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濁泥不僅污穢臟臟臭氣熏天,而且全身都是毒,攻擊手段變化多端,當年無論是古妖還是龍族都不會主動招惹它們。

    戰勝濁泥的方法只有一種,憑藉絕對強大的力量在短時間內將其擊殺。

    任何妄圖跟身上的濁泥打持久戰的生靈,最後都會被濁泥殺死。

    不過幸運的是,濁泥一般很少主動攻擊他人。

    方運仔細觀察這裡的所有生靈,一共二十七個,然後選擇一處離凶靈遠的地方,航行過去。

    一開始各族都沒有發現方運,直到方運靠近后,它們才陸續看了看方運,發現方運只是三境大儒,而且身邊只有一頭小小的行流,眼神出現細微的變化。

    那些聖靈好一些,它們一般只攻擊威脅到自己的敵人。

    其中幾頭異族神態各有不同,而且都在觀察方運,好像在回憶和猜測什麼。

    那頭濁泥完全沒有理會方運,而那些凶靈大都盯著方運。

    那些凶靈眼睛都極為相似,都是赤紅色的眼睛,眼睛表面有黑色的裂痕,邊緣有淡金色的光芒,散發著詭異的氣息與力量。這些凶靈死後,黑痕赤眼若沒有遭到破壞便會留下來,吸收黑痕赤眼的力量,能在葬聖谷中增強自己的視力,看破一些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方運之前殺過多頭凶靈,也吸收過許多顆黑痕赤眼,而凶靈和聖靈能感應到黑痕赤眼的氣息。

    很快,方運抵達黑山邊緣,開始正式吞噬。

    在這一剎那,方運就感覺自己的山島似乎遇到了阻力,和之前的吞噬相比,更加緩慢,也更加吃力。

    方運沒有在意快慢,而是小心翼翼感應黑色寶山的力量,發現沒有任何凶意或危險的氣息,便放下心。

    時間慢慢流逝,方運發現這黑山雖然大,但蘊含的寶物極為稀少,吞噬了半天,得到的只是一些普通聖氣團和殘骸,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或許繼續吞噬會有更大的收穫……」

    方運正想著,突然發現一頭五境凶靈正駕馭山島向自己駛來,同時用一雙充滿黑色裂痕的紅眼睛盯著自己。

    「外來者,你殺過裂月湖的凶靈?」

    方運這才發現,這頭五境凶靈是一條半透明的大魚,足有二十餘丈長,如水一樣的半透明軀體裡面,是一具妖族靈骸,而裂月湖中的凶靈大多是魚類形態。

    這凶靈不通人語,但神念外放,讓方運能讀懂它的意思。

    方運有些好奇,因為凶靈和聖靈不同,聖靈大都願意交流,而凶靈往往不多費口舌,見到外族便全力攻擊。顯然,進入神賜山海的凶靈似乎更加理智一些。

    方運以神念回答:「怎麼,你想給它們燒紙?」

    那凶靈雖然不懂什麼是燒紙,但卻能明白大概意思,頓時大怒,一張口,漫天水矛出現在它上空,密密麻麻堆積百丈水山,霎那間消失,又瞬間出現在方運的山島邊緣,離方運只有幾十丈的距離,然後向下斜指方運,轟然飛射,水光閃耀,宛如水山崩裂。

    方運面露細微的驚慌之色,按部就班外放家國天下使用戰詩詞等力量防禦,但卻一步不退,山島還在吞噬黑色寶山。

    那魚狀凶靈殘酷一笑,一邊繼續駕馭山島接近,一邊發起連綿不斷的攻擊。

    其餘人看了片刻,輕輕搖頭,都認定方運必死無疑。

    那幾頭異族則猶豫不決,在暗中交流。

    「這個人族,如此年輕便晉陞三境大儒,應該是傳說的那個方虛聖。」

    「我看不像,那個人族方運現在應該只是大學士,不可能這麼快就晉陞大儒,或許是人族世家的天才子弟。這人看著年輕,或許實際年紀比看上去大十幾歲。」

    「可惜,咱們從沒去過聖元大陸,認不出這個人。」

    「無論是誰,我們也不能插手,否則其他凶靈會出手干預。咱們之所以偷偷溜到這裡避免與妖蠻作戰,不就是怕危險嗎?」

    幾個形色各異的異族保持沉默。

    那凶靈離方運越來越近,方運的防禦似乎越來越吃力。

    在雙方相距一百丈的時候,那凶靈紅寶石似的眼睛突然放出明亮的血光,隨後天空聖氣呼嘯,凝聚成一個模糊的獸爪,獸爪足有方圓一里大小,蘊含莫大的威能。

    「也差不多了……」方運說著,鎮罪文台顯現。

    強大的五境凶靈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便被罪龜生生吞噬掉。

    周圍的各族生靈目瞪口呆,有的不斷眨眼,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他們看到,方運的山島開始移動,不過幾十息的時間,山島的一面與黑色寶山接壤,一面碰觸到之前五境凶靈留下的山島,同時開始吞噬黑色寶山與山島。

    眾人臉色突然變得古怪。

    一頭聖靈突然用神念道:「我知道這個人族為什麼故意示弱了,他是想等凶靈靠近后再動手,這樣就可以方便吞噬山島,不至於移動很遠才能吞噬。」

    「人族果然奸詐!」一頭異族低聲道。

    但是,遠處的一頭凶靈突然駕馭山島即使而來,同時暴喝道:「馬上遠離那座山島,你不能動我們凶靈的寶物!」

    「對,那是屬於我們凶靈的!」又有一頭凶靈竟然快速駛來。

    「不錯。」第三頭凶靈跟著過來。

    眾人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這幾頭凶靈似乎知道死去的凶靈的山島中藏有什麼寶物,之前礙於同為凶靈不便當眾下手,現在卻無所顧忌,所以暗中商量好出手。

    「想燒紙的凶靈還真不少。」方運冷然以對,繼續吞噬山島和黑色寶山。

    「馬上停下,我還可以饒你一命,否則,你別想活著離開神賜山海!諸位凶靈,這神賜山海原本是葬聖谷賜予我們凶靈與聖靈的寶地,你們難道眼睜睜看著這個人族隨意掠奪嗎?」為首的凶靈的神念在天空震蕩,發出刺耳的聲音。

    那些聖靈猶豫著,但也有一些聖靈同情的看著方運,因為為首凶靈並非泛泛,而是出自絕地的凶靈!

    每一處絕地,必然有聖位,而每一頭絕地凶靈,必然得聖位庇護。

    這頭絕地凶靈和大多數凶靈一樣,半透明的軀體包裹著靈骸,有一雙黑痕赤眼。但在它的背後,背著一塊頂部向下的骨質墓碑,墓碑上還刻著怪異的花紋,好似某種遠古的文字。

    這是逆碑山凶靈的標誌。

    傳說中,逆碑山由遠古極凶負碑獅的屍體化生而成,山中億萬墓碑倒立,處處如墳冢,陰森可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