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見貝翼皇的六對貝殼迅速變化,其中五對合攏,如同五層貝殼包裹著貝翼皇的身體,而且每一層貝殼合攏的地方都變得透明,讓貝翼皇可以看到外界。

    第六對貝翼不僅沒有合攏,反而不斷增長,最後形成一對百丈如鶴翼般的白色貝殼,像兩把長刀一樣斬向方運。

    這一刻,貝翼皇同樣無法獲得天地元氣,但可以注入聖氣與自身的凶意,依舊有至少五境大妖王的殺傷力。

    方運感知到這對貝翼刀的力量並不強,突然散開家國天下,將體內的聖氣與枯朽之力注入龜鎧戰體之中,在龜鎧戰體之內形成一層強大的防護力量。

    砰!砰!

    兩把貝翼刀同時斬在方運的肩部與腹部,未能在龜鎧戰體上留下一絲痕迹,但是,卻有一股力道透過龜鎧戰體與各種防護,落在方運身上。

    方運身體一顫,猶如被普通人被壯漢狠狠打了兩拳,左肩疼痛,腸胃翻騰。

    但是,不過剎那間,這種程度的損傷就自然修復。

    三境大妖王的身體,足以空手殺死全力以赴的妖侯。

    「龜鎧戰體,果然名不虛傳!」貝翼皇眼中流露出一絲無奈。

    在有天地元氣的時候,貝翼皇若想破開龜鎧戰體都需要一番功夫,現在更不用說。

    沒了天地元氣,許多寶物都無法使用,但龜鎧戰體不同,嚴格來說,它只是一件強大的鎧甲,只要身體能穿上,就根本不用外界力量,聖氣與枯朽之力,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方運一看龜鎧戰體如此強,放下心,同時繼續讓家國天下包圍自己。

    沒了天地元氣,無法開立天下,沒有血芒天下,就不能干涉貝翼皇的神念,這讓家國天下只能淪為單純的防護力量。

    幾乎可以說,方運被斷了大部分的攻擊之能。

    方運張口一吐,真龍古劍飛出。

    沒了喚劍詩,連想要一把仿劍都是奢望。

    方運身後的真龍文台輕輕一動,上面的真龍飛出,融入真龍古劍,只能稍稍增強古劍的力量,再也無法單獨化為巨龍。

    毒攻之蛇也無法變巨,只能化為丈許長的蛇,不斷向外界噴吐毒氣,很快便落在貝翼皇的身上。

    沒了天地元氣,毒攻文台的其他能力削弱,但劇毒之力毫髮無損!

    因為,劇毒之力源自方運自身,源自文台,與天地元氣無關。

    那貝翼皇一開始並不在乎毒氣,但很快發覺自己的貝殼竟然被染成淺綠色,面色一變,急忙消耗聖氣團,驅散劇毒。

    「你……吞噬了瘟疫之主的力量?」貝翼皇又惱又怒,瘟疫之主的力量非常難纏,沒有足夠的天地元氣,也非常麻煩。

    「所以說,你不如放開禁法神木,你我公平一戰。」方運道。

    貝翼譏笑道:「你以為我會蠢到這種程度嗎?本皇既然選擇貝翼之體,就有選它的道理!」

    說完,包裹身體最外層的貝殼展開,同樣化為雪白的百丈貝翼刀。

    四把纖細貝翼刀如同醫家的手術刀,化為四團白光,連綿不斷攻擊方運。

    每一把貝翼刀上,都蘊含聖氣以及凶物的凶意。

    凶物凶意極為奇特,不僅有焚海碎岳的強大破壞力,還有影響敵人精神的力量。後者最為可怕,一旦精神被影響,輕則攻擊紊亂,重則發瘋。

    而且,影響精神層面的凶意完全無視方運的家國天下,甚至也無視龜鎧戰體,直接進入方運的文宮之外,要摧毀方運的心智。

    但是,自從建立開始,方運的文宮就不是一般強,不是一般大。

    足以摧毀任何五境大儒文宮的凶意,在方運這個四境大儒面前,竟然束手無措。

    在方運的精神世界,宏偉粗獷的巨大石制文宮聳立,一道道黑色的波紋不斷衝擊文宮的外壁。

    文宮之上的蟠龍無比心大地呼呼大睡,對黑色波紋不聞不問。

    那些黑色波紋落在文宮外壁上,都會無聲無息消散,文宮屹立不倒,連一點塵埃都沒有掉落。

    「你的文宮……」貝翼皇只覺自己的凶意在撞擊一座巍峨無上的高山之上,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將其撼動分毫。

    「讓你失望了,我的文宮從小就有點強。」方運謙虛地微笑,但內心卻在不斷考慮如何破局。

    貝翼皇感受到方運話語中的輕蔑,竟然沒有生氣,而是淡然道:「你身為人族虛聖,自然有許多手段。你有才高八斗與文思泉湧兩大無上文心,也不是什麼秘密。不過,失去天地元氣,你的家國天下只能靠才氣、聖氣和你的枯朽之力維持。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準備打持久之戰!我倒要看看,你的其他力量能維持到多久!」

    說完,又有一層貝殼變為貝翼刀,於是六把貝翼刀強攻方運。

    就見六把白光長刀發出刺耳的聲音,每一秒都能攻出數百刀,方運家國天下的透明外壁碎光點點,火星四濺,併發出密集的撞擊聲,刀劍之鳴,鐵血之音。

    在只有四把貝翼刀的時候,方運還沒有感受到壓力,但當六把貝翼刀同時攻來,方運發現,每一把貝翼刀的力量竟然都隨之增強。

    之前,四把貝翼刀雖然在消耗家國天下的力量,但自身的才氣與枯朽之力的恢復速度很快,消耗多少,就能恢復多少。

    現在六把貝翼刀進行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家國天下為了防守,消耗的才氣與枯朽之力暴增,才氣的消耗已經多過恢復的量。

    枯朽之力倒是依舊充盈不減。

    方運試著外放真龍古劍,但立刻有一把貝翼刀分出,專門阻擋真龍古劍,而且完全是抱著同歸於盡的氣勢,硬碰硬,逼得真龍古劍不得不後退。

    唇槍舌劍最怕這種硬碰硬的戰鬥。

    方運這才意識到,這貝翼竟然隱隱克制人族的戰鬥方式。

    「哈哈哈……你終於覺察到了?」貝翼皇說完竟然再將一對貝殼化為貝翼長刀。

    當第四對貝翼長刀出現的時候,所有貝翼長刀發出一聲清脆長鳴,全部縮短為十丈長,並回到貝翼皇身旁。

    現在這八把貝翼長刀散發著莫名的氣息,每一把刀的邊緣都有絲絲金光,每一把刀都彷彿一頭遠古凶獸。

    方運目光一凝,道:「你曾經拿皇者祭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