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快要繞過山峰的時候,目光一閃,就見行流迅速縮小,化為十丈大小,而鷹皇與蛇皇靈骸也縮小,融入行流身體,不會被外界看到。

    「狼淵王,我們又見面了!」

    方運坐著殘破的武侯車,由行流載著車,從山峰後面出現。

    狼淵王與身邊的鼠汰王嚇了一跳。

    「方……方……方……」

    那三境鼠汰王體長十二丈,看著頗有氣勢,卻嚇得說不出完整的話,狼淵王則比較鎮靜,但仔細一看驚道:「你已經是三境大儒?」

    「我前些日子聖運亨通,一不小心就晉陞三境大儒。這還要多謝狼淵王你,若不是經過你的磨礪,我也不會如此快便能晉陞三境。」方運微笑道。

    鼠汰王疑惑地看著狼淵王,狼淵王面色微變,巨大的狼頭向前一探,鼻子皺起,喉嚨里發出嗚嗚的低鳴,雙目閃爍著赤紅的光芒。

    「既然你自尋死路,那本王就成全你!」說著,狼淵王邁步向前。

    鼠汰王這才清醒,眼中滿是興奮之色,忍不住道:「看來是月樹眷顧、祖神垂憐啊,這可是天大的好處送上門來。狼淵王殿下,您要是殺了方運,可別忘了分潤給我一點好處,一點點就夠了。」

    狼淵王本來因為沒能殺死方運心情大壞,但現在聽到鼠汰王的奉承,甚至稱呼自己為「殿下」,把自己當皇者,大為高興。

    「你放心,只要殺了方運,我也會為你請功,眾聖不介意額外賞賜你。」

    「多謝狼淵王殿下,多謝狼淵王殿下!」鼠汰王激動得眼淚汪汪,鼠須直抖。

    「方運,本王可與之前不一樣了!」

    狼淵王驕傲地昂起頭。

    狼淵王的身側,除了站著之前的四境虎族靈骸,還有一頭完完整整的五境龜族靈骸。

    龜族靈骸在葬聖谷屬於最好的靈骸之一,因為龜族善守不善攻,可成為靈骸后,身體可以被當成武器砸出去,堪稱攻守一體,不弱反強。

    「另外,本王手頭的聖氣團至少有七百之數!今天,你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狼淵王眼中殺機濃烈。

    「你哪來如此多的聖氣?」方運沒想到不過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狼淵王竟然得到如此多的聖氣團,即便是自己有三族地圖,有三族傳承,也是費盡心機請他人幫忙才湊夠數千聖氣團。

    「你說你經過本王磨礪後晉升三境,那本聖也可以說,遇見你之後,本王的運氣變好,不斷獲得聖氣團與靈骸。這次遇到你,或許是本王此生最幸運的事。你便留下來吧!」

    狼淵王說著,突然伸出右前爪,狠狠向方運拍下。

    就見方運上空突然多出一隻方圓十丈的巨大狼爪,黑色的狼爪無比尖銳,甚至反射這微光,爪子上的狼毛清晰可見,栩栩如生。

    方運眼睛一眯,沒想到這狼淵王比之前又有了突破,竟然掌握了氣血極為高明的境界,虛實相生。

    即便是晉陞皇者的敖雨薇,都因為年紀太小未能掌握這種靠多年修鍊才能掌握的手段。

    這一爪看似平平,但威力遠超普通大儒戰詩,幾乎相當於狼淵王近身全力一擊,只比聖相之擊稍弱而已。

    「還可以。」

    方運周身白光一閃,直徑十里的家國天下全力外放。

    轟!

    強大的巨爪砸落,猶如豆腐砸石,瞬間崩裂,家國天下僅僅是表面泛起少許波紋,波紋沿著球狀的家國天下蔓延,擴散到一裡外便消失,都沒能波及全部的家國天下。

    狼淵王與鼠汰王愣在原地,三境大儒的家國天下抵擋這次攻擊不算什麼,但僅僅泛起如此少的波紋,整個家國天下都沒有震動,這太顛覆常識了。

    鼠汰王喃喃自語:「就算是文豪的家國天下,也不過如此吧?」

    狼淵王面色無比難堪,問:「方運,你這是幻術,還是真實實力?」

    「不值一提的小手段罷了。」方運道。

    狼淵王看了一眼鼠汰王,鼠汰王立刻暗中傳音道:「這方運既然敢來,必然有所依仗,我看殿下您不如和他談談,看他想要什麼。若是談不攏,再下手不遲。」

    狼淵王點點頭,轉頭看向方運問:「方運,你這次突然出現找我,是為了什麼?」

    「時間有限,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今天我找你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想打聽神賜山海的大概範圍。」方運靠著椅背,有些慵懶。

    狼淵王勃然大怒,吼道:「你再說一遍!」

    「好啊,我就是想知道神賜山海的事。」方運面帶微笑,絲毫沒有被狼淵王嚇到。

    「你剛才偷聽我們兩個說話?」

    「準確地說,不是偷聽,是你們主動告訴我的。」方運道。

    「放屁!」狼淵王罵道,「神賜山海是什麼,你只怕比我們還清楚,讓我告訴你大概範圍?做夢去吧!」

    狼淵王說話間,利齒從爪子中緩緩探出,它對方運的容忍已經到了極限。

    鼠汰王則問:「那第二件事呢?」

    方運笑道:「這第二件事得由狼淵王自己選擇。」

    「什麼選擇?」狼淵王問。

    「選擇我殺了你,還是你臣服我!」方運緩緩道。

    「我要殺了你,把你的每一根骨頭都嚼碎!」狼淵王怒不可遏,大吼著沖向方運,兩頭靈骸同時出分手。

    一旁的鼠汰王立刻行動起來,從右側繞去,準備配合狼淵王。

    「看來你很不高興,不過我們人族教化萬界,再給你一次機會選擇。」

    方運說完,鎮罪文台浮現,就見鎮罪偏殿大門打開,數以千計的粗大鎖鏈飛出,鎖鏈之後,跟著飛出一頭巨大的罪龜。

    和之前普通的鎖鏈不同,現在的這些鎖鏈表面附著大儒才能掌握的浩然正氣、枯朽之力和聖氣。

    五境龜靈骸連最基本的攻擊都沒有用出,就被罪龜的鎖鏈捆了個結實,然後被生生拖進鎮罪偏殿中。

    與此同時,蛇皇靈骸與鷹皇靈骸從行流身體內飛出,蛇皇靈骸撲到狼淵王那四境虎族靈骸身上,一口咬掉靈骸的虎頭。

    鷹皇靈骸則直飛到鼠汰王的上空,一爪子抓起鼠汰王,聖氣噴涌,不過剎那間,封住鼠汰王的心核,讓鼠汰王再也無法控制自身氣血。

    鷹皇靈骸雖然殘缺,但境界上比鼠汰王整整高了三重!

    與此同時,行流突然化為湖泊,包圍狼淵王。

    狼淵王目瞪口呆,做夢也想不到,不過一眨眼的工夫,自己就被方運困鎖。

    整個過程如此簡單,以至於精明的鼠汰王都懵了。

    三頭皇者靈骸?戰鬥已經結束了?

    兩頭大妖王滿腦子問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