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多時,最弱的虎蠻皇離方運最近,只有十里,龜青皇其次,十五裡外,鼠密皇最遠,在二十裡外。

    方運稍作算計,突然停止戰詩攻擊。

    星火渾天鑒升起,浩瀚聖威散布。

    三位皇者的遊動速度直接下降兩成。

    皇者無比接近半聖,本不至於被星火渾天鑒壓製得如此厲害,但現在它們在海中,無法外放任何力量,這才被星火渾天鑒全面壓制。

    那虎蠻皇與龜青皇毫不在意,但鼠密皇目光一閃,竟然再度減慢速度。

    方運不經意間看了鼠密皇一眼,目光里似乎有些遺憾。

    隨後,方運只是讓山島上的戰詩兵將阻撓鼠密皇與龜青皇,自己則控制真龍古劍對付那虎蠻皇。

    文台升騰,毒攻巨蛇與文台真龍一綠一金,宛如兩條長河,飛上高空,沖著虎蠻皇噴吐毒炎與龍炎,將其淹沒。

    這兩種火炎之中都蘊含枯朽之力,很快遍布虎蠻皇周身的黑砂凶物。那凶物十分強大,竟然有強大的凶意護體,在短時間內能與枯朽之力抗衡而不被侵蝕。

    方運冷哼一聲,緩緩伸出右指,對前方三皇輕輕一點。

    「萬星輝煌,吾為王!萬妖爭凶,吾為祖!」

    許久未動用的妖祖星位力量,再次出現。

    方運身後,浮現一頭千丈冰霜巨猿,巨猿仰頭望天,散發著凍絕一切的偉岸力量。

    天空之上,出現一個直徑數十里的黑色大洞,彷彿連通另外一界。

    黑洞之內,星辰閃爍,每一顆星辰都散發著森森寒氣。

    數息后,星辰墜落,分成兩隊,如兩條星辰河流,沖入毒攻巨蛇與文台真龍的身體。

    「嗷……」兩頭巨怪仰天嘶吼,身體發生驚人的變化。

    就見毒攻巨蛇的提醒迅速膨脹,一個頭又一個頭接連冒出來,最後竟然形成九個巨頭,極似上古時期的凶物。

    那文台真龍身上的金色光芒不斷剝落,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漆黑,猶如穿上黑色的金屬鱗鎧,一道道充滿邪異的氣息從它的體內發出,像極了傳說中的鎮獄邪龍。

    方運露出懷念之色,星位力量已經很久沒用,以前是力量有限,用了作用不大,而現在自身力量強大,星位力量便有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九頭巨蛇與文台邪龍低吼一聲,張開大口,就見九頭巨蛇噴吐九條毒炎,而文台邪龍則噴吐邪炎,將虎蠻皇淹沒,徹底擋住虎蠻皇的視線。

    在這一剎那,方運右手一拋,一個表面布滿裂痕的赤紅色血玉球飛出,眨眼間抵達虎蠻皇近處。

    鼠密皇與龜青皇都想提醒,但他們的喊聲卻快不過皇者異寶。

    當日狼拓皇死亡,燒盡身上的所有寶物,唯有這皇者異寶因為懸浮在半空,落在山島之上,被方運所得。

    這皇者異寶原本與星火渾天鑒對撞,遍布裂縫,但是,它終究是以大聖之血煉製的異寶。

    皇者異寶穿過毒炎與邪炎,攜山海之勢,狠狠撞在虎蠻皇身上,把那黑砂凶物形成的防護層打得四散,與虎蠻皇的其他鎧甲對撞,發出鏗鏘之聲。

    虎蠻皇慘叫一聲,身體被打得後退,他低頭一看,那表面碎裂的玉球嵌在它的身上,而它的體表沒有傷痕,但體內的骨頭與臟器被強大的力量震碎。

    不過,對於皇者來說,這種程度的傷不算什麼。

    虎蠻皇正要伸手去抓那玉球,但見那玉球突然爆發出強烈光芒。

    「不好……」虎蠻皇大吼。

    皇者異寶突然自爆!

    轟!

    皇者異寶自爆的一擊絲毫不遜於皇者神相之擊。

    虎蠻皇的胸膛徹底炸開,頭顱被炸飛出去,腰上與頸部之下的身體已經被炸得粉碎,而那黑紗皇骸更是首當其衝,被炸得四分五裂,成為殘骸。

    最可怕的不是皇者異寶本身,而是裡面竟然封入方運的大量枯朽之力!

