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交出山島和寶物,饒你不死。」方運道。

    狼拓皇大怒,道:「你們以為有皇者靈骸便能殺我?可笑之極。本皇偶得異寶,本來想用來與諸皇爭鋒,既然你們兩個自尋死路,那本皇便成全你們二人!」

    狼拓皇說著,頭上紅光一閃,冒出一個直徑丈許的赤紅色血玉球。

    一道道偉岸的氣息自上面向四面八方擴散,方圓百里的空間染上淡淡的血光,彷彿有一尊聖位立於那裡,鎮壓八方。

    方運與夜鴻羽周身的氣息直接被削四成,只能發揮六成的力量。

    方運與夜鴻羽神色如常,但全都緊盯異寶。

    「怪不得你如此囂張,原是以大聖之血和皇者靈骸煉製的寶物,乃是皇者層次的異寶。此物的價值,毫不在皇者靈骸之下。」方運沒想到狼拓皇竟然有這等異寶。

    五境大妖王若持皇者異寶,便能對抗新晉皇者。

    方運身後火光衝天,星火渾天鑒如古銅輪盤升起,徐徐旋轉,散發浩蕩的氣息,竟然將皇者異寶的力量壓縮到狼拓皇周身數丈之內,無法影響外界。

    「原來是你在聖元大陸用過的龍族寶物,哼,你也只能借用聖寶氣息而已,這寶物,今天終究要歸本聖!」狼拓皇說著,橫移山島,避免遭到方運與夜鴻羽夾擊。他目光閃爍,突然再度外放一件異寶,護住身後,然後轉身面向方運,揮爪拍擊。

    就見一個籠罩方圓五十里的巨大黑影出現,抬頭望去,那是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狼頭,赫然是神相之擊。

    狼頭下落,大口吞天,明明未吼叫,但四面八方都是延綿不絕的狼吼之聲,仿若自亘古襲來,震懾今朝。

    一擊未落,海水下陷,元氣排空,竟然斷了方運從天地借用元氣的道路。

    皇者神相,禁絕天地。

    夜鴻羽大驚,本以為這狼拓皇是以自己作為主攻目標,萬萬沒想到它竟然如此喪心病狂,不僅以境界較低的方運為主攻,甚至第一擊便是最強之擊,完全不留任何餘地,出手之狠辣,確有皇者風範。

    看到那神相巨頭下落,夜鴻羽暗暗叫苦,自己離那裡太遠,等聽雷古劍飛過去,神相之擊已經擊中方運,但是,他已經沒有灰心,全力驅使聽雷古劍斬向那碩大的神相狼頭。

    方運神色不變,身後清氣衝天,聖魂文台浮現形體,就見上面的王驚龍雕像微微抬頭,伸指點向天空的神相,兩眼神光一閃,便閉上雙目。

    聖像表面出現無數裂紋,沉寂灰暗。

    天空那不可一世的神相狼頭先是停滯在半空,隨後竟然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炸成無數亮閃閃的元氣碎片,四處散落,頗似漫天飛螢。

    隨後,神相巨狼散逸的澎湃餘波席捲四面八方,如同無數五境大妖王在向四面八方攻擊。

    方運上空的防護戰詩詞應聲而碎,隨後憑藉家國天下才擋住那些氣息。

    「那是什麼文台?」狼拓皇大驚失色,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頭頂的聖魂文台。

    夜鴻羽愣了一下,又驚又喜,他之前就知道方運要凝聚一種千古未有的文台,只存在於眾聖推演的理論之中。他本以為只是比目前的文台稍強而已,沒想到方運的文台竟然強到這種程度,以大儒之身,破皇者神相之擊。

    方運卻另有想法,之前以聖魂文台解決五境大妖王的神相之擊,可以驅散其所有力量,好似吹灰一般輕鬆,但此次神相之擊雖然破碎,但散逸的力量無比龐大,說明論力量的總量,那皇者的神相之擊還在現在的聖像之上。

    方運沒有感到意外,這再正常不過,皇者已經隱隱有聖者威儀,只差鑄就聖道根基便能封聖,而皇者之下則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妖蠻皇者的神相之擊雖然強大,但論精妙程度,遠不如人族萬古第一文台聖魂文台。

    狼拓皇很快清醒過來,道:「我明白了,你這文台只用破之能,沒有殺敵之能,不過如此!看我如何殺你!」

    狼拓皇現在無法使用神相之擊,但二話不說,立刻使用聖相之擊,就見十里方圓的巨大狼爪從方運頭頂落下,與此同時,他突然打出那件皇者異寶,在皇者異寶的後面,竟然還跟著一支箭狀異寶,極為隱秘,方運根本看不到。

    但是,夜鴻羽卻看得一清二楚,他暴喝一聲,周身元氣鼓盪,鬚髮輕揚,就見天空突然出現一道閃電,直直劈在那箭形異寶之上,打得那箭形異寶一頓。

    就在這一頓的時間,閃電還原為聽雷古劍,隨後夜鴻羽用出控劍之法,瞬間十擊,借擊在箭形異寶同一處。

    就見那箭形異寶瞬間被無盡雷光包圍,隨後雷光轟然炸開。

    聽雷古劍回返,而那箭形異寶表面傷痕纍纍,雖然未毀,但也只能發揮一二成的威力。

    遠處,皇骸行流張口一吐,藍色長河逆升,擋住狼拓皇的聖相之擊。

    那皇者異寶極為敏捷地躲過行流,如攜帶千山之力,砸向方運。

    那皇者異寶本身用強大的神物凝練,加之大聖氣息,竟有破滅天地的氣勢,形成層層漣漪,粉碎方運所有的防護戰詩詞,直逼向家國天下。

    方運周身有一隻雄鷹異寶,那雄鷹發出清脆的長鳴,並加速在方運周圍旋轉,似是被皇者異寶刺激。

    方運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星火渾天鑒嗖地一聲出現在家國天下外。

    皇者異寶重重撞在上面。

    砰!咔嚓……

    星火渾天鑒只是輕輕一震,那皇者異寶則如同皮球似的崩飛。

    「你拿什麼攻擊我不好,非得拿實體寶物攻擊我。」方運有些無奈,星火渾天鑒是實物,在激發力量前,只能擋住本身面積那麼大的攻擊,面對大範圍的攻擊毫無作用,但完全可以當作盾牌擋這種範圍小的攻擊,尤其是同樣的實體攻擊。

    皇者異寶倒飛回去,狼拓皇召回面前一看,上面出現細密的裂縫,無比心疼。

    「方運,你毀我異寶,今日必殺你!」狼拓皇再次祭出異寶,但這次沒拋出打方運,就見這皇者異寶寶光一閃,打出一片血光,掃向方運。

    行流一甩尾巴,前方浮現一座水牆,將血光盡數擋在外面。

    與此同時,夜鴻羽的聽雷古劍攻到狼拓皇的身後。

    一劍一具靈骸,眨眼間便斬絕狼拓皇的靈骸,隨後殺向狼拓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