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講學,小杏壇立。

    消息如同草原上的烈火一樣蔓延,包括孔家在內各大勢力與十國都在第一時間派遣特使前往象州。

    教化聖地,足以決定世家或一國興衰。

    眾多大儒一直看著巴陵城的文院內部,什麼都聽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兩科杏樹不斷長高,樹榦越來越粗,樹冠越來越茂盛。

    文院之外,站著城中的許多讀書人以及一些官員。

    牆外之人,皆可見兩棵參天杏樹。

    許多官員臉上浮現無法掩飾的悔恨,甚至有堂堂翰林死死咬著牙才能避免失態。

    這些悔恨的官員,要麼來遲一步,要麼是被方運點名趕出文院。

    這些官員身份各有不同,有的與慶國勾連,有的是啟國細作,有的身處其他派系,甚至還有潛伏的左相黨人。

    他們之前走出文院的時候,並不在意,甚至認為方運即將離開,接下來是他們大展拳腳的時代。

    但是,當兩棵巨大的杏樹升起后,他們的臉色一直在變化,越來越難看。

    除了少數人,大多數人之所以沒有決心投入方運門下,是認為方運給不了自己所需,在其他勢力那裡獲得的利益更大。

    但是,跟自己和一個後代都可以進入小杏壇的利益比起來,其他人所能給予他們的根本不算什麼。

    這可是教化聖地,普通讀書人一生也別想進入。

    聖元大陸並沒有出現過九品中正制,所以有家族但並未形成真正意義上的門閥,並不能壟斷聖院與國家的權力。

    世家、豪門、名門和望族,成為士族的四個層次,至於之下,皆為寒門。

    寒門自認為是一種門第,畢竟有家族力量,但在士族眼裡,他們只是庶民的家族,不配成為士的家族,只稱呼他們為『庶族』。

    庶族經常破敗,平民也經常能晉陞庶族,現在各地的大姓祖上幾乎都是庶族,久而久之,寒門與庶民平民混為一談,不分高下,甚至還經常聯手對抗士族。

    在人族,有許許多多隱形的標準,猶如一條無形的城牆,把其他人阻隔在外。

    進入教化聖地同樣有一條隱形的標準,那就是只有世家與豪門的子弟才有可能進入。

    至於其下,無論是名門、望族還是寒門,要麼用聖院的戰功換取資格,要麼用手段從世家那裡換來一個名額,要麼,便是成為聖地之主的弟子。

    進入教化聖地所需要的戰功太多,一般來說,只有大學士才能積累完成,而且是那種善於戰鬥或立下大功的,普通大學士可能晉陞很久后才能積累到如此多的戰功。

    至於從世家那裡換名額,同樣困難,要麼年輕有為入贅世家能為世家帶來足夠的收益,要麼對世家有大恩,大概比晉陞大學士稍稍容易那麼一絲。

    對象州所有官員來說,第三條路是唯一的路。

    那些被方運點名趕出的人,錯過了唯一一次進入教化聖地的機會。

    文院外的官員,都小有天賦,他們畢生會停留在進士或翰林階段,晉陞大學士的可能微乎其微,可若能親自聆聽方運講學,親身體驗小杏壇形成過程,晉陞大學士的機會至少增加五成!

    大學士,那是能影響一州的大人物,是能直接與國君對話的人族高層,即便在讀書人滿地走的孔城都是高人一等的身份。

    這些人,有通往大學士的路不走,卻選擇了一條更差的道路。

    這些官員在剛出來的時候,並不在意,甚至有人說方運犯下錯誤,還有進士反諷說自己不配進入文院聽講,但現在,反諷成了現實。

    其餘的讀書人都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文院門口的那些官員,這些人,原本可以在小杏壇中聽講,原本有幸吃下小聖杏,原本能晉陞大學士,可現在卻只能站在門口後悔。

    只能被眾人心中暗暗嘲笑。

    咔嚓……

    就見一個從六品的進士官員頭顱中傳來一聲文膽開裂的聲音,清脆悠揚,傳遍全城。

    「我不甘心啊……噗……」

    這位五十餘歲的進士猛地吐出一口血,仰天倒地,重重摔下,昏迷不醒。

    附近的官員都認識這位老進士,踏在慶國佔據象州時盡心儘力,當象州歸景國后,從未反抗,也不算慶官,從未違背方運的政令,但一直對方運和景國保持一定距離,態度比以前消極,屬於景國拉攏的對象,也是慶國收買的對象。

    但是,這位進士和其祖輩一直是景國人。

    有人認為他的做法很明智,但也有人認為他既然是景國人還這麼做,明顯是心向慶國,不過是在學習雜家老祖宗呂不韋的手段,待價而沽,囤積居奇。

    現在眾人看到他這個下場,已然明白,這位雜家進士終於意識到自己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再難保持心境,再難穩固自己的聖道之心,所以導致文膽開裂。

    慶國給不了他進入教化聖地的資格,但方運能給。

    本來,他不需要向方運卑躬屈膝,數個時辰前只要在方運面前保持基本的尊敬,只要一心想當一名景國人,不妄想從慶國得到好處,那麼,現在他已經在教化聖地之中。

    文院門前數以萬計的讀書人默默地看著倒在地上的,看著這個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訓。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冒出相同的念頭。

    一定要緊跟方運,無論何時何地。

    教化聖地之中,幾乎所有官員都如同學子一樣,認真聽講,一些文位較低的官員,即便聽到的是方運的口含天言,聽后永遠不會忘記,但還是早早就拿出隨身的筆墨紙張記錄方運講學的重點,生怕自己忘記。

    也更顯內心謙卑與虔誠。

    這些官員越聽,聖道之心越發歡欣。

    像董文叢等文位較高的官員,不僅能立刻記住,還會在聽講的間隙整理總結,赫然發現,方運今日所講,涉及了政事的方方面面,大到治國,小到寫文書,簡直就是在手把手教人如何做更好的官員。

    對於這些選擇在官場的讀書人來說,越會做官,則自身文位的成長越快,因為無論是雜家、儒家、法家、兵家還是墨家等各家的眾聖經典,從政為官都佔據相當大的篇幅。

    即便有些人只把官場當作歷練,將來要超脫官場追尋聖道,方運的講學也有極大的作用。

    見微知著,觸類旁通,是每個讀書人都應該具備的能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