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百里水母在如在水中,輕輕飄蕩,許多觸手如同看到獵物一樣輕輕顫抖起來,隨後外放出一道凌厲的神念掃過方運與貪風,發覺兩人的確有古妖傳承,才漸漸安靜下來。

    離百里水母很近有一頭奇特的烏賊,全身漆黑,觸手上的吸盤鮮艷如血,與吸盤上白森森的倒鉤利齒交相輝映。

    深暗烏賊一族與負岳一族世仇極深,曾經多次爭鬥廝殺,尤其在古妖戰勝龍族成為萬界之主后,兩族無所不用其極,以星空為海,戰鬥多年。

    直到妖蠻崛起,兩族才暫時握手言和,但兩族的仇恨已經根植於血脈之中。

    方運與深暗烏賊目光相交的一剎那,雙方眼中都閃過無法抑制的殺意。

    三面猿站在另一座丘陵上,雙臂抱胸,面帶冷笑,頭顱兩側的兩副面孔輕輕蠕動,隨後恢復平靜。

    深暗烏賊突然觸手亂舞,發出奇特的怪叫,然後道:「負岳一族真是廢物,自己搶不到聖人指,竟然去搶三面猿的。貪風,眾星之巔上的那位若是知道你做出這種事,怕是能被活活氣死。」

    方運面色不變,貪風那蛇目中閃爍著凶厲的光芒,道:「這是我們與三面猿之間的私仇,你若敢參與,那便等於向我貪風一族宣戰,即今日起,不死不休!三面猿!」

    貪風說完不理會驚詫的深暗烏賊,向三面猿暴喝一聲。

    三面猿笑嘻嘻道:「兩位這是搶不到我的聖人指,跑來造謠生事?諸位同族評評理,貪風害我也就罷了,竟然跟人族勾結在一起,真是下賤到了極致。」

    貪風勃然大怒,長長的信子嘶嘶作響,怒道:「三面猿,早就知道你巧言令色,顛倒是非,今天算是見到了。諸位同族,此事經過很簡單,我與方運在奉顱山脈相識,聯手進入陰靈原,后遇到三面猿,便與它聯手。我們三人去了一處月地,我與方運阻擋五境陰霧凶靈,他負責摘取聖人指。因為其中一朵聖人指從下品晉陞為中品,三面猿動了邪心,它摘取兩株聖人指后,突然使用三面猿啼攻擊我們,多虧方運相救我才避免死於凶靈之手!沒想到,他到了陵園竟然栽贓誣陷我們兩人。」

    三面猿笑嘻嘻道:「諸位聽到了吧?我之前就說過,他們兩個一定會編造謊言,可惜,沒人會相信你們。你說是我搶了你們兩個的聖人指,拿出證據來!」

    貪風胸口起伏,看了一眼方運。

    方運自然明白,貪風身上的秘密太大,甚至可以說是貪風一族立身的根本,絕不可能公布出來。

    方運朗聲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自己是如何得到這兩株聖人指的?」

    「你怎麼明知故問?我是靠五境靈骸擋住那五境凶靈,自己摘取聖人指,可惜後來你與貪風突然出手偷襲,我不得不捨棄五境靈骸逃跑。想必那五境靈骸為了阻攔你們,已經粉身碎骨了。」三面猿道。

    貪風怒道:「你也配有五境靈骸?你那三境靈骸還是我與方運相助才能得到,不然你一無所有!」

    三面猿無奈一攤手,道:「聖人指在我手上,我先到了古妖陵園,正準備等那處秘地開放,正在積累力量。你們若是沒有別的事,老老實實留在這裡,我們不會因為你們搶奪聖人指而趕你們走。若你們繼續糾纏不休,可就不要怪我召集同族趕你們離開!」

    那蟹蛛突然嘿嘿一笑,道:「妖蠻已經知道方運進入此地,外面有一頭皇者要我交出方運,想必用不了多久,會有大批妖蠻趕到,堵在入口外。」

    三面猿笑道:「兩位放心,即便你們兩個做出那等下賤之事,我也不會敢你們走。畢竟,你們是古妖,我不會和你們一樣無恥。」

    方運面色冰冷,而貪風簡直氣炸了肺。

    那獅頭虎身的英洪開口道:「我看,不如三位向母神星起誓。」

    三面猿立刻道:「我贊同。」

    貪風冷哼道:「誰都知道三面猿可欺天瞞地,你雖起誓,但你另外的面孔可以瞞天過海。一旦起誓,結果必然是毫無變化。更何況,這裡是葬聖谷,母神星管不到這裡,只有出了谷才會被影響。」

    「你這是不敢起誓?只要我們向母神星起誓,若是有所欺瞞,對自身還是有所損害。」深暗烏賊煽風點火道。

    貪風瞥了深暗烏賊一眼,立刻向母神星立誓。

    眾人看向方運。

    方運也以負岳的身份向母神星起誓。

    最後眾人看向三面猿。

    三面猿面不改色,也向母神星起誓。

    貪風盯著三面猿,道:「好!你雖然能瞞過母神星,但定然會付出不小的代價。這葬聖谷內不便死斗,等出了葬聖谷回到眾星之巔,我會第一時間向你發起挑戰!」

    眾妖這才明白,貪風之前是古妖引誘三面猿起誓。

    方運坐於武侯車上,一甩手中文寶扇,一邊輕輕扇動,一邊道:「這葬聖谷,它出不去。」

    「好大的口氣!」深暗烏賊搶先道。

    方運神態淡然,眉毛輕動,看著深暗烏賊道:「怎麼,你們深暗烏賊一族這是要插手此事?」

    「我只是站在公允的立場說幾句話而已。聖人指在三面手上,那就是他三面的,你們沒有確鑿的證據,就不能說是你們的。更何況,這裡是葬聖谷,就算如你們說的一樣,是三面猿搶到了聖人指,那又怎麼樣?外面的規矩和這裡的規矩不一樣!被搶只能說你們活該,只能說你們兩個蠢!」深暗烏賊說完放聲大笑。

    方運臉上閃過一抹怒色,緩緩道:「這葬聖谷的規矩是和外面不一樣,但一顆心沒有變。你可以說我與貪風倒霉,你也可以保持不作惡一言不發,但你反罵受害的我與貪風蠢,過了!」

    「過了又能怎樣?」深暗烏賊發現方運被激怒,更加得意洋洋。

    「此事本來只和我們兩人與三面猿有關,你身為外人,說兩句閑言碎語也就罷了,但你不分青紅皂白辱罵我,我需要一個道歉!」方運從武侯車上站起來,高高昂起頭。

    所有古妖盯著方運,眼前明明只是一個青衣書生,執扇而立,可在感知中,那裡站著一尊偉岸的巨人,如山嶽聳立,如皓月在天。

    「我不道歉又如何?」深暗烏賊譏笑道。

    「那就按我的規矩辦事!」方運深深看了對方一眼,掃視一眾古妖,甚至在百里水母那等凶物前都無所畏懼,隨後坐在武侯車上,手臂搭在扶手之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