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鼠汰王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哀怨道:「怎麼什麼事都瞞不過您?在您面前,我感覺自己在面對一尊半聖!」

    狼淵王低聲道:「之前見面的時候還沒這種感覺。」

    鼠汰王輕嘆一聲,繼續道:「古皇林之所以叫古皇林,是因為那裡曾經是古妖與妖蠻的一處星辰戰場,最後被吸入其中。裡面最多的便是皇者虛影,當然,也有各種靈骸。這些大家都知道,但我們鼠族有一種秘法,能將古皇林的皇者虛影融入靈骸之中,讓靈骸實力倍增。」

    「還有呢?」方運問。

    鼠汰王翻著白眼道:「古皇虛影……其實可以被我們吸收,我這次去古皇林,就是要尋找鼠族皇者,吸收其虛影。」

    狼淵王大驚道:「怪不得離開葬聖谷的鼠族后必成皇者,原來是這樣,這種秘法為什麼不告訴全妖界?」

    鼠汰王冷哼一聲,道:「吸收皇者虛影不僅危險,而且還需要古皇林中才有的神物,名為『皇樹果』。只有把皇者虛影吸入皇樹果中,我吃下皇樹果,才能將其吸收。皇樹果很多,甚至可以說非常多,但前提是有命去採摘。除了我們鼠族使用縮毫術,別的族很難採到,若是把這個消息告訴妖界,我們鼠族必然會被各族逼著去採摘,甚至全族都會被培養成采果子的奴隸,換你們狼族願意嗎?」

    狼淵王啞口無言。

    方運道:「很好,到時候我們就去古皇林,你幫我采一顆。」

    鼠汰王無奈地點點頭。

    「輪到你了。」方運看向狼淵王。

    狼淵王急忙道:「我們狼族可沒有什麼秘密,神賜山海我可以告訴您,但別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那葬聖谷密圖呢?」

    狼淵王與鼠汰王面色大變。

    鼠汰王忙道:「我們各族的秘密無妨,但這種全族機密最怕泄漏,所以臨走前我們都被種下聖術,一旦泄露葬聖谷密圖,必死無疑。」

    「那就說神賜山海吧。」方運知道妖界會封鎖葬聖谷密圖,就算得不到也無妨。

    狼淵王道:「神賜山海出現過四次,每次都有我們妖蠻在附近,所以總結出經驗。具體我也不知道如何,但妖皇殿下告訴我,若想進神賜山海,可以去蛇樹林東南五千里遠的一處赤山找他,很顯然,此次的神賜山海,必然在赤山附近顯現。」

    神賜山海一旦出現,會出現巨大的異象,半個葬聖谷都能看到。不過神賜山海出現的有期限,若是離的太遠,根本來不及趕到。

    方運靜靜地看著狼淵王,神色頗有些玩味。

    兩頭大妖王也不知道方運想什麼,不敢說話。

    「這不是妖皇給我設的圈套吧?」方運問。

    狼淵王急忙搖頭道:「不可能。葬聖谷這麼大,你我再次相見的機會太小,再說了,我若去了赤山,妖皇不在那裡,他拿什麼給你設圈套?若他在那裡,只可能是神賜山海能讓他等待。」

    「他是想一舉兩得。」方運深深看了一眼狼淵王。

    狼淵王一愣,這才明白。

    鼠汰王小聲嘀咕:「用神賜山海做誘餌,這份膽識和魄力真不一般,怪不得人家是妖皇。」

    狼淵王道:「妖皇怎麼知道我會被方運抓住?」

    「你實力什麼樣兒自己心裡沒個數嗎?」鼠汰王譏笑道。

    「你……」狼淵王氣急敗壞。

    「玩笑!玩笑!」鼠汰王急忙笑嘻嘻道歉。

    「他這是下了一步閑棋,能不能讓我知道,都無所謂。」方運說出妖皇的真正用意。

    方運的右手輕輕敲擊武侯車的扶手,文宮中的神念卻在觀看葬聖谷地圖,古皇林離這裡不遠,但前往赤山的路途很漫長。因為從這裡到赤山的直線距離不斷長,可安全的道路必須繞過數個凶地和絕地,要花十幾天的時間。

    狼淵王與鼠汰王偷偷觀察方運。

    片刻之後,方運望著遠方,眼中似映照蒼穹,道:「他有雄心撒巨餌,我亦膽藏吞天志!」

    狼淵王與鼠汰王暗暗佩服。

    方運收回目光,道:「給你們兩個選擇,跟我走,離開葬聖谷后還你們自由,或者留在這裡。」

    「跟您走!」鼠汰王斬釘截鐵道。

    狼淵王無奈道:「我還想活著,還是跟著您走吧,在虛聖手下當俘虜不丟人。」

    「何止不丟人,簡直是天大的榮耀,等方虛聖封聖后,咱們便可自稱聖人弟子。」鼠汰王一副自豪的模樣。

    狼淵王白了鼠汰王一眼。

    「發誓吧,在誓言中加上山中聖的名字。」方運道。

    兩頭大妖王心中一凜,很顯然,方運與山中聖的關係不一般。

    兩頭大妖王很快發誓,在葬聖谷中追隨方運不背叛,但離開葬聖谷后,契約便解除。

    「很好,不過,我還要防你們一手。」方運說著,對準兩個人的胸口各點一下。

    就見兩點灰黃色的光芒飛出。

    兩頭大妖王在看到那黃光的一剎那,全身毛髮炸起,血脈中的本能讓它們如臨大敵。

    那黃光看似只是一個小點,但在出現的一剎那,放入兩顆星球飛來。

    兩點黃光不受阻礙地進入兩頭大妖王的心核之中。

    狼淵王與鼠汰王臉上的血彷彿被抽干,滿面恐懼。

    鼠汰王的腿在打顫。

    過了好一會兒,鼠汰王才試探著問:「這……這是聖道偉力?」

    狼淵王緊緊盯著方運。

    「一點運氣而已。」

    兩頭大妖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滿臉絕望,這才明白,方運能搶到石胎血卵,果然有不一般的手段,三境大儒掌握聖道偉力,太嚇妖了。

    「先去古皇林,如果有合適的皇者虛影,我這三頭皇者靈骸也可融入。」方運道。

    「殿下,古皇虛影很多,您若是實力強大,可以讓一頭靈骸吸收多個虛影,吸收的越多,則越強大。」

    「多了未必好。」方運漫不經心掃了一眼鼠汰王。

    鼠汰王乾笑兩聲。

    「我們走吧。」

    行流化為百丈巨妖承載方運,鷹皇與蛇皇靈骸則分左右保護方運,兩頭大妖王跟在行流兩側,一起向古皇林方向奔跑。

    不一會兒,鎮罪文台再度出現,巨大的五境龜族靈骸落在行流身上,被方運控制。

    狼淵王滿臉哀怨,那麼好的靈骸還沒捂熱乎就沒了。

    狼淵王與鼠汰王一路沉默,偶爾偷偷觀察方運,發現他神色凝重,不知道在思索什麼大事,也不敢插嘴。

    過了一會兒,方運轉頭看向狼淵王。

    「聽說你聖氣團很多?分我一半。」

    狼淵王一腳踏空,差點栽在地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