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鴻羽點點頭,接過聖氣團,收入文宮。

    就見他周身紫袍鼓盪,隨後橫絕一界的強大氣息向外擴散,方運全身筋肉收縮,背後發涼。

    一片半透明的球形空間出現在夜鴻羽周圍。

    這家國天下半徑五里,在夜鴻羽的腳下,是一處龐大的建築群,與一國京城極像,恢宏壯觀,氣象萬千。京城巨都之外,則是青山白河,綠田黃土,若化虛為實,必然是一方沃土,養育萬民。

    不過,這家國天下之中,毫無一絲生靈的氣息,也並無飛禽走獸或男女老少,宏大而空洞,仔細看去內心彷彿失卻一塊,空落落的。

    在這家國天下外放的一剎那,夜鴻羽周身雷電如網,凝聚成鎧,雙目之間天威浩蕩,一身氣息宛若此間主宰。

    在夜鴻羽的頭頂,浮現一輪圓月,高照世間,霜落大地。

    大儒才氣,化為明月。

    家國天下不破,才氣明月不墮,大儒不敗。

    方運眼中浮現一抹嚮往之色,家國天下,才氣明月,皆是大儒強大的手段,一旦經過長久磨鍊,家國天下與自身契合併孕育戰鬥之力,大儒便會輕而易舉超過同位階的普通大妖王,跟聖子大妖王有一拼之力。

    大儒之下,人族沒有任何防護力量能承受同層次的妖蠻的天相、聖相或神相一擊,但家國天下之力若無比凝實,有可能接下。

    家國天下的根基是文宮,本源是才氣,力量性質與文台有關,持續時間與文膽有關,強弱則與方方面面有關。

    不同的家國天下,側重點不同,比如農家大儒的家國天下必然會在此間天地中孕育生靈,即便矇昧無知如行屍走肉。

    這夜鴻羽不同,家國天下中面面俱到唯獨缺少生靈氣息,那是因為他把最強的力量凝聚於聽雷古劍之中。

    一旦展開家國天下,他的聽雷古劍威力暴增。

    方運又看了看夜鴻羽,未見天命之形。

    鍛造天命方能成就文宗,天命虛無,昊天無形,但人若利用必有形質。

    天命乃是通往半聖的門戶,所有大儒都會將其隱藏於家國天下中,一旦被破,輕則文位驟降,聖道之路斷絕,重則當場離世。

    若聖道有成,晉陞半聖,則家國天下可化文界,而天命則會在文界之中與聖道媾和,以外界之物為依託,成半聖文寶。

    各族聖道寶物皆是如此。

    夜鴻羽飄然下落,在離水面十丈高便停下,半透明的家國天下碰觸河水或地面等外物皆會相融,好似家國天下並不存在。

    隨後,夜鴻羽開始急速飛行,家國天下的力量遍及周身五里內,感應人族靈骸。

    方運跟在後面,也位於夜鴻羽的家國天下中,仔細感受家國天下的力量,心中卻在想,自己若形成家國天下,或許能夠感應人族、龍族與古妖三族的靈骸。

    周身五里內看似很大,但相對於廣袤的裂月湖卻微不足道。

    兩人以原本的埋骨之處為中心,找遍方圓數百里的地方,並未找到,於是擴大範圍。

    繼續深入裂月湖,霧氣更加濃密,可見距離降到十八里。

    兩人再度搜尋了半個時辰,方運突然發現夜鴻羽猛地望向西北,隨後心中生出警兆,也隨之望去,同時本能地外放真龍古劍。

    就見下方的大河之中,兩頭奇特的怪物躍出水面,直直飛來。

    怪物的外形是兩條大魚,體長二十餘丈,大魚除了骨骼其餘地方完全透明,好似水做的一樣。

    它們的骨骼並非是魚類的骨骼,而是兩頭妖族的骨骼,而且殘缺不全,在骨骼之外,覆蓋著厚厚水,構成了它們的身軀。

    兩頭怪魚的雙眼部位,彷彿鑲嵌著兩顆火紅的寶石,紅色雙眼開裂,裂痕漆黑,邊緣則有淡金色光芒。

    一道道兇狠瘋狂的氣息自兩頭怪魚身上散發,令人心悸。

    「凶靈。」方運道。

    夜鴻羽仔細看了一眼,道:「無非是兩頭三境凶靈而已。」

    說完,聽雷古劍呼嘯而去,一路雷霆轟鳴,電光閃爍。

    夜鴻羽的聽雷古劍乃是人族大儒一絕,若是普通的三境大妖王遇到,除非發動神相之擊,否則最多一息便會被斬殺。可現在聽雷古劍落在這兩頭凶靈身上,竟然只能不斷斬落其水之身體,無法傷其骨骼。

    兩頭凶靈毫無畏懼,明知不敵也奮力前沖。

    方運感慨道:「聖氣孕育之物,果然不凡。」

    夜鴻羽道:「不錯,此間聖靈凶靈,若無聖氣需耗費大量時間。」說著,一縷聖氣飛入聽雷古劍。

    聽雷古劍表面雷霆暴漲,電光蔓延百丈,滋滋作響,那兩頭凶靈只是稍作抵抗,便被聽雷古劍斬殺。

    隨後,周身閃爍著白熾雷霆的聽雷古劍回返。

    夜鴻羽神態淡然,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凶靈一死,組成身體的水消散,骨骼也化為碎粉,但四顆黑痕赤眼卻落在水中,被夜鴻羽收走。

    夜鴻羽隨手拋給方運兩顆。

    方運自然知道用法,把兩枚黑痕赤眼放到雙目之前,才氣湧出,融合兩縷聖氣將其包裹,從中吸收血色的奇異力量。

    隨後,融合才氣、聖氣與血色的力量回返,留在方運的雙目之中。

    方運的雙目浮現一抹血光,隨後隱而不見。

    方運眨了一下眼,雙目出現變化,泛著淡淡的紅色,而且出現細微的黑色裂痕,與黑痕赤眼有著類似的形態與氣息。

    現在,方運的可見距離暴增到三十里,幾乎是之前的兩倍。

    凶靈的黑痕赤眼離了葬聖谷便會消散,但在葬聖谷內,用處極大,甚至可以說,在許多地方沒有吸收足夠的黑痕赤眼寸步難行。

    像這裂月湖,再前行五萬里,那即便是夜鴻羽也只能見五丈遠的地方,如此距離堪稱死地,但若吸收過足夠的黑痕赤眼,即便在更深處也能看到幾十裡外的一切。

    而在一些地方,比如懸天江中,若想捕捉聖氣,若想感知聖氣團或聖氣團,必須要藉助這黑痕赤眼的力量。

    甚至有大儒曾笑談,在葬聖谷的少數地方,比拼的不是誰聖氣多,而是誰吸收的黑痕赤眼多。

    夜鴻羽吸收兩顆黑痕赤眼后再次尋找,而家國天下的半徑增加了百丈。

    經過兩天的苦尋,夜鴻羽突然停下,隨後加速飛行一處河流中,從河底的淤泥中抓出一具表面泛著淡金色光芒的人族骸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