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的映芒鏡已經縮小到巴掌大小,如同圓餅被切下來的八分之一,弧形邊緣非常整齊,而且還留有鑲嵌著奇異神物的紋理,另外兩側因為是鏡面的一部分,則有些不平整。

    方運手持古鏡碎片的邊緣,放在自己面前,向裡面看去。

    方運還沒等看清鏡中是什麼,只覺雙眼突然被火焰灼燒,眼前瞬間漆黑。

    「不好!」方運感到雙眼鑽心地疼痛,感到一股澎湃的聖道偉力要毀滅自己的雙眼。

    但是,下一個瞬間,雙眼之中涌動出一種清涼的奇異力量,不僅吞噬那種強大的聖力,還順便復原了方運的眼睛。

    方運只覺眼睛一熱一涼,便恢復了正常。

    「月相神石竟有如此偉力?從未聽說過。」方運深感此事蹊蹺,但目光全被鏡子吸引,因為現在自己竟然能看到鏡子裡面的景象,而且不會被灼傷。

    方運仔細看著映芒鏡碎片,就見裡面一片混混沌沌,無盡的灰白色霧氣翻騰涌動,同時那些霧氣在不斷凝聚自己的身形,但凝聚到一半立刻潰散,好像冥冥中有一種至強的偉力在阻止那霧氣凝形。

    方運又翻看鏡子背面,呈暗金之色,上面只有很普通的紋路,看似沒有其他力量。

    「映芒鏡……」

    方運低聲自語,看著這面破碎的鏡子。

    傳說完整的映芒鏡乃是尋寶奇物,對準一界照耀,立刻可看清大聖及大聖之下的寶物,而且祖神寶物若沒有特別隱藏,也會被映芒鏡查到。

    這映芒鏡之所以如此強大,是因為製作之時融入一顆亘古長存的太陰星。

    方運之所以知道這映芒鏡的名字,還因為這也是一件著名的浪費神材的寶物,因為那顆奇異的太陰星完全可以用作一件稱祖聖寶的主材。但煉器已成,太陰星已被煉化,無力回天。正是因為如此,映芒鏡雖然只是半聖異寶,但比許多大聖異寶更珍貴。

    這件能窺見天地寶物的異寶被各族所知后,引發了一次又一次的腥風血雨,從龍族、古妖到妖蠻,數易其手,最後在古妖稱霸的末期消失,但如何消失,至今眾說紛紜。

    「沒想到,映芒鏡竟然破碎了,而且出現在葬聖谷。」方運惋惜地撫摸鏡面,但剛碰觸鏡面,立刻感受到一種莫大的威能襲來,急忙收回手,那強大的力量也隨之收斂。

    「還不讓摸……」

    方運想了想,向映芒鏡碎片中注入聖氣,然後緩緩移動,照向前方和牆壁。

    每過一秒,方運的無奈便多一分,這映芒鏡碎片竟然毫無反應。

    「看來,不要說碎片,即便是完整的映芒鏡,也未必能完全照出這古神塔的寶物。」

    思索片刻,將一件大儒文寶拿出來,還未等用布匹包起來,映芒鏡就輕輕一顫,似乎感應到寶物。方運大喜,將大儒文寶包好後放到地面,然後手握映芒鏡,照向那布包。

    映芒鏡突然輕輕一動,外放出一種肉眼看不見的奇異力量,落在那布包之上。

    隨後,鏡子外放出絲絲縷縷灰白霧氣,在鏡子上空凝聚成那支大儒文寶筆的模樣。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與那大儒文寶筆一模一樣,沒有絲毫差別。

    方運想了想,取出狼首聖錘,這一次,映芒鏡重重一顫。隨後,方運以枯朽之力掩蓋狼首聖錘,放在地上,再次用映芒鏡碎片照去。

    映芒鏡碎片一開始並無異動,過了足足兩息才有比之前多幾十倍的霧氣湧現出來,在鏡子上凝聚出狼首聖錘的形象,所用時間也比之前更長。

    隨後,方運收起狼首聖錘,以枯朽之力包裹大儒文寶,放在地上,自己則遠遠離開,在一裡外向大儒文寶照去。

    成功映出文寶的樣子。

    方運再遠離,大概在十五里左右的時候,長廊到頭,旁邊是拐角,方運再度照去,發現和之前一樣,映芒鏡碎片起效。

    「不錯。」方運將映芒鏡包起來,掛在腰間,然後取回大儒文寶,繼續前行。

    一路上,方運不斷檢測映芒鏡碎片,發現或許是殘破的關係,這映芒鏡碎片還是有一定的不足。

    比如映芒鏡碎片在遇到狼首聖錘或星火渾天鑒這種完整的聖道寶物的時候,會劇烈震動,而遇到殘缺的聖骨,震動會和遇到大儒文寶一樣,哪怕方運拿出天地之源,這映芒鏡碎片的震動也等同於發現大儒文寶。

    在黑暗的迷宮長廊中,方運腳踏平步青雲前行,一身青衣,瀟洒飄逸。

    方運依舊全神貫注警戒,不過現在分出一絲神念在映芒鏡碎片上。

    前行許久,方運突然急停,然後立刻調轉方向,加速逃離。

    在取映芒鏡碎片的時候所遇到的那個皇者,竟然又來到附近。

    「它到底是誰?難道是為了殺我?不,既然一開始沒追上,殺我便等於浪費時間。我特意留下那寶閣不進,其實也是想讓他在裡面浪費時間,但他竟然和我一樣對那寶閣視而不見。那最大的可能是,他很需要映芒鏡碎片。」

    方運這才意識到,這映芒鏡碎片恐怕沒那麼簡單,那頭皇者應該是知道這古神塔的某種秘密,而映芒鏡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

    「既然是妖蠻所需,我更要保留!」

    方運心中湧起一絲衝動,想要將半聖衣冠拿出來,但終究還是放棄,因為半聖衣冠要用在更重要的地方,於是繼續轉進。

    這一次逃跑,方運的文宮中浮現了之前經歷過的迷宮地圖,並且開始全力推演。

    任何寶物、任何建築、任何非自然甚至自然形成的事物,幾乎都有跡可循,除非這裡不是藏寶之地,而是死亡之地。

    方運不斷通過《易經》的力量來推演。

    雖然儒家的《易經》更注重義理,但仍然包含占卜之法,只是沒過度發展象數。

    很快,方運總結出一些路過之地的共同點,並利用這些共同點來預測前方未知的道路,預測的結果有對有錯,證明自身的推演還是有一定效果,但因為迷宮地圖中有特殊的變數,並不能準確預測。

    即使這樣,對方運來說也是極大的幫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