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您可是虛聖,不能如此直接。」狼淵王忠心地勸諫道。

    「虛聖也得吃飯。」方運道。

    鼠汰王在一旁攛掇:「狼淵王,有方虛聖在,誰敢傷你?聖氣與其留在你手裡,不如送給方虛聖驅動皇者靈骸。」

    「自從上次與方虛聖對戰後,我深知聖氣不足,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尋找聖氣上,其他什麼都不顧了,這一張口就損失一多半,我接受不了……」狼淵王的心在滴血,其實,他之前說有七百多聖氣團是虛張聲勢,一共也只有五百餘團。

    「這種事,就跟妖生一樣,眼一閉,也就過去了。狠狠心,怕什麼?也就一半而已,你現在不給,接下來方虛聖覺得一半太少了,可別說老弟沒幫你。」鼠汰王一臉誠懇。

    狼淵王怒視鼠汰王,這哪裡像是同為妖族,簡直就是天生的敵人。

    「鼠汰王的話非常公允。」方運點頭稱讚。

    鼠汰王樂開花,狼淵王一聽完了,乖乖地外放聖氣團,就見一個又一個淡黃色的光球飛向方運。

    鼠汰王道:「咱們妖族做事,豈能如此磨蹭?湊個整,送四百算了。」

    「善。」方運道。

    狼淵王猛地扭頭看著鼠汰王,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雙目之中氣血澎湃,眼珠好像隨時能爆開。

    鼠汰王一臉無辜的樣子,道:「你說有七百多聖氣團,湊個整送四百,你虧不了多少,何必跟方虛聖斤斤計較,從此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了。」

    狼淵王氣得路都走不穩,生怕鼠汰王再說下去自己更倒霉,立刻獻上四百聖氣團,然後低著頭生悶氣。

    過了一會兒,方運看向鼠汰王:「你呢?」

    鼠汰王一愣,狼淵王頓時狂笑。

    鼠汰王愁眉苦臉道:「方虛聖,自從進了葬聖谷,我一直東躲西藏,哪裡有多少聖氣,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藏私。不如這樣吧,我獻給您十個聖氣團意思意思,如何?」

    狼淵王大怒道:「你想死嗎?在方虛聖來之前,你還說你在葬聖谷頗有收穫,絕對不會拖我後腿,現在竟然欺騙方虛聖?你這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你……」鼠汰王氣得說不出話來。

    狼淵王又道:「看我幹什麼,還不趕快拿出來?就算聖氣團不多,你也應該有其他神物。有方虛聖在,你要那些神物也沒什麼大用!拿出來吧,眼一閉,眼一睜,也就過去了。」

    鼠汰王咬牙切齒地看著狼淵王,最終無奈道:「方虛聖,我的聖氣真不多,是有一點小神物,但我怕入不了您法眼。」

    「我法眼很大。」方運道。

    鼠汰王徹底沒脾氣,乖乖地用氣血包裹著神物,送到方運面前。

    方運一邊接住一邊看,眼中滿是讚許之色,這鼠汰王的收穫真不一般,每件神物的品質都不錯,不過大多數類似於聖骨,只能到葬聖谷外經過煉製才能發揮作用,能在葬聖谷內發揮作用的,只有七件,不過有五件對方運來說已經沒什麼用,隨手扔回給鼠汰王,留下另外兩件。

    一件是葬聖谷獨有的聖氣生身果,因為吸收聖氣成長,這種生身果的性質已經發生變化,因此也被命名為聖體果,服用后不僅能彌補半聖的聖體損傷,若半聖之下使用,還能大幅度強化自身身體。

    一個普通人食用后,身體強度直達大妖王境界!

    鼠汰王能拿出這件,說明它的確是下了本錢。

    只是,方運沒有食用,而是輕嘆一聲,收入吞海貝中。

    若是當年有此聖體果,彭走照的雙臂必然可以恢復。

    至於第二件,則是一片金色龍鱗,上面有一個玄奧的符號,不知歷經多少年,可表面沒有絲毫的破損,甚至如積年陳釀,經歷的歲月的洗禮,多出一種奇特的韻味。

    方運確信鼠汰王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否則不會拿出來,這可是大名鼎鼎的龍庭諭令!

    雖然這不是最高的諭令,但也能做很多事。

    方運看到這龍庭諭令的一瞬間便決定,若是在葬聖谷中沒有合適的時機使用,出去后,直奔血芒古地,憑藉這龍庭諭令全面接管鎮罪殿。

    很快,鼠汰王道:「沒了,這些都是我在葬聖谷得到的東西,最好的都給了您。」

    「我感覺你還有別的好寶貝。」狼淵王落井下石道。

    「你不要太過分!」鼠汰王兇狠地盯著狼淵王。

    狼淵王嘿嘿一笑,道:「別生氣,都是自家人,送給方虛聖不就是送給自己嗎?拿出來吧。」

    鼠汰王慘兮兮地看著方運,道:「我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需要我親自搜查一下嗎?」方運問。

    鼠汰王哀嚎一聲,向方運獻出一物,同時大喊:「這是最後一件了,真的沒有了,再有讓我天打雷劈!」

    方運伸手接住,眼前一亮。

    狼淵王忍不住道:「你竟然能得到這等好東西?就算有了這等好東西,你還找上我,簡直太壞了。」

    方運手中,是一片半尺高的綠色樹葉,樹葉兩側各雕刻著一棵參天大樹,兩棵大樹的雕工並不細緻,非常粗糙,但卻渾然天成,好似天地斧鑿。

    這便是傳說中的遁空葉,可以在一瞬間飛遁千里之外,是極佳的保命神物。

    「你剛才為什麼不用?」方運問。

    鼠汰王哭喪著臉道:「當時我根本就沒想過用遁空葉,等到意識到應該使用的時候,已經被鷹皇靈骸封住氣血,無法使用。方虛聖,這可是真正的大寶貝,價值上千聖氣團,以後我出了事,您可要保住我啊。」

    「看在你這些寶物的面子上,我會盡量保你不死。」方運道。

    「謝謝方虛聖。」鼠汰王用力擠出笑臉,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狼淵王嘿嘿直笑,自己雖然損失了很多聖氣團,可跟鼠汰王一比,也就算不了什麼。

    鼠汰王看著狼淵王,眼冒凶光。

    方運沉思片刻,道:「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狼淵王與鼠汰王立刻豎起耳朵,眼中滿是警惕。

    「你們兩個就有如此豐厚的戰利品,那其他妖蠻呢?我看,我們可以團結起來共襄盛舉。」方運道。

    狼淵王與鼠汰王面面相覷,心中冒出不好的預感。

    葬聖谷廣袤無邊,地形極為複雜,兩地之間直線距離可能只有萬里,而實際經歷的總路程,可能會有十幾萬里,因為沒人會為了趕路而橫穿凶地甚至絕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