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揚起下巴,就見鷹皇靈骸與蛇皇靈骸騰空而起,而後攜帶驚天氣概沖向妖蠻,同時發出響亮的破空聲,突破一鳴之速,並不斷提速。

    那八頭大蠻王竟然毫不畏懼,將六頭靈骸中的五頭放出,攔截兩座皇者靈骸,隨後直衝向方運。

    這些大蠻王早就知道自己的靈骸困不住皇者靈骸,但只要爭取十幾息的工夫,憑藉強大的神相之擊,足以重創方運。

    方運嘴角浮起極淡的笑意。

    席巒輕輕搖頭,笑道:「看來這些蠻族並不清楚行流的強大,只當是普通的殘缺靈骸。」

    「我還真怕它們逃跑,如此甚好。」

    方運說著,身後清光衝天,毒攻文台躍到半空,那毒攻之蛇睜開陰森冰冷的雙目,吐出猩紅的信子,而後猛地一躍到高空,瞬間化為千丈巨蛇,一身斑斕,鋪天蓋地,宛如烏雲。

    那八頭大妖王見只是大儒的文台力量,只是外放妖術阻擋便繼續沖向方運。它們緊盯著行流,並且暗中商量,只要行流有任何舉動,他們便讓剩下的一頭五境靈骸阻攔,然後找準時機,擊殺方運。

    下一剎那,天空的千丈巨蛇完全無視宛如紙片的妖術,巨頭突然探下。一口咬住三頭三境大蠻王,然後一仰頭,就見三頭三境大妖王宛如三顆豆子落入毒攻巨蛇的腹中。

    「啊……」

    三頭三境大蠻王竟然來不及出手,就被無盡的劇毒活活毒死。

    剩下的三頭大蠻王突然停在半空,全都被嚇呆,方才只覺腥風撲面,惡臭襲來,然後三頭大蠻王就這麼沒了?這真是三境大儒的文台?怎麼像是一頭真正的蛇皇?

    即便是面對蛇皇,三頭大蠻王也能拼盡全力用出神相之擊魚死網破,可三頭大蠻王被巨蛇咬住的一瞬間,就失去了攻擊力。

    「不好!我們中毒了!」

    那五境的熊岩王突然大喊一聲,周身聖氣蕩漾,隨後張開口猛地一吐,一口烏黑的血噴了出來,那血在半空中竟然化為無數寸許長的小蛇,瘋狂扭動發出啾啾的鳥鳴聲,然後齊齊飛上天空,融入毒攻巨蛇的身體。

    熊岩王的面色變得無比難看,那毒攻巨蛇還沒有攻擊自己,僅僅是附帶的毒氣波及到自己,就讓自己足足消耗了半個聖氣團解毒。

    熊岩王正猶豫是是進是退,它身後的一頭四境大蠻王跟見了鬼似的喊叫:「我解不了這種毒,用了聖氣也不行。」

    「我的毒也無法排出,現在已經進入心核,正在削弱我的力量!不對,裡面有聖道偉力!」另一頭四境大蠻王驚恐地叫著。

    熊岩王一愣,立刻回憶剛才驅逐劇毒的過程,這才發現,那劇毒非常不一般,要不是自己反應快,身體強大,再加上捨得聖氣團,現在恐怕也已經毒入心核。

    熊岩王扭頭看向兩頭四境大蠻王,就見兩頭大蠻王體表的毛髮竟然快速枯萎離體,而雙目之中竟然有蛇影若隱若現。

    來不及多想,熊岩王忍痛拿出兩片龍蛇草葉遞過去。

    兩頭四境大蠻王欣喜若狂,急忙接過並服下。

    龍蛇草不愧是劇毒剋星,即便是源自瘟疫之主的力量,也被瞬間化解。

    兩頭大蠻王如釋重負,但下一剎那,面色劇變。

    一頭大蠻王哭喪著臉道:「龍蛇草能解毒,但解不了怪異的聖道偉力,結果龍蛇草藥效過後,聖道偉力中竟然又生齣劇毒!我又中毒了。」

    「我也是。」

    「潛伏之毒?這不是瘟疫之主的力量嗎?這次用龍蛇草和聖氣一起驅逐……」

    話未說完,熊岩王猛地向左側翻滾,真龍古劍貼著它的肩膀掠過。

    「現在可不是聊家常的時候。」方運的聲音傳來。

    毒攻巨蛇的巨頭再度探下,這一次它沒有咬下,而是張口噴出一口劇毒火焰。

    轟!

    墨綠色的火焰如天火奔流,瞬間淹沒三頭大蠻王,覆蓋方圓三里內的地方。

    熊岩王本想憑藉五境的力量擒住方運,但突然發現,氣血與聖氣形成的護體力量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而且外面那無孔不入的劇毒竟然在腐蝕自己的護體力量,最多再過五息,那些劇毒就能進入身體。

    「逃跑!」

    熊岩王終於怕了,若是方運隻身一人,他有信心,可方運身邊不僅有人族大儒,腳下還有皇者靈骸,若是還不逃,必然會被劇毒生生耗死。

    熊岩王突然發動秘法,全身化為血光,以超過七鳴的速度沖向神賜山海,同時大喊:「我會給你們報仇的!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其餘妖蠻,方運竊取了瘟疫之主的力量,掌握劇毒之力!」

    但是,熊岩王忘記了一件事。

    它是越過鷹皇與蛇皇的靈骸攻向方運。

    現在,鷹皇與蛇皇正正好好擋在它逃跑的路上。

    兩頭體形遠遠大過熊岩王的妖族靈骸,齊齊撞過去。

    熊岩王眼中閃過狠厲之色,高高舉起右前爪。

    天空出現一隻籠罩方圓十里的巨大半透明熊爪,如巨山砸下。

    轟!

    鷹皇與蛇皇兩具靈骸竟然被那巨大的祖神之爪狠狠砸在地上,熊岩王從兩頭皇者靈骸的頭頂飛過,繼續拚命逃跑。

    熊岩王如同驚弓之鳥,在群山中飛竄,偶爾回頭看一眼,因為群山遮擋看不到來敵,也不知方運是否追來,一直沒有停下來。

    飛了一個多時辰,飛出山谷,前面出現一片寬廣的大平原。

    在數百裡外,一道頂天立地的光柱豎在那裡,彷彿支撐天穹。

    在那光柱不遠的地方,神光四濺,大量妖蠻在圍攻四個大儒,而在更遠的地方,還有其他大儒被妖蠻阻攔,無法靠近光柱。

    熊岩王長長鬆了口氣,準備飛過去向眾妖蠻訴說方運之事,就聽到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多虧你帶路,畢竟在我的地圖上,這裡是一片空白。」

    熊岩王轉動僵硬的脖子,緩緩看向身後。

    就見一頭透明的八腿巨鱷已經飛到身後百米外,巨鱷頭上,站立著方運與席巒。

    「你……」

    熊岩王話未說完,巨鱷行流張開大口,一口吞下熊岩王。

    方運低下頭,通過透明的行流軀體,可以看到熊岩王在行流體內掙扎。

    沒了神相之擊,熊岩王的力量根本無法威脅到行流,更何況,現在攻擊熊岩王的不只是行流的力量,還有方運的枯朽之力!

    就在這時候,遠處的所有妖蠻與人族都望了過來。

    「諸位晨安。」方運抬頭掃視眾人,露出燦爛的笑容,如同主人在迎接客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