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煌煌光柱通天徹地,葬聖谷大部分區域都可以看到。

    方運根據文宮中的地圖判斷出那光柱的位置,立刻對席巒道:「走!」

    席巒也不作聲,站在行流身上,靜靜地望著那光柱。

    隨後,方運將大量聖氣送入行流體內,行流立刻脫離地面,以超過五鳴的速度開始飛行,發出轟隆隆的破空聲。

    方運一直在看文宮中的葬聖谷地圖。

    圓山位於赤山的西南方向,而龍族血墓陵園位於赤山的西北方向,人族血墓陵園則位於赤山的東北方向。

    在神賜山海顯現的時候,龍族血墓陵園南一萬裡外,剛出血墓陵園不久的敖雨薇露出奇異之色。

    敖雨薇並沒有被神賜山海所吸引,而是按照原計劃,向東方飛行。但是僅僅三息后,她突然停下,轉而向神賜山海飛行。

    一路上,凡見妖蠻,一概誅殺。

    在赤山與人族陵園之間的一處山脈中。

    赤足紫袍的衣知世凝視那煌煌光柱數息,雙目之中如天雲隆動,隨後起身飛到一具稍有殘缺的皇者靈骸頭上,加速向神賜山海飛去。

    古妖血墓陵園、人族血墓陵園、龍族血墓陵園、妖蠻血墓陵園等等葬聖谷各地各族開始向神賜天地的所在飛去。

    奉顱山脈、蛇樹林、畫骨河、逆碑山等等許多絕地凶地亦有大批聖靈凶靈出現,直奔神賜山脈而去。

    樹界出口,重水湖一直無比平靜,從來沒有人能讓起湖面產生一絲波紋。

    即便方運曾經從重水湖中離開,也未曾濺起半滴水花。

    整片重水湖彷彿是一個整體,如同放大無數倍的一滴水。

    突然,重水湖的中心出現一個巨大的下陷漩渦,漩渦先是逆時針轉動,接著逆轉而轉,水流開始由下向上逆升,由漩渦化為不斷旋轉上升的水柱。

    極重之水重比寒鐵,當旋轉形成水柱的時候,發出萬山崩滅之聲,震耳欲聾,聲傳千里。

    在徐徐上升的水柱頂端,站著一個一身白袍的俊美男子。

    那男子生得極為白皙,如美玉雕琢,一頭長發如黑亮的絲綢披在身後,黑髮如鐵,紋絲不動。

    他身上的白袍胸前是一個「V」字領,露出健碩潔白的胸膛以及軟玉般的頸子。

    男子正抬頭遙望煌煌光柱,一雙細長的雙目中異彩連閃,待異彩消散,露出一個通體赤紅的眼球。

    那眼球之中彷彿血獄世界,又好似岩漿之地,有億萬生靈征戰廝殺,蘊含無盡的大恐怖,但不過剎那,血色盡退,黑白分明。

    那一雙新的眸子如天星垂落,璀璨奪目,彷彿天地出自其中。

    男子玉質金相,威如山嶽,彷彿可只手覆山海,一指盪星空,但一絲難以磨滅的陰柔以及白衣下擺的碎花片草,讓他顯得有些妖異。

    他的雙唇格外紅,勝過最艷的胭脂,也勝過最烈的火焰。

    他眨了一下眼,萬里天地映照於他的眸子之中。

    男子突然輕輕一笑,笑容純粹得如同剛出生的嬰孩,明媚得如春日暖陽。

    他微微低頭,看了看重水湖,右手向下輕輕虛抓,就見整片重水湖驟然縮小,化為一方深藍色的硯台,硯台之中重水蕩漾。

    他竟然像佩戴飾物一般,將硯台掛在腰間的玉帶上。

    隨後,他目光落在湖底,伸手一招,三塊灰撲撲的石頭落在他手上,他抓著石頭往自己衣服上輕輕一按,三塊石頭消失不見,衣服上多了三個小小的印痕,如墨跡斑點。

    他愉快地拍拍手,面向神賜天地的方向,一抬腳,便跨越萬里,但下一剎那,他臉上露出孩童般的天真笑意,轉身邁步,前往古皇林。

    圓山以北,行流在半空疾馳。

    行流的頭頂,席巒眺望神賜山海,沉聲道:「此次神賜山海的聲勢勝過以往,怕是非常不俗。」

    方運昂首遠望,道:「據我所知,萬界越是混亂,神賜山海越容易出現。現在百族現身,欲攻妖界,妖蠻大聖回返,正是天地大亂之時,神賜山海異變實屬正常。不過,少則三月,多則一年,葬聖谷中會出現更大的異變,你最好提前進入人族血墓陵園。」

    「哦?莫非方虛聖得到什麼消息?」席巒扭頭看向方運。

    「此事還未蓋棺定論,不敢輕言,若日後葬聖谷有異變,記得全心躲避,萬萬不可掉以輕心。」方運道。

    席巒略一思索便明白方運話語里的意思,道:「多謝方虛聖指點,席某斷不會貿然行險。」

    兩人無話,數百息后,方運突然道:「出葬聖谷后,我欲新撰寫一部書,半儒半史,理當注意什麼?」

    席巒面露訝色,自己本身繼承席聖席雲霄的衣缽,專修史家,旁人請教也就無所謂,方運此次發問卻讓他感到別有意味,尤其那半儒半史之說,頗為怪異。

    席巒正欲開口,但卻閉上嘴,細細體味。

    半晌,席巒雙目一亮,緩緩道:「老夫專修史道,半儒半史之書,如《尚書》,如《春秋》,如《左傳》,皆非老夫專長。」

    「既是半儒半史,亦是非儒非史,又當如何?」方運一邊說著,一邊望向遠方。

    席巒身體一震,驚容顯現,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席巒的頭腦竟然出現短暫的空白。

    身為四境平天下的大儒,席巒此刻感覺自己的頭腦好像不夠用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腦海中只剩下四個字。

    自開聖道!

    方運也不說話,靜靜等待。

    過了足足一刻鐘,席巒才用稍微嘶啞的聲音道:「此書是一錘定音,還是投石問路?」

    方運微微一笑,道:「盛名之下無虛士,席先生一語點破。兵馬未動,當然是糧草先行。」

    席巒再次思索良久,道:「若眾聖不現,聖院為大,至於餘子,不足為慮。」

    「是這個道理。」方運輕輕點頭。

    「怕就怕,新書牽扯甚廣,引得聖人降世。」席巒再次明確點出,偷偷觀察方運。

    「無妨,他欠我一筆賬,捨不得降世。」方運道。

    席巒微驚,竭力思索,卻不知方運所指何人何事。

    兩人一路無話,足足過了十個時辰,才突然一起抬頭望向神賜山海所在。

    就見那煌煌光柱旁邊,偶爾顯現其他的光芒,似是妖蠻氣血,又好像人族戰詩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