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思索良久,發現現在時機成熟,可以著手自己之前一直要寫的。

    方運緩緩在一張空白紙上寫下四個字。

    方氏字典。

    聖元大陸早就有多部字典,但總有這樣那樣的缺點,難以形成統一的規範,而字典的統一與規範化使用,對人族有著極大的意義。

    不得不說,眾聖對教化的觀念還停留在孔子的時代,還是信奉因材施教。

    因材施教適合高等教育,適合精英教育,所需的教育資源異常龐大,因材施教也罷,素質教育也好,都是空中樓閣,都是在阻礙人族大眾的進步。

    相似的教育不是不好,而是在人族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前,難以實施。

    若人族的文曲星和天地元氣再濃烈幾十倍,孩子都能過目不忘,隨便找個人就能解決學習中的障礙,隨隨便便就能考中進士,老師只要點播幾句便能起到極大的效果,才能夠實行那種教育。

    有優秀的字典作為輔助,學子只要肯學習,即便家境一般或智力平平,也可以在課外時間獲得額外的知識,避免落後那些擁有更多教育資源的同齡人。

    圖書館,簡化字,白話文,字典,標點符號,注音符號,等等一系列的改變,只有一個目的。

    減少人族在受教育之路的障礙。

    在聖元大陸,字典的注音方式很多,有直音,有讀若,也有反切,雖然也是一種有效的手段,但卻並不方便。

    比如「儒」字,直音注音直接寫成「音同如」,讀若則是「讀若如」,反切則為「人朱切」,取「人」的聲母與「朱」的韻母而成,都有極大局限性,非常不方便。

    聖元大陸歷史上也有一些讀書人發明的新注音符號,但因各種各樣的原因未能普及。

    在聖元大陸,顯然不能使用漢語拼音,於是,方運決定用後世北洋政府制定的注音符號來為《方氏字典》中的字注音,要打造成人族歷史上第一本最先進的注音字典。

    這項工程並不難,但卻極為耗費時間,方運耐著性子慢慢編撰。

    隨著《方氏字典》的編撰進度不斷增加,方運對文字和字義的理解也在提高,而文字是一切的基礎,這就讓他對包括眾聖經典在內所有書籍的理解都有巨大的提高。

    在進入神賜山海前,方運還擔心自己若強行晉陞四境會根基不穩,但在《方氏字典》僅僅編撰到百分之一后,方運就知道,自己的根基已經穩固。

    任何一個能編寫出這本字典的大儒,都可擁有文宗根基,稍加時間打磨,便可青雲直上。

    《方氏字典》最大的難點便是普及,但方運已經決定,一旦回到聖元大陸,便強制全景國學習,並去遊說聖院,然後派人遊說各國,盡量讓所有人族都學會使用這本字典。

    有了新的目標,方運勁頭十足,累並快樂著。

    經歷了黑色寶山,一路上又不斷獵殺妖蠻,吞噬其他小寶山,方運的山島不斷增大,現如今水面之上的高度已經達到三百丈。

    在晉陞三境后,枯朽之力源源不斷,能輕鬆支持一場大戰,而用以催動山島的枯朽之力很少,所以方運一直使用枯朽之力加速,使得山島的時速接近五百里,風馳電掣一般。

    山島的可視距離也增加到六百餘里,完全超過方運所見過的任何人,無論是凶物異族還是那些強大的皇者。

    在路上,方運遇到幾個氣息極為恐怖的皇者,絲毫不遜於衣知世或最強的那些龍皇,都遠遠避開。

    憑藉兩塊地圖,方運一路不斷吸收寶山,並湊齊了三塊地圖,對這座神賜山海的了解更進一步。

    隨著地圖的完善,神賜山海中心對方運的吸引越來越大,但是,方運每當要去那裡,都會莫名想起那尊恐怖的如同背負蒼天的負棺人,心中立刻平靜下來。

    不過,方運雖然不去神賜山海核心,但卻一直在接近那裡,想要得到那裡的地圖。

    在神賜山海的時候,方運心裡也默默計算著聖元大陸的時間。

    正月初一,正月初二,正月初三……

    在正月初五的時候,方運突然感到一陣心慌,好像天塌地裂一般,頓時緊皺眉頭。

    「是家裡出了事?難道玉環遇到危險?還是人族發生什麼異變涉及到我的親友?或者是危及景國,抑或是葬聖谷有大變?」

    方運強壓心中不安,但仍然憂心忡忡。

    《中庸》有言,至誠之道,可以前知。

    至誠如神。

    方運身為三境大儒,還遠遠達不到至誠之道,但也對一些危險的事物有一定的感知。

    方運放下手中的小楷筆,抬頭觀看四周,愕然發現,神賜山海中心方向的上空,竟然不再是一片湛藍晴空,而是一片深藍。

    「我們的可視距離不是有限嗎?到底是神賜山海劇變引發,還是我的視力異於常人才能發現此次變化?」

    方運盯著那片深藍天空看了一會兒,看不出什麼,正要轉頭,卻突然猛地睜開眼睛。

    在那極為遙遠的深藍天空之下,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的灰色人影懸浮在半空。

    那個巨大人影與負棺人相仿,身高千餘丈,半透明的光影在她身上交織出一身寬鬆的黑色長裙,那黑色的光影長裙輕輕擺動,覆蓋巨大的身軀。

    那人的身體接近半透明,顏色灰暗,頭髮則純白如雪,垂於腰后,輕輕飄蕩。奇特的是,每一根頭髮的末端,都吊著一本黃銅古書。

    方運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到她那巨大的雙手捧著一部黃銅巨書,上面銅綠斑駁,散發著古老蒼茫的氣息。

    這巨大的女子正低著頭,口中難念有詞,不知道在誦讀什麼。

    那黃銅巨書不斷飛出一頁頁黃銅紙張,飛到遠處后化為波及數百里的璀璨神光,可以清晰看到遠方發生大規模的空間震蕩,甚至偶爾有空間裂痕。

    方運看第一眼的時候根本不知道這巨人是什麼,但很快便從古妖傳承中得到稍稍清晰的信息。

    誦經幽魂。

    巔峰異族之一,在古妖傳承的記錄中,曾經有最強的誦經幽魂把稱祖的龍帝打得倉皇逃竄。

    更遠的地方,神光交相輝映,看不清是誰在與誦經幽魂交戰。

    方運第一次見到聖位層次的戰鬥,不甘心就此錯過,一直盯著神光交織的地方觀看,過了好一陣,才看到神光後面那神秘人物的一部分,好像只是一小部分的眼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