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空鶴一成不變,彷彿神遊天外,從開始就保持這種狀態。

    宗文雄亦沉默不語。

    在岳陽樓外,宗文雄文膽蒙塵,實力未降,但永遠無法再上一步,大儒的修齊治平四境中,他永遠維持在治國之境,難以達到平天下之境。

    但是,與慶國和宗家關係密切的大儒翁實道:「思道兄,西聖閣若是強令,我等自然遵從,但西聖閣之令大不過人族之令。以在下愚見,人族可以聯手合作,但死亡階梯還是免了。」

    不遠處的聽雷大儒夜鴻羽道:「既然翁大儒如此有自知之明,自知是愚見,不開口也罷。」

    翁實面色極冷,猶豫數息,終究不想與這位平天下之境的夜鴻羽衝突,沒有反擊。

    雷空鶴不言不語,宗文雄道:「諸位應該知曉一件事,葬聖穀神物眾多,但若死在其中,即便獲得無盡寶物也無濟於事。人族,需要活著離開葬聖谷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會獲得足夠的神物寶物,才會有助於人族。說一句珠璣先生不願意聽的話,若珠璣先生戰死葬聖谷,而老朽僥倖存活,那老朽即便帶著很少的神物,對以後人族的幫助也大於珠璣先生。」

    劉思道問道:「宗兄與方虛聖比又如何?」

    宗文雄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衣知世雖然有賢名,也有許多著作,也有鎮國詩篇,可對人族抗擊妖蠻的作用並不大。但方運不同,傳世戰詩詞流傳甚廣,驚聖文章更是對人族有巨大的影響,即便歿於葬聖谷,也不是區區宗文雄可比。

    「空鶴先生認為如何?」孟靜業問。

    西聖殿一片寂靜。

    數息后,雷空鶴緩緩道:「在老夫心中,方虛聖便是下一代文豪。」

    說話間,雷空鶴一動不動,雙目依舊混混沌沌,如灰霧繚繞,中有龍蛇之影不斷穿梭。

    眾多大儒微微一笑,雷空鶴先承認方運有文豪實力,可又沒有貶低衣知世,同時也表達的自己的觀點,認為方運與衣知世對人族有相同的作用,變相支持宗文雄與翁實,又不留任何把柄。

    「我很失望。」劉思道直言道。

    西聖殿驟然變冷,如盛夏午後瞬間化為寒冬夜晚。

    劉思道當年與雷空鶴也有交往,相互贈詩,而現在劉思道說出這種話,雖然就事論事,但從某種程度上接近割袍斷義、分席而坐。

    雷空鶴巋然不動。

    劉思道卻不繼續說下去,而是話鋒一轉,道:「書中已經記載諸位本應知曉的事宜,不過,老夫依舊要重複幾句。每當葬聖谷開啟,妖蠻定然會派遣大量大妖王甚至皇者進入其中,對我人族展開獵殺,對諸位來說,在葬聖谷中尋找寶物乃是次要,在葬聖谷中存活、安然回返,方是首要。希望諸位謹記,諸位不是尋找獵物的獵人,而是聖元柱石、人族棟樑!」

    眾多大儒輕輕點頭,到了他們的境界,除非背負什麼,除非涉及聖道,否則不會蠢到為了寶物而在任何地方放縱慾念。

    劉思道目光一暗,道:「聖壁之戰,在歷代葬聖谷中異常慘烈,若是勝算不超過八成,建議諸位放棄進入我人族陵園,也不去其他各族血墓陵園,只前往其餘地方碰運氣。尤其是方虛聖。」

    幾個大儒竟扭頭看方運。

    方運面露無奈之色。

    人族的血墓陵園的入口,便是聖壁峽谷,每位大儒都知道,這次妖蠻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方運通過聖壁峽谷進入血墓陵園。

    因為,像衣知世、雷空鶴或方運這種人族大才,一旦進入血墓陵園,必然會獲得眾聖意念的認可,在裡面獲得強大的力量,足以抗衡各族皇者。

    實際上,葬聖谷中壓制所有非聖位之人的力量,裡面最強大的力量,便是眾聖的力量。

    偏偏眾聖只有死亡后才能進入。

    方運無奈道:「若是我離血墓陵園很近,我會儘快進入聖壁峽谷。」

    「妖蠻不會讓您初入葬聖谷便靠近聖壁峽谷,甚至可能會把您流放到最危險的『半人冢』『畫骨河』或『逆碑山』等等地方。」

    一些大儒的神色出現明顯的變化,因為書中記載,這幾個地方無一不是絕地。

    歷史上,進入絕地后的諸王諸皇要麼死亡,要麼瘋了,沒有一個能全身而退。

    包括多代妖皇,包括人族文豪,包括眾多本應該能踏上聖位的萬界大才。

    人族歷史上著名的瘋大儒,便是從葬聖谷出來后瘋的,沒人知道他到底去了什麼秘地,但聖院一直派人記錄瘋大儒此後說的一切話,整理總結了一些有用的,推測他可能進入過半人冢,記錄在之前大儒們看過的書籍中。

    在場的大儒修養極好,境界極高,普通的事物不會對他們造成絲毫影響,但葬聖谷的絕地不一樣。

    即便半聖談起,也會異常謹慎。

    曾經有一位妖界皇者離開葬聖谷后,不知為何咒罵逆碑山,在下一次葬聖谷開啟后,那皇者及其所有後裔全部死亡,而且死相極慘,身體極度扭曲,每一個死者都好像被無數道酷刑折磨致死。

    笨大儒田松石道:「方虛聖,妖界的確能稍稍影響葬聖谷,但縱然有通天之能,也不會把您送入絕地之中,最多只是絕地邊緣。所以,請您……千萬別勇闖絕地,最後成為古往今來第一瘋虛聖。」

    眾人輕笑,西聖殿的氣氛大為緩和。

    方運笑道:「在您老的心裡,難道我方運是那麼笨的人嗎?就算要去絕地,也要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才行。」

    大儒們詫異地看著方運,因為方運的語氣彷彿在說,若是有可能,他真的會一探葬聖谷絕地。

    「您真是……」田松石無話可說。

    就在此時,宗文雄與翁實相視一眼,明顯是之前有所圖謀,現在準備出手。

    宗文雄突然道:「葬聖谷非比尋常,百年也只有一次,進行死亡階梯並不無可。以我之見,不如諸位通力合作,貢獻我們所知有關葬聖谷的一切,即便我們將來在葬聖谷中陣亡,也能為人族為後人留下寶貴的財富。我願意勸說家主,促成此事!」

    一旁的翁實立刻道:「老朽贊同文雄兄的提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