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金巨人遲疑道:「葬聖谷之中,詭譎多變,即便是我也有可能身隕其中,方運若是視我為敵,又當如何?」

    樹尊一言不發。

    黃金巨人無奈,意識到樹尊認為這個問題不值得回答,顯然,樹尊已經站在方運的一方。

    「晚輩知道了。」黃金巨人無奈嘆息。

    不止火族與古妖在行動,萬界各族都在陸續為葬聖谷做準備。

    妖界的聲勢尤為盛大。

    在妖蠻的心中,葬聖谷本應該是妖界的私產,但在無盡的歲月中,妖界為了拉攏各族,也曾經受過脅迫,或做出交換,給出外族眾多的葬聖谷名額和進入之法。

    眾聖樹一處由無盡樹枝交織而成的廣場上,站立著兩千一百二十一頭大妖王或大蠻王,各族皆有,甚至出現十餘頭周身籠罩在黑色神霧中的祖神一族。

    在這些諸王的對面,則站立著整整十四頭皇者,若是方運在這裡,定然會認出其中兩頭。

    一頭是曾經在血芒界交手的妖皇古虛,一頭是曾在寧安城外見過面但未交手的祖神一族的皇者狼馳。

    它們,在為進入葬聖谷做最後的準備。

    在廣場的四周,站立著數不清的妖蠻諸王與諸皇,它們或羨慕或冷漠,並非每一頭妖蠻都有資格進入葬聖谷,也並非每一頭都願意進葬聖谷。

    像那全身被金色鎧甲包裹的妖皇,不需要進葬聖谷便可封聖,甚至按照眾人以前的推測,這位妖皇殿下在多年前就可以封聖,但他為了葬聖谷,一直壓制自己力量,所圖甚大。

    諸王與諸皇皆站立,唯有妖皇坐在王座之上,彷彿執掌此地。

    妖皇身側的毒蛟皇輕咳一聲,用陰冷的目光掃視諸王,許多境界低於大可汗的諸王身體不由輕輕一顫,寒冰與劇毒是毒蛟最擅長的力量,許多妖蠻若與毒蛟戰鬥,往往還未等近身就被殺死。

    毒蛟皇緩緩道:「誅方衛出列!」

    就見整整一百頭大妖王走到諸王的最前方,其中甚至有三頭祖神一族的大妖王。

    毒蛟皇用墨綠的眸子掃視一百大妖王,緩緩道:「人族有句話說的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不信方運會蠢到在成大儒之前進入葬聖谷,但或許他會在近日有所突破,然後進入,獲取人族眾聖的傳承與寶物。所以,你們,與我,與狼馳,還有幾個不便透露姓名的異族皇者,一旦進入葬聖谷,將不惜一切代價前往『聖壁峽谷』,阻止方運進入其中。只要方運無法進入人族的『血墓陵園』,我們回到妖界,便會眾聖的獎勵!畢竟,諸位心中明白,除非獲得傳說中的神賜之物,否則我們在其中能獲得並帶走寶物遠遠比不上眾聖的獎勵!」

    那一百頭大妖王雙目放光,這一次阻止方運的好處太多,妖蠻眾聖都已經賜下獎勵,甚至包括去祖痕之地修鍊,到時候必成皇者,庇佑部落,在眾聖樹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就在此時,妖皇輕輕抬高下巴,依舊沒有看諸王,依舊在望著極遠的高空,渾厚的聲音從他的面甲之中傳出,聲如鐘鼓。

    「誅殺方運者,本皇保你一條封聖路!」

    大廣場頓時沸騰起來,妖蠻們議論紛紛。

    「本代妖皇果然厲害,連普通半聖都不敢說給諸王一條必然封聖之路。」

    「他既然說出,必然能做到,看來傳言不錯,這位妖皇掌握萬界許多秘密,怪不得連半聖都有求於他。」

    「聽說方運在血芒界斬了他一命,都說是謠言,可他竟然給出如此豐厚的獎勵,我有點相信了。」

    「敢說保一條封聖之路,只有大聖才能做到,而且需要消耗不知多少神物寶物,至少可以看出一點,妖皇與方運的仇恨極深。」

    數息之後,妖皇又說了四個字。

    「無論何族!」

    妖蠻的議論聲更大了。

    「這麼一來,萬界各族甚至人族都想殺方運啊!」

    「那麼,本王此番進葬聖谷的目標要改一改,主要目的不再是尋找眾聖傳承與寶物,而是殺方運!」

    「話雖如此,可葬聖谷和各界不一樣,你若沒有足夠的聖氣,沒有足夠的骸骨,沒有足夠的聖念,想殺方運也不容易。」

    「只要方運不進人族的血墓陵園,他所能獲得的聖氣等物再多也有限,豈會是我們的對手?」

    「對,他在寧安城不過是借景國的國運與聖廟才氣才能殺死諸王,否則的話,狼原只用一隻爪子就能輕易殺死他!」

    此刻的葬聖谷,猶如萬界最明亮的火焰,吸引著各地各族的目光。

    景國的金鑾殿中,一片寂靜。

    柳山的離開,彷彿抽走了大殿中的聲音。

    方運坐於太師椅上,掃視左相黨人,神態淡然,目光微冷。

    「回家寫一篇請罪疏,明日遞交內閣。願意從軍或前往兩界山等地,既往不咎,否則,罪加一等。你們在景國的日子不多了,這幾天就和家人團聚吧。」

    方運的聲音極冷,以致於每一個左相黨人都感覺自己的文膽被凍住。

    方運這是要徹底清洗柳山的力量,趕盡殺絕!

    景國歷史上,還從來未出現如此狠辣果決的宣言,這不是撕破麵皮,這是在打柳山以及左相黨人的臉,甚至在打宗家的臉。

    左相黨人眼中充滿悲哀,在這種時候,不要說反擊,連商量甚至改弦更張背叛柳山投靠方運的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從今天開始,對柳山勢力的大清洗便會轟轟烈烈展開,不留一絲痕迹。

    「下官……告退!」

    一人離開,其餘左相黨人便陸續離開。

    方運掃視文武百官。

    除大儒之外,盡皆垂首,如見君王。

    「三法司及兵部眾官出列。」方運道。

    朝堂之上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和刑部所有官員全部出列,手持笏板,向方運彎腰低頭,畢恭畢敬。

    「傳我口諭,柳山結黨營私,為禍景國,即日起,清查柳黨,嚴懲不貸,以儆效尤!」

    「遵命!」所有官員如臣子回應。

    「去吧。」

    方運聲音平淡,但四個衙門的所有人匆匆向外走,腳步凌亂,如臨大敵。

    剩餘之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神色各異。

    以臣之身,行君之權。

    所有人都想到一個人,兩個詞語。

    趙高,指鹿為馬,引蛇出洞。

    百官沉默,太后沉默,景君沉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