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於是,人族出現一場全民寫詩的壯觀場面,出現在論榜上的詩詞數量飆升,許多人甚至寫一首不過癮,還不斷書寫。

    很快,景國一些讀書人發現有慶國讀書人在暗中搗亂。

    有的慶國讀書人故意把方運吹上天,就差指名道姓說方運力壓眾聖。

    還有的慶國讀書人故意評說那些連童生都不是的人的低劣詩篇,嘲笑吹捧方運的人都是何等可笑。

    不多時,景國方黨的一些人把這些消息傳遞給景國高層。

    李文鷹正在主持文會,得到這個消息后,目光掃過慶國讀書人席位,發現那些大儒或大學士倒好,那些低文位的讀書人已經在嘲笑方運或景國讀書人。

    李文鷹先是正常主持文會,在間歇時間,話鋒一轉,微笑道:「此次文會,遍及天下十國,人界內外,難免良莠不齊,那麼,在場的諸位便充當大浪,淘一淘那些泥沙。接下來,我會從論榜之上選取一些奇葩詩詞,諸位評選出奇葩之首,李某將出紋銀百兩,資助他重新回學堂讀書。」

    許多人一聽這種事似乎有趣,於是起鬨請李文鷹快點念出那些奇葩詩詞,供大家一樂。

    李文鷹輕咳一聲,道:「我方才分神看了一眼論榜,看到一首讓在下幾欲捧腹的詩,這就念給大家聽。請聽……」

    「方運真是好,和山一樣高;我要吃聖杏,馬上會變吊!」

    李文鷹最後一個字,故意沒有說清,用江州方言誦出,但在場的讀書人立刻知道原字是加上屍字頭的「**」。

    現場先是一靜,然後哄堂大笑。

    一些正在喝酒喝茶的讀書人沒能控制住,一口噴了出去,會場之上,噗噗聲不絕於耳。

    「人才啊!」一眾讀書人笑罵。

    有兵家讀書人低聲罵道:「這人就算吃一萬顆聖杏,也變不成吊,只能變成根毛!」

    在李文鷹念詩詞期間,許多方黨讀書人開始找各種奇葩詩詞。

    待眾人笑完,李文鷹又道:「接下來,我來誦讀第二首奇葩詩。請聽……」

    「方運一聲吼,大家跟著走;方運不理你,你就是個球!」

    眾多讀書人拍著桌子大笑,笑得前仰後合。

    這個球和那個吊,完全相連,在如此高雅的文會上聽到堂堂大儒念這種詩句,形成極大的反差,讓人忍不住大笑。

    實際上,在私密或小規模文會上,有很多粗俗的段子或詩詞,眾人一笑了之,沒有人會喊打喊殺,此次文會突然有這種段子,眾人也只是跟著笑。

    李文鷹搖著頭,哭笑不得道:「李某今天是長見識了,我聖元大陸,真是人才輩出。不過,既然是全民賦詩,才學有限,願意參與已經是難能可貴,大家便不要過度苛責。他們學藝不精,我們也不能小題大做,借題發揮。好,我再選一首奇葩詩詞……」

    許多人還以為這是此次聖杏文會的固定節目之一,但只有極少數的人明白,李文鷹說出這些,便斷了某些人想要藉機嘲諷攻擊方運的念頭,不然就是小題大做,是借題發揮。而且,那些因為這些詩句笑的人,被李文鷹很巧妙地納入己方陣營,大家都笑了,就是覺得無傷大雅,若是誰用這些奇葩詩詞來攻擊方運,那等於在指責笑過的人。

    許多景國讀書人陸續知道這件事,分外敬佩李文鷹,李文鷹在大庭廣眾之下誦讀粗俗的詩句,很可能會被別有用心的人甚至史官記錄下此事,成為小小的污點。

    但是,李文鷹毫不在乎。

    李文鷹化解了潛在的危機,文會繼續進行。

    突然,大學士宗學琰起身,先是向四方抱拳,然後舌綻春雷道:「聖杏因方虛聖而成,此次文會以詠誦方虛聖為主,天經地義。不過,我發現諸位進入了一個誤區,吟誦方運,為何一定要吹捧?只要是中肯的評價,也算屬於正面。方虛聖自己也說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可見方虛聖是願意接受批評的。所以,宗某懇請諸位莫要一味吹捧方虛聖,一旦吹捧過度,便成了捧殺。適當地指出方虛聖的一些不足,也是為了他好,若他能改正,必然更進一步,是人族之福啊!」

    宗學琰說完,大大咧咧坐下。

    文會現場頓時靜了下來,少數讀書人則不客氣嘲諷宗學琰,但都不便用舌綻春雷,畢竟宗學琰的話站在道德制高點上,說得並沒有錯。

    許多維護方運之人並沒有立刻出口,一來是避免被抓到把柄,二來是要見機行事,想看看宗家或者慶國那些人到底要做什麼。

    這時候,慶國讀書人中有年輕的進士舌綻春雷道:「劍眉公,您倒是給個話,這文會是只准誇方虛聖,還是說可以允許我們公平評價。若是您說這文會只允許誇方虛聖,那我就不留在這裡了。」

    許多人看向那年輕的進士,這人竟然是去年的慶國狀元,封沫。

    李文鷹目光冷然,緩緩道:「這位年輕進士,若令尊大壽之日,我送一副棺材,說人終有一死,一定用得上棺材,你會如何?這聖杏文會因分杏而起,大部分聖杏都是方運無償分給人族讀書人。如此慷慨之人,如此仁義之士,在家裡寫個文作首詩,你們這些人都能跑到方家牆頭說三道四,簡直都是讀著《論語》罵孔聖,用著才氣罵仲尼,沒有家教,沒有教養!這聖杏文會,本就是方運之文會,他念在同為人族,沒有禁止慶國人進文會,反倒給了你們指手畫腳的理由?我李文鷹便在這裡說,既然你不想留,滾出聖杏文會,我李文鷹不歡迎你!我給你百息時間走出這裡,百息一過,我李文鷹便要斬盡不速之客!」

    嘩啦啦……

    數不清的景國讀書人起身,死死盯著那慶國狀元封沫。

    一道道強大的戰意在文院上空升騰,那是景國讀書人萬眾一心的標誌。

    在岳陽樓文院,李文鷹便是此地之主,操控聖廟力量,若想斬人,即便所有慶國人合力也無法阻止。

    眾多慶國人面色鐵青,一些慶國人跟著站起來,怒視李文鷹和那些景國人。

    「我慶國讀書人,不輸天下人!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封沫說完,起身向外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