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邊用神念控制行流,一邊感應行流的能力,心中很滿意。

    行流非常強大,除了在海中實力大降,在任何環境都極強。

    歷史上,行流一族的三尊半聖在聖骨沙漠,攔截億萬妖蠻大軍,牢牢抵擋十倍數量的妖蠻半聖十二天,最終等來援軍,擊潰敵人。

    現在的行流雖然不如活著的時候靈活,但因為有大量聖氣溫養,身體還在全盛時期之上,只是有幾種特別的天賦無法使用,不過,行流一族的最強天賦身化星河還存在於這具靈骸之中,只不過每使用一次力量都會大幅度削弱。

    方運取了一滴行流的血液,送入古妖文台,古妖文台上多出一頭行流雕像。

    古妖文台外放出奇異的力量,連接方運的文宮與行流,讓行流的皇者靈骸多了一些靈動。

    行流如同一條小河一樣在樹林中流動,所過之處沒有任何異樣,草木不折,樹葉不落,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但過了百息后,所過之處的所有草木盡皆出現細微的枯萎痕迹。

    行流吸收所過之處的部分水分和生機。

    古妖一共在藍土山脈埋藏了十具皇者靈骸,方運駕馭行流一一尋找,最終一無所獲,其餘靈骸要麼消失不見,要麼殘缺得無法稱之為靈骸只能算是殘骸。

    「一具夠了!」

    在藍色的山脈之中,一片流水以極快的速度在樹林中穿行,很快離開了藍土山脈,抵達正常的黑色沃土。

    行流的身體迅速變化,全身顏色與沃土相近。

    方運穩坐武侯車,手持月樹果核,心中思索,要不要去想辦法去一處凶樹部落,吸收一幅凶樹圖。

    「那黑豹大妖王十分厲害,竟然能進入凶樹圖的中心,憑藉行流,我也能做到,但必須要使用身化星河,這意味著我再無餘力破壞妖蠻的祭祀血樹。孰輕孰重,不能混淆。」

    方運輕輕搖頭,否決了用月樹果核攝取凶樹圖的念頭,直奔血樹而去。

    葬聖谷中瞬息萬變,兩界山上戰事如沸。

    妖界終於按捺不住,出動了大妖王,而人族大儒也開始出手,平天下之境或實力更強的大儒成為人族的核心,展現平天下的力量,開立天下,展開防守。

    天空之中,無數光芒閃爍,城牆之上,喊殺衝天。

    衛皇安頭髮皆白,紫衣破碎,全身浴血,躺在擔架之上。

    抬著擔架的是戰時救護所的兩個男人和兩個女人,根據方運的命名,四個人都屬於救護之士,在軍中簡稱護士。

    四個護士小心翼翼抬著這位不要命的大儒,生怕一不小心摔倒。在擔架一旁,還有一位醫家進士緊緊盯著衛皇安,眼中滿是惋惜。

    衛皇安連番作戰,多次使用了消耗壽命的《過零丁洋》,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力量增強自身的戰詩詞,挽救了許多人。

    現在,衛皇安深受重創,命不久矣,即便半聖也無力回天。

    擔架路過之處,附近官兵和讀書人都露出敬佩之色。

    感覺到那些人的眼神,衛皇安輕輕鬆了口氣。

    兩界山開戰伊始,他就主動請命趕赴戰場,而現在,他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衛皇安深知一點,即便有方運在,血芒界也並非安如磐石,人族的安寧從來不是說出來的,而是殺出來的。

    人族敬重方運,但對血芒界的讀書人卻並不看重。

    所以,衛皇安選擇一條絕路,用自己的鮮血來獲得人族對血芒界的尊重。

    衛皇安只覺全身破碎,吃力地微微睜開眼,望向兩界山城頭的戰場。

    最近處有八座高低不同、形貌相異的半透明山峰屹立在上空,每一座山峰之上,都站著一位大儒,而最中心最高的山峰如同縮小的泰山,上面站著一位平天下之境的大儒。

    八座山峰渾然一體,皆在那位平天下之境的大儒的家國天下內,即便面對數十大妖王圍攻,也屹立不倒。

    除此之外,其他各處皆有異象顯現,家國天下成為戰場上的絕對主力。

    衛皇安緩緩閉上眼,細語慢聲道:「我不行了,去給我拿一件大儒文寶胚子,最好是毛筆。要……快。」說完,衛皇安急促呼吸。

    擔架一旁的醫家進士面露悲色,無奈地傳書。

    四人把衛皇安抬到城牆的升降梯,徐徐下降,不多時,升降梯降到地面,四個人抬著擔架出來,醫家進士跟在身後。

    一位面色萎靡的大儒帶著兩個進士早已站在門前,面帶悲痛之色,望著衛皇安。

    衛皇安睜開眼,卻咧嘴一笑,緩緩張開手。

    那大儒微微點頭,從含湖貝中拿出一支漆黑的毛筆,雙手托著,恭敬地遞到衛皇安手中,即便他已經是四境大儒,而衛皇安不過是一境修身。

    「人族不朽。」

    衛皇安低聲說完,握緊那支文寶筆,慢慢閉上雙眼,將自己的才氣送入毛筆之中,並形成自己最喜歡的大儒戰詩《開天吟》。

    附近路過之人都微微低頭,以示尊敬。

    讀書人之所以比尋常人家健壯長壽,皆因才氣的力量,而將才氣注入物品形成文寶,耗費的是才氣本源,從此以後,文宮之內才氣枯竭,文宮很快會坍塌,其人也會快速衰老羸弱最後死亡。

    像衛皇安這般重傷之人,一旦將戰詩封入文寶,會立即死亡。

    這樣的場景幾乎天天都會出現。

    幾個曾與衛皇安一起作戰的讀書人流下熱淚,衛皇安是他們見過最英勇也最無私的讀書人之一,於是皆在心中暗暗發誓,今晚就去論榜宣揚衛皇安的事迹,讓人族銘記這位英雄。

    不多時,毛筆突然發出潔白的光芒,照耀百丈之內的天地,所有人都感到暖意涌動。

    那白光旋即收斂,進入成形的文寶筆中。

    衛皇安嘴角噙著微笑,緩緩鬆開手。

    一件新的大儒文寶筆出現在他的手中,繼承他的力量,也繼承他的精神。

    一旁的大儒懷著沉痛的心情取出乾淨的白布,籠罩衛皇安,並鄭重取走那支新的大儒文寶筆。

    這位大儒雙手捧著文寶筆,深吸一口氣,微微低頭,輕聲唱誦陶淵明著名詩作《輓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