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人謹慎地繞過拐角,向遠處看去。

    就見在數裡外,前方竟然有一處極為寬闊的廣場,在廣場之中,站立著超過十位皇者,穿過這廣場,才能到達對面的道路。

    也就在此時,方運腰間的映芒鏡碎片重重地震了一下。

    那十多位各族的皇者站在那裡,氣氛極為怪異,似乎隨時可能爆發大戰。

    有古妖,有妖蠻,有凶靈,有聖靈,有異族,還有一頭氣息很古老的凶物。

    在方運四人看向那裡的時候,那些皇者也看了過來,有的皇者並不在意,有的則多看了方運一眼。

    其中毒蛟一族的皇者蛟郁皇盯著方運看了好一會兒,冷哼一聲,不再看方運。

    而古妖皇者乃是一個青銅巨人,身高百丈,只是向方運微微點頭,便沒有交流。看樣子,是剛剛晉陞皇者不久。

    那些聖靈與凶靈都是奇形怪狀,有流金海的流金凶靈,整個身體像是鯊魚,但身體如液態的黃金組成,在不斷改變形狀,偶爾從鯊魚變成大球。

    有缺日峰的皇者聖靈,身體彷彿由純粹的光芒組成,四條手臂手持一條有光芒凝聚的長劍,背後豎立著一個白色光環。

    那古老的凶物,乃是一頭人面蜈蚣,這種凶物數量較多,在大聖之下實力平平,一旦晉陞聖位,便是萬界極凶,威能無窮。

    方運感覺這頭人面蜈蚣和在那黑色寶山被負棺人殺死的人面蜈蚣氣息很不同,更加古老和陳舊,懷疑它是從寶山中復活,殺了有山島的人並將其佔有。

    方運認得大多數皇者的種族,但有幾頭凶靈與聖靈聞所未聞,身體散發著不遜於古妖的氣息,三族從未記載。

    這些皇者站在那裡,個個全神戒備,每一頭皇者周身的空氣都被強大的力量扭曲,無形的皇者長河在廣場之上蕩漾,甚至凝聚成實質的聲音,如同海潮衝擊海岸一樣,發出隱隱的轟鳴聲。

    有幾頭皇者太過強大,身上竟然冒出奇特的光芒。

    由於前方的廣場寬闊,而長廊狹窄,方運四人看不到廣場之中到底有什麼。

    雲仰照低聲問:「我們是另選他路,還是從這裡傳過去,或者……」

    雲仰照說到一半便停止,四人都有自知之明,就沖這陣勢,四人絕無可能參與這場皇者之爭。

    方運道:「來時的路大家都走過,各種死路,只有這裡似乎通往我們要去的方向。」

    「這些皇者在那裡警戒,我們若是過去,會不會引發誤會?」何明遠問。

    「倒不怕他們誤會,就怕其中的凶靈和妖蠻從中作梗。」雲仰照道。

    田松石無奈笑道:「我們現在很像是幾隻小綿羊遭遇狼群。」

    方運又看了看那些皇者,道:「幸好妖蠻只有一個皇者,那頭毒蛟皇很強大,不過終究是水族,它只要腦子沒壞掉,不會主動攻擊你我。我開立四海天下,佔東海主位,他知曉利害。那古妖皇者與我還算友好,其餘各族理當不會節外生枝,畢竟他們的目標是我們看不到的寶閣。當然,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

    「方虛聖,這時候,還是由您做決定吧。」雲仰照道。

    何明遠與田松石都看向方運。

    方運想了想,道:「前有狼,後有虎,乾脆繼續向前。如果有意外,我擔著。」

    田松石道:「自然是共同承擔。」

    「我們走。」

    方運說完,帶領三人向前飛行,同時用神念傳音前方。

    「人族方運,路過此地,不與諸位相爭,還望諸位莫要誤會。」

    雙方的距離很近,片刻之後,方運便飛出這段長廊,來到巨大的廣場之中。

    直到這時候,方運四人才看到,在廣場的左側,有一座遠比之前更巨大的寶閣,那寶閣的中央,豎立著一副三百餘丈高的銀色巨棺。

    這巨棺和古屍巨棺不一樣,古屍巨棺只是普通的形狀,棺蓋上平整光滑,什麼都沒有,而這口銀色巨棺的棺蓋上,雕刻著一頭奇異的巨獸,巨獸身上不知鑲嵌多少珍貴的寶物,兩顆紅色的眼睛熠熠生輝,每一顆眼睛之中的都封禁一顆冒著火焰的太陽。

    在這銀色巨棺兩旁,各有八座古屍巨棺。

    在銀色巨棺後面的牆壁上,布滿密密麻麻的古屍,其中皇者古屍超過三十頭,五境古屍超過千頭,即便沒有活過來,也充滿巨大的威懾力,令人頭皮發麻。

    那青銅巨人首先開口,道:「既然方虛聖只是路過,那我們沒有理由阻攔,看在我古妖一族的薄面上,諸位莫要為難。我們一族的百臂與微冥都曾說過,盡量關照方運。」

    其餘各族都沒有反對,古妖一族畢竟是曾經的萬界之主,論輝煌,葬聖谷各絕地都遠遠不如。

    只不過有傳言說,每一處絕地,都跟稱祖大人物有關係,論實力,絕地凶靈或聖靈並不遜於當今古妖。

    在聽到百臂與微冥兩個名號,諸多皇者的氣息有所變化。

    古妖四凶名震萬界,若是被任何之一盯上,都是一件恐怖的事,那百臂倒也算了,微冥則是各族的夢魘,小過塵埃,微不可查,冥冥不測,就算現在突然發現微冥在這裡,眾人也不會感到意外,只會驚恐。

    方運聽到青銅巨人的話則有些詫異,微冥與自己有一面之交,說關照自己沒問題,但沒想到百臂也這麼說,自己與百臂可沒有交集。

    那人面蜈蚣突然冷聲道:「百臂啊,好大的面子,本皇在神賜山海與他見過一面,不過如此。」

    方運只一聽便知,這人面蜈蚣明顯在百臂那裡吃了小虧。

    其中幾個皇者不屑地看了看人面蜈蚣,以人面蜈蚣現在的實力,碰到那頭皇者百臂,堅持不過百息就會被亂刀砍死。

    很快,方運四人靠近這些皇者。

    方運身穿龜鎧戰體,感覺不到什麼,但那四個大儒則猶如溺水之人,面色一陣青一陣白,身體不斷搖晃。

    十多重的皇者長河在不斷激蕩奔涌,他們三人根本無法長久堅持。

    那些皇者都沒有動手,方運最後看了一眼寶閣內的銀色巨棺,便掠過眾多皇者,前往下一處長廊。

    不等方運完全離開大廣場,那蛟郁皇突然笑道:「方虛聖走得真快,怕是得到什麼了不得的寶物了吧?你進葬聖谷的時候還是大學士,現在竟然大儒四境,定然是有逆天重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