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長江再度滿布眼前的世界,象魁皇發出一聲暴怒的象鳴。

    「我要殺了你啊!」

    象魁皇無法容忍這種近乎挑釁的阻攔手段。

    等再次擊破阻敵詩,方運已經突破六具靈骸的防線,進入寶閣之內,與其餘四人匯合,同時以鎮罪文台直接吞噬了一頭五境靈骸。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象魁皇直衝向大門,寶閣之內,元氣沸騰,聖氣涌動。

    五位大儒同時吟誦一首詩,大學士與大儒雙文位戰詩,《江城子*三送蠻皇》!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國隨太后,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就見五人身後都浮現三國時期東吳開國皇帝孫權的虛影,每個孫權手中都持一把強弓。

    唯獨方運有些許不同。

    方運身後,和第一次作出這首詩一樣,身後浮現了微型文曲星的虛影。

    即便已經知道文曲星虛影之事,那四位大儒眼中依舊滿是震撼之色。

    但是,這首詩並沒有立即發威,因為方運在以聖頁寫完《三送蠻皇》后,還在第二張聖頁上書寫。

    就見五嶽齊振,方運周身才氣、聖氣與各種力量涌動,雙目爆出璀璨的光華,而後手持大儒文寶筆,蘸飽濃墨,書寫新的一首詩。

    在方運落筆的一瞬間,四位大儒毛髮聳立,無比驚駭,因為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浩偉之力自方運身上湧現。

    望岳!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詩成,聖頁之上寶光層層,而且有傳世寶光。

    東嶽泰山,何等雄偉?即便離開泰山所在的齊魯大地,依舊可以看到山頂的樹木。

    造化神異,聚集秀美,讓泰山高到彷彿擋住日月,好似太陽所照的山一側為白晝,另一側則為黑夜。

    層層雲中,心胸激蕩,站在山頂,天下無比廣闊,幾乎要讓眼角開裂才能看遍,從平地上很難看到的高空之鳥在這裡再尋常不過。

    一人所立,天下之巔,放眼望去,世間所有的山都被泰山比下去,變得那般渺小。

    山莫大於之,史莫古於之!

    孔子登臨泰山,天下如在掌中。

    方運落筆,氣沖星斗!

    與此同時,聖元大陸的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和中嶽嵩山齊齊一震,瘋狂吸收附近的天地元氣,而後凝聚浩然偉力,連接天星。

    妖界之中,萬亡山上空,萬星亂顫。

    一道道壯偉星力投入萬亡山中,進入與世隔絕的葬聖谷中。

    寶閣上面的空間好似破裂,隨後出現一個漆黑的大洞,洞口之中,群星璀璨,照耀寶閣。

    無數星光落在五嶽天下的泰山上,落在方運身上,並滋潤整座五嶽天下。

    泰山的氣息如火上澆油一般轟然升騰,熊熊直上,另外四座山的氣息也迅速膨脹,讓整座五嶽天下的力量直接超過十重天下,最後氣息猶如超過只有文豪才能開立的十哲天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另外四位大儒身後的吳國開國皇帝孫權陸續投入方運身後的孫權之中,融為一體。

    整座五嶽天下的力量也隨之湧入方運身後的孫權之中。

    方運所具備凡是能增強戰詩詞的力量,都進入其中。

    學海文台之中,一條條文心魚躍出。

    家國天下內,枯朽之力猶如聖力長河,進入戰詩孫權身體。

    一個又一個聖氣源被消耗,融入孫權身體。

    聖血一滴,才氣萬道……

    在所有的力量進入孫權身體后,孫權宛若一界帝皇,一世半聖,周身散發著如太陽般濃烈的氣息,焚燒世間一切來敵。

    孫權挽弓,身體燃燒,全部力量湧入射狼箭中。

    象魁皇的大半個身體出現在寶閣大門外,它感受到裡面澎湃如海的偉力,驚駭地看向方運。

    方運腳踏泰山,身披文曲星,星火渾天鑒如冠,上空一根巨箭已經射出,箭頭神光熾烈,如太陽嵌入其中,箭頭周邊甚至有行星虛影環繞。

    西北望,射天狼!

    一箭可陸沉!

    象魁皇感覺身體的每一個器官、每一分血肉都在吼叫著同一個字。

    「跑!跑!跑!跑……」

    象魁皇用盡全力燃燒壽命,用盡所有秘寶與手段,甚至消耗巨量的聖氣取出它的半聖父親的一截象牙玉牌。

    星火渾天鑒的氣息橫掃,稍稍將那象牙玉牌壓制,延遲了其發威的時間。

    箭出,天地蒼茫,聖白耀世。

    黑暗的長廊中,彷彿有一顆星辰攜帶風雷之聲飛過,最後重重撞在長廊盡頭的牆壁上,形成劇烈的震動與無盡的氣勁。

    方運全身汗如泉涌,竭力向外看去,就見大半個象魁皇的身體被射狼箭毀滅,只有極少的部分在那象牙玉牌的包裹中化光逃離,同時留下凄慘而憤怒的尖叫。

    「下次一定要殺了你!」

    象魁皇一邊逃跑,一邊大罵,至今還認為是自己大意輕敵,若是早喚出祖魂,絕不會到這一步,完全沒想過這是方運憑藉人族頭腦所創造出的殺局。

    「方運,你怎麼樣?」田松石搶先一步邁到方運身側,正好擋在方運與聶守德之間。

    何明遠與雲照塵也轉換位置,三人對聶守德呈包夾之勢,與此同時,五嶽天下排斥掉聶守德,自然退化為四海天下。

    聶守德手腳冰涼,絕望地指著前方的方運與田松石。

    「你們……你們過河拆橋,難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嗎?難道就不怕聖院誅心嗎?難道就不怕文膽蒙塵嗎?難道就不怕聖道有損嗎?我知道有錯,但請給我辯解的機會,你們……」

    聶守德一邊罵,一邊暗中聚集力量,但是,他還沒等逃跑,毒攻巨蛇自天而降,一口將他吞下。

    瞬間毒殺。

    方運根本不給聶守德任何辯解的機會。

    何明遠偷偷看向方運,發現方運沒有任何異狀,這才相信方運所說,聶守德背棄人族,陷害虛聖。

    對於人族來說,在葬聖谷出賣普通大儒可以理解,但出賣文豪或虛聖,絕對是大罪,這種罪不會宣判,但聖院會在暗中以最殘忍的手段剪除其所有血脈。

    凈化九族!

    早在衝進寶閣之前,方運就傳音通知其他大儒,說出聶守德出賣自己一事。

    徹底擊退象魁皇,解決聶守德這個叛徒,方運才微笑看向其他三位大儒,同時打量這座寶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