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所能喚來的聖道至寶中,有許多公認強大的力量,這些聖道力量一旦化真,威能無儔,如大夏九鼎,如萬勝虎符,如歷史長河。

    孝敬祖碑有極大的象徵意義,但目前為止並未展現過多麼強大的力量,即便是現在,也只有威壓,不存殺伐,任何一個大儒都能感應到孝敬祖碑力量的寬厚。

    即便在場的讀書人陸續接到孝敬祖碑神罰殺人的消息,也不以為意,因為跟傳說中的萬勝虎符或軍魂號角比起來,孝敬祖碑簡直心慈手軟。

    正是因為意識到孝敬祖碑的慈悲,景國一眾大儒面色難看。

    宗聖若是防而不攻,眾聖世家即便對他反感,也未必會阻攔,因為眾聖世家都清楚,宗聖保柳山的決心很大,因為柳山決定景國的存亡,而景國的存亡決定宗聖的聖道。

    至少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世家會因為宗聖保護柳山而與宗聖展開聖道之爭,即便陳觀海都不能,陳觀海現在若是與宗聖展開聖道之爭,會很快聖隕,等於把景國拱手相讓。

    孝敬祖碑高懸天空,給人的感覺不過數百丈高,可每次仔細望去,都會覺得它蓋盡天地,無論是太陽還是文曲星的光芒,都被它的光芒排開。

    烏雲散盡,祖碑之光散滿聖元大陸。

    這一次,死亡的人數突然增多,而且許多人的死亡看上去似乎與孝道無關。

    武國北嶽縣縣令在縣衙內暴斃,消息瞬間傳遍武國,震驚武君,武君立刻手持玉璽,展開皇帝巡天,雙目懸空,把北嶽縣上上下下探查了一清二楚。

    僅僅十息后,武君便發現端倪。

    原來,北嶽縣令以秋季天乾物燥為由,禁止城內燒紙祭奠,並取締一切燃燒祭奠形式,禁止販賣生產紙錢冥幣等喪葬用品。北嶽天高皇帝遠,雖然引發了小小的爭議,但北嶽縣令朝中有人,此事被壓了下去,在蠻族南侵和妖界屯兵兩界山時,這種小事不可能引發朝爭。

    可是,孝敬祖碑竟然因此誅殺北嶽縣令,讓武君百思不得其解,不得不傳書給文豪衣知世求教。

    僅僅一息后,衣知世便回傳書,猜出原因。

    武君立刻根據衣知世的猜測去查詢,很快查到,北嶽縣令的一個幕僚,竟然被逆種收買,讓幕僚獻出禁止燒紙祭祖的毒計。

    武君很快查清前因後果,與文豪衣知世猜得一模一樣,原來這些年不僅是人族在打擊妖蠻,妖界的逆種也在想方設法打擊人族。

    這一招禁止燒紙祭祖,看似是為了防止火災,但實際上,是逆種想出來的絕戶計。

    人族的信仰純正,始終與祖先相連,而燒紙祭祖是一種心理上的慰藉,與亡故的父母祖先形成實實在在的聯繫,讓每一個人都記得祖先,保證人族傳承不絕。

    逆種想方設法打擊人族的信仰,而減少祭祖形式便是它們的手段之一。

    阻止燒紙祭祖,看似好處是防止引發火災,但卻直接減少一種人族紀念亡故家人先祖的方式,減少一種方式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這種禁令還會讓一部分人從覺得燒紙不對變成覺得祭祖不對,否定的不是燒紙,否定的是祭祖!

    一旦徹底否定祭祖,那人族這些年的傳承、信仰、信念等等精神都會出現裂痕,最後轟然倒塌。

    逆種的最終目的,不僅僅是削弱人族,而是殺光人族。

    人族各國的書籍中從來沒有宣揚殺光人族,也從來不宣揚同國人族低等,只有妖界的書籍中才宣揚要屠滅人族,宣揚人族是人奴可以隨意殺戮。

    武君弄清前因後果,嚇得一頭冷汗,這明顯是孝敬祖碑利用這些官員警示人族。

    武君甚至不去關注方運與柳山之爭,急忙先上報聖院,然後召集武國群臣制定對策,防止逆種利用別的方法破壞人族傳承根基。

    祖碑聖光下,死亡的官員超過一百,最高位者是翰林。

    景國的朝堂之上,卻沒有關心祖碑之下死傷多少人,都在神念懸空,望向慶國,望向宗家的方向。

    方運收起文房四寶。

    《三贈柳山遊子吟》的詩頁雖重百斤,但懸浮在半空。

    方運平靜地看著柳山,柳山則面帶微笑,看著方運的雙眼。

    方運屈指,準備把百斤之重的詩頁探向柳山。

    柳山眼中毫無懼色。

    突然,一道聖光衝天而起。

    柳山臉上的笑容綻放,左相黨人又驚又喜,其餘讀書人則面色灰敗,但下一剎那,雙方逆轉。

    柳山與左相黨人面部僵硬,消失不見,其餘讀書人則又驚又喜。

    聖光衝天,煌煌如日,普照天下。

    但,並非起自慶國,而是起自孔城,起自孔廟!

    柳山目瞪口呆,驚駭欲絕,即便見到狼戮化身降臨,他也沒有如此驚駭。

    在這種時候,在宗聖出手前,孔家突然外放聖力,而且不是源自代表孔家家主的孔家別院,而是代表整個孔家甚至代表孔子的孔廟!

    這比曾子世家、子思子世家與孟子世家三大亞聖世家聯手出擊都更讓人震撼。

    那聖光衝天而起,浩然堂皇,瞬間貫通天空,直入天穹深處,絲毫不下於祖碑的光芒。

    所有人充滿疑惑,不明白孔家為何這時候出手,因為孔家聖光一出,宗聖若隨之出手,那就是在與孔家爭雄,當年有少數幾尊半聖活著的時候也曾對抗孔家,可他們一旦聖隕,其所在世家衰落得極快。

    那麼,孔家為何偏偏在這種時候外放聖力,到底發生了何等大事?

    一個恢宏雄渾的聲音自孔廟傳出,瞬間遍布聖元大陸。

    「方小友,重陽將至,可否與老夫共飲一杯?」

    全人族所有人都蒙了。

    上到耄耋老者,下到黃髮垂髫,全都瞪大雙眼望著孔城方向的聖氣。

    孔家家主傳話天下,只是為了邀請方運吃飯喝酒?

    喝杯酒也值得半聖親自邀請?

    景國朝堂之上,所有人用迷惑的目光看著方運,一個個全都好像睡眼惺忪,包括那一位位睿智的大儒。

    方運什麼時候有了實打實的半聖待遇?

    孔家家主乃是半聖,半聖隔空喊話,這個面子太大了。

    方運向孔家方向作揖,道:「重陽節學生定當赴約!」

    「善!」

    孔家家主的聲音再次傳遍天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