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方運在服食了聖體果后,身體強度已經堪比三境大妖王。

    這意味著,方運現在可以把一頭千斤黃牛當小雞一樣拋擲,可以舉起數萬斤的重物。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方運依舊在不知疲倦地揮舞星火渾天鑒和狼首聖錘。

    不僅沒有疲憊,戰鬥技巧反而更加精深,星火渾天鑒是盾牌面積大,擋住貝翼刀不足為奇,但狼首聖錘竟然能經常敲擊或者擋住貝翼刀,那就顯得非常怪異。

    武廟文台,不僅僅擁有兵法的力量,也蘊含了許多戰鬥的技法。

    只是,一個大儒揮舞著武器近戰,怎麼看都像是戰詩兵將,實在太不協調。

    方運很無奈,這就是人族的弱點,太不擅長近戰,正如妖蠻的弱點一樣,不擅長術法。

    貝翼皇更無奈,因為方運如此做損失的只是形象和體力,但貝翼皇損失的,卻是貝翼刀。

    家國天下再強,也是一種柔韌的力量,而星火渾天鑒跟狼首聖錘無比堅硬,每一次與貝翼刀相遇,都等於攻擊了一次貝翼刀。

    幸虧這十把貝翼刀力量非凡,若是普通貝翼皇者的貝翼刀不斷與兩件寶物對撞,早已經碎裂。

    不過,起到主要防護作用的,還是家國天下。

    在才氣與枯朽之力所剩極少后,方運不得不收起兩件聖寶,再次使用聖言大術。

    方運翻看《論語新注》,緩緩誦讀。

    「『子貢曰: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

    陳子禽曾對子貢說:「你是孔子的弟子,所以對孔子謙讓恭敬,並非是認為自己不如孔子。難道孔子真的比你賢能嗎?」

    子貢正色道:「地位高的人說出一句話,會表現出他淵博的知識,但也可能因為一句話,暴露自己的無知,所以,說話不可以不謹慎。孔子沒有人能比得上,正如青天高遠無邊,沒人能夠登上青天。」

    方運說完,坐在平步青雲上繼續恢復才氣與枯朽之力。

    但是,在貝翼皇眼裡,方運突然開始上升,最後進入無盡的虛空深處,能隱約感知他就在那裡,卻根本看不到他。

    「故弄玄虛!」

    貝翼皇說完,控制十把貝翼刀殺向方運。

    就見那十把貝翼刀不斷向高空飛去,越飛越遠,最後直上百里高,但這個距離已經是貝翼皇的極限,它再也無法讓貝翼刀飛到更高更遠的地方。

    方運就在更高更遠的地方。

    方運猶如青天,可以看到,但永遠無法觸及。

    「一定是假的!他一定還在附近!他不可能飛到那麼高的地方!」

    貝翼皇開始控制十把貝翼刀對方運之前站立的地方瘋狂攻擊。

    這裡的地面不知道由什麼組成,強大的貝翼刀只能在上面留下極淺的痕迹,所有的力量落在地面都好似會被吸收。

    貝翼刀已經將附近的地面全部犁了一遍,卻始終攻擊不到方運。

    這一次的聖言大術,完全超越了貝翼皇的理解。

    「不可能!我以前見過有大儒使用這句聖言大術,不過是讓我的感知錯亂,忽遠忽近,最後我還是能憑藉大範圍的攻擊傷到對方,破掉聖言大術!這次一定也一樣!」

    貝翼皇乾脆衝到方運之前站立的地方,用盡所有攻擊手段開始狂轟濫炸。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貝翼皇始終碰不到方運一根汗毛。

    過了許久,貝翼皇終於感應到方運從那遙遠的天際回歸,並迅速回到之前所在的地方。

    貝翼皇仗著有最後一層貝殼護身,並不想離去,準備在方運出現后,暴起發難。

    它仰頭盯著天空,等待方運到來。

    但是,等待它的不是方運,而是身後突如其來的一擊狼首聖錘。

    當!

    狼首聖錘結結實實砸在貝翼皇的貝殼之上。

    方運無法激發狼首聖錘的聖道力量,但是,狼首聖錘的本體表面本身蘊含強大的聖威。

    咔嚓……

    貝翼皇漆黑的貝殼表面出現一個小坑,小坑之中有大量的裂痕向四面八方延伸。

    「你!」

    貝翼皇怒吼一聲,十把貝翼刀齊出,同時向前逃竄,躲開方運的第二擊。

    十把貝翼刀齊齊轟在家國天下上,方運隨著家國天下向後退去。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他的才氣與枯朽之力再度充盈。

    貝翼皇逃到遠處後轉身看向方運,口中發苦。自己用盡一切手段消耗方運,卻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方運的力量如此之多,而且恢復得如此之快。

    早知道如此,就應該放棄使用禁法神木,用盡一切手段殺死方運。

    但是,事到如今,只能繼續硬耗下去,否則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費。

    最關鍵的是,貝翼皇感到自己的貝翼刀的力量開始減弱。

    長時間的瘋狂攻擊,終於讓精神開始進入極度疲憊狀態。

    「沒有什麼是無敵的,沒有什麼是無盡的。我損失的只是力量,而你損失的除了力量,還有精力。」方運望著貝翼皇,一語道破貝翼皇的狀態。

    其實,從發現貝翼刀非常強大開始,方運就在故意誘導貝翼皇,讓貝翼皇不斷消耗力量與精力。

    力量可以補充,但精力不可能。

    方運直到現在,依舊精神飽滿。

    貝翼皇眼中閃過濃重的殺機,但一句話也不說,繼續瘋狂攻擊,繼續消耗方運的力量。

    在才氣與枯朽之力再次大量消耗后,方運翻開《論語新注》,沉默數息,又默默合攏。

    方運也到了極限。

    四境大儒能連用三次聖言大術,已經堪比文豪。

    禁法神木範圍內,人族終究無力回天。

    貝翼皇臉上閃過一抹喜色,隨後重重一嘆,道:「你很強,我承認你是我遇到最難纏的對手,但是,我贏了。」

    說完,貝翼皇竟然收起十把貝翼刀,將所有貝翼刀化為貝殼,包裹自己。

    整整六對貝殼將貝翼皇籠罩得嚴嚴實實。

    這六對貝殼的防護力量甚至要超過方運現在身上的龜鎧戰體。

    「我之前使用的月崩,是凶界的第四凶月,完全的月崩,只用第一凶月!而且,一生只能使用一次。還有,凶界的第一凶月乃是凶祖觀天地奪取一片星辰碎塊而造,那顆星辰碎塊的本體,在人族,名為破軍。」

    貝翼皇對準方運伸出右手,輕輕一握,他背後的太初天體消失。

    一顆直徑百萬里的血色凶月浮現在百棺島上,如填滿虛空,碩大無朋。

    「太初之道,萬界之源!太初月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