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二話不說,直接讓星火渾天鑒擋在身後,並且直接動用觀天鏡投影,讓其外放神光,掃向來敵。座下的行流更是激發強大的天賦,護住方運。

    在方運轉頭之前,身後已經發出驚天動地的大爆炸,神光絢麗,氣浪橫掃。

    現在的方運,已經和剛入樹界的時候判若兩人,這種程度的力量還傷不到自己,但是,皇骸行流遭到重創。

    與此同時,方運急速向前飛行,並快速轉身。

    當方運看到身後來人的時候,無比驚愕。

    貝翼。

    完整的貝翼站立在前方,甚至連貝殼上的金色邊緣都完整無缺。

    貝翼頭頂有一顆透明的圓球,應聲碎裂,隨後,懸浮在方運上空的觀天鏡投影完全開裂,失去作用。

    「方虛聖,我們又見面了。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識破本皇的身份?」貝翼皇看著方運,眼神無比複雜,有憤怒,有氣餒,但還有一絲得意,同時隱隱有一種蔑視。

    「因為,我殺過一頭黑豹大妖王。」方運微笑著,收起觀天鏡投影的碎片。

    方運背負雙手,鎮定如常,但是,右手在輕輕抖了一下。

    「什麼?本皇的另一具分身竟然死在你手裡?月樹果核與凶樹圖在哪裡?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已經掌握初步的聖道偉力,看來是參悟了本皇的凶樹圖!」貝翼皇眼中殺機一閃,周身氣息涌動。

    方運點點頭,道:「不錯,你猜的很對,妖皇殿下,非常感謝你的贈予。我之前不知道你的這具貝翼分身去懸天江做什麼,但現在我大概明白了,你是去找還魂藻。你應該想把還魂藻給妖皇本體,可惜被我偷襲,所以你只能在臨死前動用還魂藻,並成功復活。真沒想到,懸天江中竟然留有那等神物。最差的還魂藻,也能復活半聖,最好的甚至能復活大聖。」

    貝翼皇臉上浮現猙獰之色,道:「對!你說的沒錯,我的黑豹分身,是為了凶樹圖;我的貝翼分身,是為了還魂藻!你竟然破壞了本皇的兩個大計劃,只有殺了你,才能泄我心頭之恨!現在你已經沒有觀天鏡,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針對本皇!」

    方運卻掃了貝翼皇一眼,微笑道:「還魂藻功效逆天,在遠古時期都是極為稀罕之物。不過,這種神物並非無所不能,你雖然復活,但你的身體遠不如之前,需要數天才能恢復巔峰時期的力量。你現在,幾乎算是新晉皇者。當然,妖皇非同小可,即便身體虛弱,即便只是分身,也有接近積年皇者的力量。」

    「你知道的很不少。看來,你從負岳傳承那裡得到不少秘密。」貝翼皇說完,眼中竟然流露懷念之色。

    「看來你在回憶彗星長廊。」方運道。

    貝翼皇沒有立即攻擊,感慨道:「那是我崛起的起點。可惜,我至今不知道那寒冰王座下面凍結的是什麼神物。若我沒猜錯,彗星長廊的解體,跟你有關吧?」

    「大概有關。」方運道。

    「寒冰王座封存著什麼寶物?」貝翼皇問。

    「既然你我都曾進入過彗星長廊,都是星之王,那我也不瞞你,那是一塊文曲星碎片。」

    「什麼?」貝翼皇驚駭地看著方運。

    方運有些疑惑地看著貝翼皇,因為文曲星碎塊雖然罕見,但也不至於讓堂堂妖皇分身如此吃驚。

    「妖祖的文曲星碎片,莫非大有來頭?」方運趁機問道。

    貝翼皇冷冷一哼,道:「何止大有來頭。當年眾聖為了爭奪文曲星碎片,大打出手,後來文曲星碎片不知所蹤,大都推測被孔子所得,沒想到被妖祖撿了便宜。」

    「不對,這文曲星碎片應該還有別的秘密,不然你不會如此震驚。」方運道。

    貝翼皇面色一沉,道:「我妖界之事,豈能告知你?交出星之王的力量,交出月樹果核,交出所有寶物,我不殺你,將你鎮壓封禁,帶回妖界。或許,你有機會成為逆種大儒甚至逆種半聖。」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想要星之王的力量?」方運問。

    「此事與妖界有關,你得到也是無用。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此次葬聖谷,本皇要殺三人,分別是你,衣知世與敖雨薇。奪了你和敖雨薇星之王的力量,本皇便能在聖道之路走得更遠。」貝翼皇道。

    方運身後的手指又輕輕抖了一下,但依舊面帶微笑,道:「你當年與負岳有約定,一旦出去后,便救它,為何沒有踐約?」

    「我是曾想辦法救它,但那要等本皇封聖之後。誰知道,他竟然走運,先行離開。方運,你不用拖延試探了,在你進入此地不久,本皇就已經暗中進入,並布下禁法神木。但當時並沒有立即激發,因為本皇想試著偷襲你,可惜,你反應太快,讓本皇損失了珍貴的大驪珠,只能立刻激髮禁法神木。從現在開始,整座葯園都是禁法之地。你,死定了!」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但隨後便振作精神,由衷道:「妖皇好本事,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布下禁法神木,不給我留一絲生機。」

    禁法之地,排空天地元氣,乃是人族剋星。

    現在,貝翼同樣不能借用外界天地元氣,但是,它的六對貝殼本身就是六件強大的武器,即便沒有天地元氣,也和妖蠻一樣,有極為強大的戰鬥力。

    沒了天地元氣,方運實力只存十之一二,但一些妖蠻和凶物等力量卻能保留十之五六甚至更多。

    沒了天地元氣,方運將無法使用任何戰詩詞,除非是一種傳說中的詩詞,但那種詩詞從未真正出現過,只是人族半聖閑談時提到過才被一些人知曉。

    沒了天地元氣,方運的許多手段都用不上。

    比如,真龍古劍再也無法巨化,武廟文台幾乎完全作廢,毒攻文台和真龍文台威力大減。

    無法使用詩詞,意味著文心幾乎毫無用處。也意味著,大部分文寶已經徹底無用,因為文寶需要獲得外部天地元氣才能激發。

    人族的許多力量,都需要以天地元氣為主幹。

    聖氣雖強,但只是填充物,可以讓一變成一百,但無法讓零變為一。

    像醫書、兵書、史冊等等力量,基本無法使用,因為大部分作用都基於天地元氣。

    方運說話間,從飲江貝中取出從鼠汰王那裡得到的聖體果,一口吃下。

    洶湧的力量注入身體,讓方運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增強,不多時,已經強到近乎三境大妖王。

    貝翼哈哈大笑,道:「怎麼,你堂堂人族難道準備與本皇肉搏?那本皇就成全你!」

    說完,貝翼目光一凜,殺意沖霄,攻向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