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故意提敖霧山,其實還有另外一層意思,遇到真正的大危險,自己可以逃跑,可兩人在一起,可以保住雲仰照,但沒辦法保住他的山島。所以,若是雲仰照不在乎自己的山島,方運願意與雲仰照一起聯手。

    雲仰照閱歷豐富,一聽便明白方運的意思,而且他自身也是四境大儒,除非特別倒霉,否則在初期絕對不會遇到問題。目前看來,此次神賜山海的核心之物便是山島,若是捨棄,損失太大。

    隨後,方運繼續道:「我之前也考慮聯手之事。神賜山海每一次開啟的時間都比前一次長,此次神賜山海開啟少則一個月多則兩個月。大約在二十天後,我會想方設法聯合其他各族抗衡妖蠻。」

    雲仰照想了想,點頭道:「好,那我便繼續聯絡人族或星妖蠻,為以後做準備。不過,您對這藍色山峰有什麼看法?」

    方運看了一眼已經合攏的藍色山峰,淡然道:「有寶在前,焉能不取。那倀齒雖然不弱,但受葬聖谷影響,力量跌落巔峰,在我看來也只是一個稍微難纏的對手而已。」

    雲仰照想了想,道:「我無法和那凶物對戰,但在您戰鬥的時候,我會在您身後,防止那鱷絞王或其他敵人出手。」

    「好。這寶藏若是出產破空符,我便送你。」方運道。

    「萬萬使不得,那破空符是保命重寶,豈能給我。」雲仰照正色道。

    方運微微一笑,道:「那破空符雖然強大,但有個致命缺陷,使用后要有十息的時間才能破開神賜山海的壁障,回到葬聖谷。我若是遇到危險,這十息的時間可不夠。更何況,我要不斷深入,以後對我來說破空符不會少。我真正想要的,是飛界符。」

    雲仰照一聽有理,輕輕點頭,道:「您說的也是,等您有危險的時候,怕已經是多日後,而那個時候,破空符對您來說已經無用。飛界符一旦使用,可在瞬息間脫離神賜山海,雖然稀有,您得到的希望很大。」

    方運又與雲仰照聊了幾句,便駕馭山島沖向那藍色山峰,而雲仰照調整方向,準備為方運護法。

    那鱷絞王原本準備離開,但看方運竟然想要動藍色山峰,眼珠一轉,大聲道:「方虛聖,我看這怪物不過是勉強有皇者力量,但未必有皇者技法,不如我們三聯手除掉,時候平分寶藏,如何?」

    「不用了,這倀齒交給我自己就行。」方運道。

    鱷絞王愕然,沒想到方運竟然有如此大的信心,又變得疑神疑鬼,繼續後撤,但又想等著方運與倀齒死斗從中漁利,所以後撤的速度很慢。

    方運面色一沉,道:「鱷絞王,你這是不準備走了?」

    鱷絞王嘿嘿一笑,道:「敢問方虛聖,這神賜山海是你人族的還是你方家的?我願意走就走,不願意走就不走,與您無關吧?」

    方運沉默不語,鱷絞王分外得意。

    時間慢慢過去,方運與藍色山峰越來越近,同樣離鱷絞王也越來越近。

    就在航行到一定距離的時候,方運突然讓山島轉向沖向鱷絞王,同時將大量枯朽之力注入自己的山島之中。

    山島驟然提速。

    方運面色平靜,但無形的殺意在周身瀰漫。

    鱷絞王愣了一會兒,加速後退,同時怒道:「方運,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並沒有害你,也沒有阻你,你為什麼要殺我?」

    方運眼帘低垂,似是心如靜湖,緩緩道:「且不說你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單單你是妖蠻,我是人族,殺你需要問為什麼嗎?」

    「你……你以為你區區三境大儒能殺死我?」鱷絞王突然停下,面露凶光。

    但是,方運不聞不問,繼續前沖。

    不遠處的雲仰照先是一驚,但想起方運在神賜山海外的戰績,便放下心。但下一刻,他暗中傳音提醒道:「方虛聖,您來之前,鱷絞王曾警告我們,他從藍色山峰中得了一件異寶,若是我們敢聯手攻擊它,它便殺死我們。」

    方運一聽是異寶,立刻感謝雲仰照,記下但並未特別警惕。

    葬聖谷中盛產異寶,但一件寶物改變不了戰局。

    此刻,雙方的距離已經短於一百里,可以隨時攻擊到對方。

    鱷絞王發現方運竟然始終不回頭,頓時怒了,道:「本王之所以不殺你,是想積蓄力量,等晉陞皇者再說。你當本王好欺負嗎?」

    鱷絞王張開大口,猛地咬向方運。

    剎那之後,方運前方出現一個半透明的灰綠色巨鱷頭顱,長有三十丈,猛地咬了過來。

    這不是妖術,而是鱷絞王真正的戰鬥之技,在山島力量的加持下,即便隔著數十里也能發揮完全的威力。

    「我很想知道,鱷魚到底是不是水族。」方運說著,外放家國天下,同時發布文星龍爵諭令。

    巨大的鱷魚頭顱好像咬在鋼鐵之上,牙齒崩裂,隨後整個頭顱潰散。

    堂堂五境大妖王的一擊,竟然無法在方運的家國天下上留下一絲波瀾。

    「本王是鱷,不是魚!」鱷絞王面露慌亂之色,不是因為家國天下的強大,而是因為方運的文星龍爵諭令。

    妖界已經考證過,鱷妖一族本身不算是水族,乃是正正經經的陸地妖族,但是,當年龍族可不是這麼想,一口咬定鱷魚的祖先是水族,生活在水裡的都必須受龍族管轄。

    所以,現在所有鱷妖分支的血脈中,都殘留當時龍族的敕令。

    在文星龍爵諭令完成後,就見鱷絞王體內的一部分力量突然流失,境界生生下降一層,由五境降為四境!

    蛟龍勉強算是龍族分支,可鱷族因為長相過於兇惡,還妄稱自己是豬婆龍,被龍族貶為很低的層次,受到龍族的壓制更大。

    「你還是魚。」方運微笑道。

    「我是鱷,不是魚!」鱷絞王簡直瘋了,滿腦子的疑惑、憤怒和屈辱,自己堂堂五境大妖王,不僅被當成魚,還被人一句話貶到四境,天下到底有沒有道理可講?

    面對五境大妖王,方運還有心磨礪一下,但四境大妖王已經沒有資格磨礪自己,於是,就見鎮罪文台衝天而起。

    鎮罪偏殿大開,一條條漆黑的鎖鏈猶如長箭齊射,又好似萬千毒蛇,錚錚作響,撲向四境的鱷絞王。

    鱷絞王怒吼一聲,就見頭頂血氣衝天,一個似珠串的東西被氣血衝上半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