    無盡的枯朽之力鑽進虎蠻皇的頭顱與殘軀之中。

    「啊……」

    皇者的強大之處終於顯現出來,就見殘破的頭顱竟然立刻與殘軀相連,不過一息間,殘缺的身體竟然長出來,只是新長出來的部分沒有經過錘鍊,遠不如老的軀體強大。

    「我要生吞了你!」虎頭人身的虎蠻皇無法忘記身體被毀的疼痛,竟然加速沖向方運。

    方運淡然一笑,九頭巨蛇與文台邪龍俯衝下去,一邊噴射毒霧,一邊與虎蠻皇展開肉搏。

    虎蠻皇若能使用聖氣與氣血,可以徒手打爆這兩頭巨物,但是,它現在只能憑藉身體,而這兩頭巨物本來就強得可怕,在各種力量的增幅下,達到普通五境的實力,又得妖祖星位力量加持,已經是無限接近皇者的程度。

    九頭巨蛇的頭顱輪番攻擊,或者噴吐毒炎,或者瘋狂撕咬,那邪龍同樣如此,一邊噴吐毒炎,一邊用巨爪撕扯虎蠻皇。

    雙方瘋狂激戰,虎蠻皇的身體不斷被破壞,但也不斷長出來,九頭巨蛇與文台邪龍的身體同樣不斷被破壞,可只要方運的文台在,只要方運的力量在,兩頭巨物就能源源不斷重生。

    雙方的戰鬥極為慘烈,虎蠻皇的鮮血與破碎的血肉遍布附近數百丈的地方。

    突然,虎蠻皇發出一聲慘叫:「我的力量!我的皇者力量為什麼沒有了!」

    枯朽之力,腐化了虎蠻皇的皇者之力!

    虎蠻皇,墮為五境大妖王。

    沒了皇者力量,真龍古劍突然出現,一劍將其斬殺,隨後文台邪龍抓著它的屍體飛向山島。

    突如其來的逆轉驚呆了觀戰的那些妖蠻。

    鼠密皇竟然轉頭就逃,那龜青皇發覺鼠密皇逃了,頓時心慌,竟然也要逃。

    「遲了!」

    方運的文宮之內,兩件物品輕動。

    一件是龍骨聖諭,一件是二龍玉璽。

    「吾為龜族聖將,抓捕叛逆!」

    方運身後的罪龜文台突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膨脹,文台之上的鎮罪偏殿竟然變得與原本的偏殿一模一樣大,而裡面的那頭罪龜囚車竟然和本體一樣強大。

    一道偉岸的氣息自方運身上爆發,隨後一套半透明的龍鱗戰鎧包裹方運,讓方運彷彿天地之主,水族之王。

    轉身欲走的龜青皇嚇蒙了,它感受到源自血脈深處的恐懼,源自靈魂盡頭的卑微,全身顫抖,彷彿那不是方運,而是龜族最古老的先祖。

    旱龜現在是不屬於水族,但在當年卻是實實在在的龜族。

    這龜青皇終究不是水族,它雖然感到無比恐懼,但力量竟然沒有下降,它立刻意識到還有一線生機,於是凝聚全身力量,準備打出神相一擊。

    皇者神相一擊,足以擊沉陸地。

    但是,它的力量僅僅凝聚到一半,神相還未成形,恢復真身的罪龜囚車顯現出真正霸道的一面,悍然飛出,外放萬千鐵鏈,將龜青皇捆個結實,並迅速收回,囚禁起來。

    龜青皇毫無反抗之力,一身的異寶沒有任何反應。

    遠處一些水族妖蠻看得全身顫抖,都認出方運身上的半透明鎧甲與遠古龍族聖位大將的鎧甲樣式風格極為相似,只不過以前的鎧甲是穿在龍族或其他水族上。它們悲哀地意識到,從此以後,水族再也無力與方運抗爭。

    現在的方運,在水族面前就是真正的半聖!

    「可惜。」方運望著逃跑的鼠密皇,頗為遺憾。

    遠方的夜鴻羽哈哈一笑,徹底放心,沖向古神塔。

    那李正罡則內心震動,這才意識到,直到現在方運都沒有動用全部的力量。

    .

    我在公。眾。號發布了關於儒家「存天理滅人慾」的文章,大家有空可以看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