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元縣城北與山相連,元山樹木繁茂,地勢高而緩,山峰眾多。

    臨近城北的定河峰乃是元縣的勝地,可俯瞰全城,每有文會,此地便是最佳之所。

    離縣城較遠的另一處長居峰,則是風水極好的墓地。

    早年間,凡是元縣居民死亡都可葬在長居峰,但隨著去世的人數增多,縣衙不斷提高在長居峰下葬的標準。

    在柳山成大學士擔任左相后,不知是當時的元縣縣令所為還是柳山門生傳話,能在長居峰下葬之人的標準再度提高,只有望族族長或舉人以及地位更高的人故去后才能葬在長居峰,那些達不到標準的墳墓必須要遷走。

    此事一處,全縣嘩然,尤其是剛剛將長輩下葬的人家,非常不滿。

    但是,縣令毫不客氣施壓,打著退墓還林的口號,硬生生逼著那些人家遷墓。

    若真是為了元縣,許多人家即便再如何,也會遷墓,畢竟官府補償了遷墓的費用。但是,在遷墓的過程中,許多人家發現,此次遷墓,縣衙給普通人家一兩遷墓費,但卻給柳家人整整五兩遷墓費。

    元縣許多人更加不滿,但很快又發現一件事,少數柳家人竟然以祖上墳墓離長居峰山腰遠為由沒有遷墓,並獲得縣衙的准許。

    不患寡,患不均。

    此事一出,眾多元縣百姓前往縣衙請願,反怎奈縣令一直敷衍,最後,部分百姓鬧到府衙甚至州衙,可最終毫無懸念,領頭數人被捉拿下獄,重要之人被嚴懲,其餘人都被警告。

    那些讀書人沒有受到多大的懲罰,而許多沒有文位的百姓的三代之內禁止參與景國科舉。

    在聖元大陸,這種懲罰堪比死罪,遷墓風波立刻平息。

    但是,從此以後,元縣的許多百姓視柳山為仇人。

    還有一些元縣百姓不得不背井離鄉,前往其他府縣,從此成為左相黨的死敵。

    就在官府發布柳山回鄉丁憂暫無官身的消息后,元縣之中處處響起鞭炮聲。

    若在以前,元縣的衙役官兵必然會如狼似虎抄家定罪,但現在放鞭炮的人家安然無恙,因為元縣縣令已經被刑部緝拿押往京城。

    元山的西北處有一座山谷,谷中瀑布傾瀉,水潭幽深,景色別緻,號稱元縣第一景,名為落瀑谷。

    早在十年前,這落瀑谷的谷口就建立了柵欄和大門,被劃為柳家私產,元縣之人再也無法進入谷中。

    元縣之人敢怒不敢言,因為元縣人都知道落瀑谷已是柳山的囊中之物。

    今日的落瀑谷,與往常沒有區別。

    城中即便偶爾有鞭炮聲,也驚擾不到這裡。

    柳山雖非左相,但仍然是一位大學士。

    元縣歷史上唯一的一位大學士。

    柳家的家丁守在落瀑谷門外,雖然不似以前傲慢,那膘肥體壯的身軀依舊能震懾所有人。

    谷中的潭邊,有一處院落,院子之中竹林茂密,曲徑通幽,深入后豁然開朗。

    庭院之中,竟然有十數人,如同眾星捧月一樣面對居中的柳山。

    柳山身形削瘦,面相儒雅,鬚髮純白,臉上的皺紋也比之前多了許多,比一年前老了十餘歲,但目光依舊深邃,再也不是朝堂上那個鬥爭失敗的左相,而是一位睿智的大學士。

    若是有大儒在場,定然會發現,柳山即便受到如此沉重的打擊,即便景國國運視其為敵,境界也毫無折損,甚至可能在數年內晉陞大儒。

    柳山平靜地喝著茶水,而他周圍的人在高談闊論。

    這些人中,有左相黨的中堅,已經辭官請罪,不久之後便會前往北方或兩界山等險地。

    有雷家與宗家的大學士,有慶國的翰林,還有其他雜家之人。

    「柳公,您安心靜修,待您成大儒之日,便是再度叱吒風雲之時!」

    「這景國的左相,必然會重歸其位!」

    「那方運愚不可及,以為把您逼走,就能掌握天下大勢,竟然選擇辭官,以我之見,這是他敗亡的開始!」

    「不錯。方運雖是不世出的天才,但為官之道卻遠遠不如我等雜家之人。他一旦放棄官職,就很難收攏黨羽。柳公不一樣,柳公經營數十年,只要守制結束,登高一呼,從者雲集。」

    「柳公守制,我等從軍,無非是韜光養晦,待時機一到,必然重返金鑾殿!」

    「此次南蠻入侵,方運雖然力挽狂瀾,但景國已經耗盡國力,一旦有風吹草動,必然急速敗亡。更何況,慶國不會眼睜睜看著景國回復元氣。不出意外,慶國必然會做出針對景國的行動。」

    「在下從慶國而來,已經得知,寧安之戰後,妖界震動,據說妖蠻眾聖已經達成一致,不僅要攻打兩界山,也要滅景國。不出意外,待蠻族再次繼續力量,便會拿下景國!」

    「實際上,那位……還能堅持多久?」

    「那位本來堅持不到今年,可據說在方運的醫會中得了好處,延壽一兩年。即便如此,也未必能拖三年!三年一到,只要蠻族稍稍施壓,我慶國大軍必然以抗擊蠻族為名,揮軍北上,接管象州、江州以及京城,至於其他地方,留給武國。」

    「你們不要忘記,不僅國君能奪情,聖人也能奪情!只要柳公晉陞大儒,宗聖聖諭奪情,柳公奔赴兩界山參戰,數月後,東聖閣一紙調令便可讓其回景國。到那時,柳公再掌景國!」

    「是啊,只有柳公晉陞大儒,便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眾人紛紛點頭。

    與此同時,許多人發現柳山手持官印,看到之後面色有細微的變化。

    柳山的官印沒變,但名稱不再是左相印,而是他的侯印,作用略有不同。

    許多人暗中交流,很快在論榜上得知,巴陵城中,方運在文院指點象州百官處理政務,杏樹參天,成小杏壇。

    眾人茫然無措,隨後,一些人滿面通紅,接著眼中浮現憂色,剛才他們還說方運難以收攏黨羽,現在竟然形成小杏壇。而且,是因為指點政務而形成小杏壇,本來只有雜家才能做到。

    孔聖當年周遊各國,講學之地數十,但最常在也最重要的地方,便是杏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