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地圖或者說海圖,中心的藍色山峰明顯就是已經被自己吞噬掉的藍山,完全可以以這個地圖作為參照物,暫時確定整個神賜山海的東西南北。

    「接下來,駛往下一座山,確定距離,從而能確定這張地圖的比例尺。前提是那座山沒有被吞噬。或許,下一座寶藏山中也有新的地圖。若能拼接多塊地圖,便能知道這神賜山海最大的寶藏山在何處,而傳說中的驚世重寶,應該在其中。」

    方運稍加思量,便想把海圖畫出,卻發現自己彷彿失去了書寫和作畫的能力,完全無法將石板上的圖像畫出來。

    方運冷哼一聲,意識到這是葬聖谷的強大力量導致,顯然是禁止分享地圖,逼所有人掠奪強佔。

    隨後,方運將那破空符拋給雲仰照,道:「我發現了一張地圖,但那地圖被葬聖谷的力量困禁,我無法將其畫出給你,也應該無法口述清楚。不過,我可以給你指一個方向,你只要沿著一個方向前行,會遇到寶藏山,我也會給你我的航向。另外,我懷疑凡是這種高大的山峰內都藏著凶物,你遇到時最多吸收一刻鐘。若是遇到小一點的,可以完全吞噬,裡面就算有凶物也應該不至於讓你束手無策。」

    雲仰照接過破空符,向方運一拱手,道:「大恩不言謝!」

    「另外,我這裡多了三具靈骸,皇骸之下對我來說已經無用,那具五境靈骸便送與你。還有一件異寶,對我用處不大,也一併送與你。」

    雲仰照驚喜萬分,激動地道:「多謝方虛聖!算上神賜山海外老朽已經被您救了兩次,有了這五境靈骸、異寶和破空符,就又等於給了老朽數命。若能離開葬聖谷,老朽定當結草銜環,世代相報!」

    方運本就是出於幫助同族的平常心,沒想到竟然能得到雲仰照如此感激,說出結草銜環的重言,這等於說是做牛做馬,於是微笑道:「為人族而已,更何況我也用不到,先生折煞方某了。」

    雲仰照卻搖搖頭,道:「大家都說是為人族,但真正像您如此,真正踐行仁義,卻是少之又少。即便孔聖再世,也會稱讚您是君子。」

    方運心中感慨,這才是人族正常的關係,這也是人族勝於妖蠻的地方之一。

    兩人又商量了一些事,方運給雲仰照指點了兩座較小的寶藏山所在的方向和自己將要去的方向,最後自己直衝地圖上最大的那一座寶藏山。

    那座寶藏山正好在碎塊的邊緣,僅僅一部分就比藍色寶藏山更大,方運已經迫不得己想要得到裡面的寶物。

    海面之上山高兩百丈,整座山島猶如乘風破浪的巨艦快速航行。

    方運開始仔細清點山腹中的寶物,並分門別類,把其中一些在葬聖谷外價值最高的放在一起,將來若是有足夠的聖氣,便先帶這些神物出去。

    其中有一塊漆黑的骨頭,黑的發亮,彷彿黑色的水銀,看似一般,在葬聖谷中也不能使用,但這卻是萬界頂尖的大聖寶骨之一。裡面蘊含雷霆之力,無論是讓龍族或古妖煉成異寶,還是交給人族工家,都能成為半聖寶物的主材。

    甚至可以說,這塊大聖寶骨基本就相當於半件半聖文寶,而在葬聖谷關閉時,帶到葬聖谷外所需要消耗的聖氣,連一件半聖文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整理好寶物,方運繼續撰寫《醫學史》,同時持續警惕。

    在前往那座最大寶藏山的路線上,有三座小的寶山相距不遠,可以吞噬完那三座小寶山。

    方運仔細計算了一下速度,發現之前的有誤差,現在水面之上山高兩百丈時,在不消耗才氣和聖氣的情況下,基礎速度正好達到每小時230里,即在基礎的180里的速度外,每升高十丈則時速增加五里。

    方運如同孤獨的航海者,在神賜山海中航行。

    一路上,凡是遇到皇者之下的妖蠻或凶靈,方運會毫不猶豫出手追擊斬殺,若是遇到皇者,則會立刻繞路,但最後還會繞回去,保持在航線之上。

    方運本想把航線附近的三座寶山一網打盡,但第二座寶山已經被吞噬,最終只吞噬了第一座和第三座。

    吞噬完第三座,方運便直奔那座最大的寶山。

    在前幾天,遇到的各族皇者並不多,基本上一天遇到一兩頭,但是從第五天開始,每天至少遇到三頭以上的皇者,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遇到的皇者越來越多。

    這些皇者可以看到的距離遠遠不如方運,大都能輕鬆躲開。但是,萬界各族都有不同尋常的力量,有三頭葬聖谷的皇者竟然能瞞過方運的感知,在相距二百多里的時候才被方運發現。幸運的是,方運最後憑藉速度甩開它們。

    不幸的是,方運推測,抵達神賜山海深處的凶靈與聖靈皇者,至少有三千之數,遠遠超過之前的預想,甚至還在不斷增加。至於四境五境的凶靈聖靈,更是源源不斷。

    一開始方運見低於皇者的妖蠻異族會追殺,但現在卻只殺那些不自量力主動攻擊自己的,這樣不用自己追殺,節省時間。

    在進入神賜山海的第九天,方運寫完《醫學史》,但並沒有點下最後一個句號,避免不必要的異象。

    接著,方運開始寫《法學史》。

    進入神賜山海的第十二天,方運有些惆悵。

    這一天,正是人族的小年。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方運低聲誦完,便屏除心中所有雜念,繼續向那座大寶山航行。

    方運的山島在慢慢增高。

    在二百丈之下,每吞噬一個山島,自身山島水上高度便漲十丈,可在二百丈高之後,每吞噬一座山島的增長高度減少。

    在春節的前一天,方運的山島水上高度達到二百六十四丈。

    一路上方運所遇山島,沒有一座達到這個高度。

    方運計算著路程,時間一到,便放下紙筆,站立在山島的中心,向前方望去。

    前方雖然只有大海與藍天,看似一望無際,數萬里內什麼都沒有,但方運知道,在一千餘裡外,就有一座巨大的寶山,其高度至少有兩千丈,遠在之前那座藍山之上。

    「那座山峰理當有飛界符!有了飛界符,我便等於多了一條命,才可以去跟諸皇去爭奪那驚世重寶。」

    山島以超過三百里的時速航行,最多三個小時便能到達,方運開始做最後的準備。

    不到兩個小時,前方的的景色突然一變,出現黑色高山一角。

    隨著山島不斷前行,那黑色高山顯現的部分越來越大,而黑色高山附近的各族也越來越多,彷彿處處都有戰場,每一個生靈都好似在戰鬥。

    這座山的巨大超出了方運的想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