,你四個姐姐零零碎碎給你爹媽拿了少說兩三千兩銀子,最後都到你手裡,可你從來沒養過你爹媽一天,還是讓你四個姐姐養著,這事街坊鄰居都知道,我老張可沒瞎編吧?」

    就見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收攏白紙扇,三角眼中閃著精光,不屑一笑,道:「張里正,這事不怪我啊。我年紀還小,以前就是那四個姐姐照顧我爹娘,現在當然還是她們照顧。再說了,我四個姐姐每天勻出一口飯,也夠我爹娘吃了,她們不照顧,不能找我啊。爹,娘,你們說是不是?」

    說話間,喬六掃了一眼身前的父母,又看了看四個姐姐和姐夫。

    喬六身後的妻子捏著爪子慢慢吃著,不時超喬家四姐妹的方向吐瓜子皮,不時斜眼看向他人。

    喬父用力點頭道:「六兒啊,你說的一點沒錯,你那四個姐姐都是白眼狼,我真是白養活了他們四個!」

    喬母一邊抹著淚,一邊跟著應和道:「張里正,你別去管我家小六,你去罵罵那四個不孝的白眼狼閨女!你說說,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們養大,她們就這麼對我們?四個忘恩負義的小畜生,活該遭天打雷劈!」

    那四個中年女子面色各異,但都一言不發。

    門外的鄰居竟然無一人對那四個中年女子投以鄙夷的目光,反倒紛紛用各異的神色看向喬父喬母以及喬六。

    張里正一咬牙,道:「有些話我本不應該說,但你們這四個閨女什麼樣,小半個墨城的人都知道。這些年,她們四個家輪流供養你們,任憑你們說再難聽的話,她們也忍了。這些年,我從沒聽說你哪個閨女怨過你們二老半句!可自從今年開始,你們做了什麼?竟然要賣女兒家的房子,拿她們家的首飾變賣,連她們家孩子的零花啊長命鎖啊都騙了去,你們還是人嗎?」

    門口的眾人紛紛低聲喝罵,不少人直接往喬家二老方向吐口水。

    那喬父理直氣壯道:「我們這不是為了攢錢給小六讀書嗎?現在文曲星這麼大,每年當童生的多了那麼多,沒準我家小六也能當上童生,光宗耀祖!那四個賠錢貨有什麼用?四個閨女一共生了兩個外孫,可有十一個外孫女,有什麼用?」

    張里正怒道:「喬六沒錢讀書嗎?我看他比我這個老童生都富裕!」

    「是啊!」鄰居中頓時有人起鬨。

    「喬六那天還炫耀自己新買的蛐蛐,叫什麼紫金剛!」

    「喬六讀書?他他瑪的連《三字經》前六個字都背不下來!」

    「四個閨女多好啊,生生被你們三個害了!」

    喬母尖叫道:「我們這不是要給小六買開智香嗎?那東西半根就上萬兩銀子,雖然不如聖院的好,可我家小六一旦用上,肯定能考生童生,到時候我看你們誰敢罵他!」

    張里正無奈道:「開智香只對孩子有用,喬六都這麼大了,買了也無用。你們要是把錢給喬六,他指不定做什麼。」

    「張叔,您說什麼呢?」喬六怒視張里正。

    張里正冷冷一笑,道:「怎麼,你當我老張是你四個姐姐任你拿捏么?」

    喬六背後冷汗直流,急忙陪笑道:「張叔,您別誤會,別誤會。這是我們的家事,您又是大忙人,我看您還是離開算了。」

    「你以為我想管?你們家天天鬧,整條街都被你們鬧的不安寧,我這個裡正不管誰管?你少在那裡跟我扯皮,你到底養不養你爹娘,養,一切好說。不養,我帶著你四個姐姐去衙門告狀!」

    喬六轉頭看向父母,苦著臉道:「爹,娘,我現在有老婆孩子要養,還要讀書,我實在養不起你們啊。四個姐姐都好好的,她們就應該養你們啊。」

    喬父喬母連連點頭,喬母指著四個女兒罵道:「你們四個賠錢貨,就不怕天打雷劈嗎?我白生你們白養你們了!你們還是不是人,讓街坊鄰居評評理,我們老兩口住在你們那裡怎麼了?」

    喬六的四個姐姐中,大姐與二姐面色冷淡,三姐無比憤怒,四姐則委屈地流著眼淚。

    張里正冷哼一聲,道:「既然你喬六不養,好!我們走,去衙門!」

    喬六急了,急忙喊道:「爹,娘,可不能讓姐姐們去公堂啊!」

    喬母大叫道:「你們四個挨千刀的小婊子!」說著沖向最老實的小女兒。

    喬四姐的丈夫突然邁出一步擋在妻子身邊,把喬母擋住。

    哪知喬母順勢坐在地上,兩腿亂蹬,哭天搶地,大喊道:「殺人啦!女兒殺爹娘啊!眾聖在上,快劈死這四個不孝的女兒啊……」

    突然,烏雲密布的天空變得閃亮,亮得刺眼,隨後所有人聽到兩聲震耳欲聾的雷聲。

    轟!轟!

    院子中強光一閃,許多人看到,兩道雷霆落在喬六夫妻身上。

    兩個人化為黑炭。

    張里正一愣,又驚又喜,就地一跪,大喊道:「聖人顯靈!雷罰不孝!老天有眼啊!」

    眾人恍然大悟,紛紛跪倒在地,朝聖院的方向磕頭。

    喬家四姐妹也被嚇到,急忙用力磕頭,生怕被雷罰。

    但是,四人安然無恙。

    喬父喬母愣了許久,瘋狂撲向喬六的屍體,抱著屍體哇哇大哭,一邊哭,一邊罵老天瞎了眼,罵四個女兒害了為喬家傳宗接代的好兒子。

    罵著罵著,喬父喬母便又瘋又傻,狀如痴獃。

    不多時,張里正起身道:「喬家四姐妹,你們聽好。從此以後,喬六的家產一分為三,一份用來照顧喬六的三個女兒,一份用來贍養二老,一份你們四姐妹平分。如果不反對,我就上報衙門,這事就這麼定了。」

    無人反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