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旁的何明遠立刻道:「正事要緊。」

    其餘大儒看方運不想說,便壓下探尋的念頭,一起看向淡金色的光柱。

    那淡金色的光柱在一開始的時候極為耀眼,而現在,光芒稍稍變淡。

    在光柱邊緣,站立著八十餘血妖蠻。

    虎蠻皇與鼠密皇站在隊伍的最中間。

    「見過衣文豪。」兩位皇者稍稍低頭,其餘血妖蠻也低下頭顱。

    在妖界的宣傳中,方運是半聖之下名氣最大的一個人,而衣知世則是半聖之下實力最強之人。

    「你們,還欲阻攔?」衣知世平靜地看著兩頭妖皇,不怒自威,一身的紫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虎蠻皇與鼠密皇露出猶豫之色,隨後虎蠻皇道:「我們也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但奉妖皇殿下之命行事,不得不如此。不過,若是您自己要通過,我們絕不阻攔。」

    「人族萬眾如一,衣某沒有拋下同族的習慣。」衣知世道。

    虎蠻皇面露難色,鼠密皇嘿嘿一笑,道:「您可以帶走除方運之外的所有人族進入。」

    人族與星妖蠻面露異色,沒想到鼠密皇意圖如此明顯,是在試探衣知世與方運的關係。

    幾個大儒身體緊繃,暗中觀察衣知世。

    衣知世面色毫無變化,依舊一臉和氣,果斷地道:「一個都不能少!」

    他的語氣和聲音很尋常,但卻隱藏一種強大的力量,讓人難以反駁。

    幾個大儒暗暗鬆了口氣。

    鼠密皇無奈道:「那麼,您可以帶走包括方運在內的所有人族,至於古妖和星妖蠻它們,並非人族,與您無關,我們也可以交差。」

    「你們,聽不懂衣某的話嗎?」衣知世的頭髮突然微微飄起,隨後他的表情變得無比冷漠,右手從袖中拿出一塊三寸長的白玉制器物,輕輕把玩。

    方運看了一眼,認出那是衣知世慣用的七龍象牙臂擱,乃是一件年代久遠的文寶,平時書寫可用以墊在手臂下,避免長時間書寫疲勞,也能防止長袖碰到墨跡。在戰鬥的時候,可以外放強大的防護戰詩。

    衣知世每次出手前,必先拿出一件文玩把弄,這是各界皆知的事。

    虎蠻皇與鼠密皇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

    虎蠻皇看向鼠密皇,鼠密皇不滿地看了虎蠻皇一眼,隨後道:「有知世先生在,我等不敢阻攔。不過,我們會一五一十將此事稟報妖皇殿下!告辭。」

    說完,鼠密皇頭也不回衝進金色光柱,其餘血妖蠻再也不敢阻攔,鬧哄哄投入其中。

    衣知世周圍的各族人面露喜色,方運只是靜靜地盯著那淡金色光柱。

    之前離得太遠,看不到什麼,但現在可以看到光柱之中有一些模糊的影子,裡面彷彿有無盡的大海,大海之中漂浮著許許多多的高山海島,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清。

    眾人還在稱讚衣知世,衣知世一個溫和的眼神便讓眾人閉嘴。

    「這神賜山海變化多端,一旦進入,便天各一方,不知何時才能相聚。既然妖蠻搶先進入,我等也不能再拖延下去,若想敘舊,待離開葬聖谷,衣某遍請諸位痛飲一場!話不多說,衣某先行進入,諸位,葬聖谷外見!」

    衣知世向眾人一拱手,一步邁出,如天之蒼鷹,飛入金色光柱之中。

    眾人看向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同樣一拱手,道:「神賜山海中見。」

    說完,帶著靈骸沖向金色光柱,在即將進入的時候,他突然回首一望,也不知在看什麼。

    其餘各族陸續進入神賜山海。

    不多時,一片微光閃耀的白雲從遠方疾馳而來,白雲晃動間,偶爾可見白色鱗爪。

    那白雲停在金色光柱附近后,突然快速亂飛,似乎在尋找什麼,最後冷哼一聲,進入金色光柱。

    接下來,陸陸續續有各族人馬前來,包括葬聖谷中一切奇異的族群。即便是敵對各族相遇,也並未交手,都以進入神賜山海為先。

    不多時,那個將整個重水湖收走的白衣奇人無聲無息出現在金色光柱邊,輕輕動了動鼻子,淺淺一笑,眼中充滿了愉悅之色,正要邁步進入神賜山海,卻發現數百裡外竟然有一頭狼族大蠻王正衝過來,而且盯著他看。

    「無禮!」白衣奇人面色一冷,便瞪了那狼蠻王一眼。

    那狼蠻王露出獰笑,正在猜測這是人族哪一個大儒,突然身體一僵。

    就見那龐大的五境狼蠻王身體突然被無形的利刃切成無數寸許小塊,接著所有小塊炸裂。

    血霧四濺。

    白衣奇人這才恢復笑容,進入神賜山海。

    在進入金色光柱的一剎那,方運只覺全身掛滿了重物從天空墜落,自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能力,如同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一樣在黑暗中撲騰。

    突然,眼前大放光明,方運看到,自己正置身於碧海藍天之間,天空無比清澈,而大海同樣清澈但顏色更深暗。

    方運的身體還在下墜,所有的力量都被封禁,無法動用才氣,無法動用聖氣,甚至連吞海貝都不能使用。

    方運四處張望,發現自己的三具皇者靈骸一起在下墜,而且和自己一樣,根本無法動用任何力量,但好在精神聯繫並沒有斷,自己還可以控制三具皇骸。

    轟!

    行流最先落在海上,方運隨後落在行流的身上,而鷹皇靈骸與蛇皇靈骸落在兩側不遠處,正奮力游向行流。

    方運在行流身上站定,這才仔細觀察周圍。

    這裡乍一看很美,天空澄凈,海水湛藍,甚至可以看到海底細密的海底沙灘。

    怪異的是,海中沒有任何魚蝦,沒有任何水草,沒有任何貝殼,彷彿沒有任何生命。

    「難道是無寶之地?」

    方運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因為之前出現過神賜海洋,那海洋有些地方和這裡一樣,一切絕跡,被稱為無寶之地。還有的地方物產豐富,有大量海洋生靈,也有大量的寶物,甚至很普通的貝殼裡都藏有聖氣團。

    「但是……」

    方運向遠方望去,看到一個黑點,那正是在半空時候看到過的一座島。

    方運本能地將才氣向雙目中灌注,卻發現自己還處於被封禁狀態,無奈之下,眯著眼向那黑點看去。

    本來方運不抱希望看清,但卻發現自己的視力沒有受到絲毫影響,把那島嶼看得清清楚楚。

    那座島嶼非常奇怪,露在海面上的部分沒有沙灘,完全是純粹的山峰,更像是一座藏在水中的山而不是海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