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踢打之後,似是終於解氣,黑著臉飛到牛蠻王面前,解開部分力量,問:「你選擇歸附本聖還是死?」

    「本王寧死也不會歸附人族!」牛廬王大聲道,目光里充滿了輕蔑。

    方運面沉似水,似是陷入兩難之境,在行流身上來回踱步,最終冷哼一聲,道:「我可以放過牛廬王,但它一定要發最毒的誓言,同時,鼠汰王你必須把它的儲物胃袋取走給我。」

    牛廬王大聲道:「兩位,不用怕,死便死!就算死,也不能讓人族得逞!待我們死後,祖神會幫我們重塑身體,讓我們成為天上妖國的神靈,賜給我們三千美妖,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

    鼠汰王一愣,突然揮爪狠狠打在牛廬王臉上,怒道:「蠢貨!我們都死了,誰振興妖界?誰與人族對抗?誰還記得我們與方運抗爭的過程?我們活著,便是對方運和人族最大的打擊!人族有句話,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是這個道理!身為妖族,怎麼能滿腦子想去天上妖國享福?我們應該消滅人族與其他各族,讓我妖蠻永遠站立在萬界之巔!」

    牛廬王一聽,流露出慚愧之色,點點頭,道:「還是鼠汰王境界高,我真是太笨了。」

    「滾回去!」方運右手突然一抖,手中冒出由聖氣、枯朽之力與才氣組成的尖刺長鞭,狠狠抽打鼠汰王。

    「啊……」鼠汰王慘叫著連連後退,體表出現一條條血痕,以極其緩慢的速度癒合。

    鼠汰王的身體在後退,但它的眼神無比堅定。

    牛廬王覺察到方運身上竟然有聖道偉力,猛地瞪大眼睛,原本求死之心消散,心中生出要活著對抗方運的壯志。

    牛廬王大聲道:「你不要再打鼠汰王了,我交出所有的寶物!我發誓,不會把你裝死的事泄露出去!」

    「唉,是我們連累你了……」鼠汰王緩緩轉身,低著鼠頭,蜷起尾巴,不敢看牛廬王。

    牛廬王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心中默念,我懂!

    牛廬王交出自己所有的寶物與聖氣團,立下極重的毒誓,在方運的威逼下,毒誓還牽連了鼠汰王和狼淵王,之後方運也依照先前所說,放牛廬王離開。

    牛廬王一步三回頭,最終邁開四蹄奔跑,淚灑明琅古道。

    「我會來救你們的,等著我!」

    牛廬王的聲音在半空回蕩。

    一人三妖望著牛廬王的背影,許久無語。

    「我真有點小感動。」方運唏噓道。

    鼠汰王與狼淵王一起沖方運翻白眼。

    「我不明白,您為什麼不殺它?」鼠汰王道。

    「話不說透,事不做絕。」方運一本正經地教育兩妖。

    鼠汰王與狼淵王輕輕點頭,思索這句話的內涵。

    方運緩緩道:「畢竟葬聖谷寶物眾多,自己拚命找能找多少?下次若是再遇到它,還能再劫一次。」

    鼠汰王與狼淵王當場傻眼,盯著方運,半天說不出話來,方運還真是話沒說透,事沒做絕。

    鼠汰王有氣無力道:「您這是源源不絕!」

    狼淵王無奈道:「當個強盜都這麼有道理,我突然覺得當妖蠻太丟臉了。」

    方運道:「再干幾票,咱們暫時休息,萬一引來多頭皇者,很可能暴露。」

    「您終於知道怕了?我看現在就收手吧。連敖雨薇殿下都無法殺死一心逃跑的獅威皇,我們就算偷襲,也未必能殺死,萬一暴露,後患無窮。」鼠汰王道。

    「無妨,若是真遇到皇者,我有辦法在偷襲的時候讓它無法逃掉。你們的演技還是有些瑕疵,還需要磨練。要不是我暗中傳音,牛廬王一心求死的時候你們兩個已經露餡。」

    鼠汰王諂媚地道:「那當然,我們妖蠻的腦子哪能想到那些妖界大義,這種事還是你們人族厲害,現在想想牛廬王的眼淚,我都想笑。牛族確實老實,當然,還是您仁慈,換成別的人族肯定不會放過它。」

    狼淵王低聲嘀咕:「哼,鼠汰王,之前我還覺得你精明,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方虛聖何等奸詐,他以前對妖蠻向來趕盡殺絕,這次故意放走牛廬王,還說以後會放掉大部分大妖王,肯定是另有所圖。僅僅是為了二次搶劫?你太小看方虛聖了!」

    鼠汰王眨了眨眼,望向方運,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方,方虛聖……您不會繼續算計我們和您放走的大妖王吧?」

    「繼續搶劫!」方運並不作答。

    於是,一人二妖的組合繼續做偷襲妖蠻的勾當,路上也偶爾遇到其他各族,對方都遠遠繞開。

    其中還遇到人族大儒李正罡,那李正罡在葬聖谷有奇遇,已經晉陞五境,但看到兩頭大妖王后只是停留數息便遠遠離開。

    五天後,方運與兩頭大妖王來到一處隱秘的地方,清點戰利品。

    在這五天中,他們一共洗劫了十二頭大妖王,殺了兩頭,其餘十頭全部放走,而且每一頭都無比感謝狼淵王與鼠汰王。

    一開始狼淵王與鼠汰王還高興,覺得以後自己在妖界的地位會變高,但隨著釋放的大妖王越來越多,甚至包括對人族極具威脅的祖神一族的天才大妖王,兩妖便感到不對勁,但並不知道方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只能聽令形式。

    方運清點完戰利品后,將其中一部分價值極高但人族用不了的神物,平均分成兩份。

    「這是你們兩個的酬勞。」方運說著,把兩份神物分別送給狼淵王與鼠汰王。

    兩頭大妖王驚喜萬分,但下一瞬間連忙擺爪子。

    「為方虛聖做事,肝腦塗地在所不辭,要是真收了東西,那就是給臉不要臉了,這東西,我鼠汰不能收!」鼠汰王一臉的果決。

    「我不敢。」狼淵王直接道。

    「我們人族與你們妖蠻不一樣,我們講究的是按勞分配,多勞多得,少勞少得,無論是普通人族還是半聖後裔,在這種時候都一樣。所以,不要用你們妖蠻的眼光看待此事,拿著!」方運道。

    兩頭大妖王猶豫許久,終於還是接下。

    方運點點頭,露出極為和善的微笑,道:「好,接下來我給你們兩個講解本聖的《論語新注》,之後本聖會新編《大學新注》和《中庸新注》,最後編寫《孟子新注》,兩位必將成為後三本書誕生的見證者,甚至可能名流千古。」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害怕。」鼠汰王戰戰兢兢道。

    「我也是。」狼淵王畏縮地看著方運,堂堂四境大妖王的身體在顫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