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神塔的葯園之內,貝翼皇驕傲地抬著頭,在六層殘破貝殼的包裹下,望著前方的方運。

    太初月崩之下,方運的家國天下終於破碎,完全縮迴文宮之內。

    與家國天下有關的力量,全部消失。

    在家國天下修復之前,方運再也無法使用枯朽之力,因為所有的枯朽之力都會被家國天下吞噬,用以修復自身。

    方運依舊身穿龜鎧戰體,但是,強大的龜鎧戰體已經扭曲變形,到處都是巨大的裂口,裂口表面還有殷紅的血跡。

    通過裂口,可以看到方運的傷口血肉在不斷蠕動。

    方運已經服下一枚生身果,但是,一種可怕的凶意在傷口內肆虐,沒有枯朽之力,根本無法將其驅散,血肉不斷癒合,但又不斷被那力量撕開。

    僅僅一息后,方運又吞下一枚生身果。

    不幸的是,方運被扭曲的龜鎧戰體擠壓,身體已經變形;幸運的是,龜鎧戰體不愧是萬界少有的寶物,即便遭受如此強的攻擊,也在慢慢復原。

    三息后,方運又吞下一枚生身果。

    方運竭盡全力,用才氣與聖氣驅散凶意,用生身果來保證身體不斷恢復,避免那凶意將身體徹底撕裂。

    整個過程,就如同在身上捅傷一刀,等傷口縫合,再在同樣的位置捅一刀,往複循環。

    方運的面色微白,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異常。

    經歷了一開始的疼痛,身為大儒的他已經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

    方運的眸子格外冷。

    「沒了家國天下,你拿什麼抵擋本皇的攻擊?」貝翼皇望著方運,表情和藹,神態輕鬆。

    陌生人只有在面對弱者,才會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表達善意,若是對方能威脅到自己,展現的只能是仇視。

    很多時候,他人的敵視是最好的讚美。

    「你們凶物一族不像我們人族,可以學習他人,你們只是通過本能的力量從天地之中獲得力量,很顯然,你這太初月崩很強,也很粗糙。」方運一邊恢復身體,一邊分析貝翼皇的力量。

    「不錯,與你們人族的戰詩詞力量比起來,我們凶物的力量很粗糙,不過,勝利屬於我。」貝翼皇徐徐向方運移動,但眼中依然留有警惕。

    「你的力量還不夠強,強行使用太初月崩,應該是藉助外力,甚至動用了稀有的寶物。」方運道。

    「不錯。」貝翼皇道。

    「但是,你應該還有強大的底牌。妖皇加凶物皇者,不應該只有還魂草,也不應該只有大聖骨雕。」方運道。

    貝翼皇露出讚許之色,道:「不愧是人族虛聖,沒有絕對的底牌,我絕不會讓你看到我。」

    「那麼,你在怕什麼?」方運問。

    貝翼皇的面色微變。

    「是在等我的斬龍刀嗎?」方運望著貝翼皇,面帶微笑。

    貝翼皇冷哼一聲,道:「不要當我是蠢貨。被斬龍刀碎片殺死一次后,我就已經請教眾聖,知道當時斬龍刀之所以能斬殺我,是因為裡面殘存稱祖力量。為了殺我,殘存的稱祖力量已經完全消散,你根本無法使用它,就算使用,也只能當作一件特別鋒利的普通武器而已。另外,若是你真能用出,早就先斬碎我的貝翼刀。」

    「不,你是妖皇,即便你確信我無法使用斬龍刀,你也會做好應對。哦,我忘記了,那種應對斬龍刀的力量,應該在你的本體身上,對吧?」方運道。

    「料事如神!殺了你真是可惜,你還是隨我回妖界,成就逆種半聖吧。或許,我將來能晉陞祖神,還需要你的幫助。」貝翼皇感慨道。

    方運笑了笑,道:「連半聖都不是,既然妄談稱祖,你哪來的自信?」

    貝翼皇並不氣惱,道:「對於本皇來說,半聖抬腳即達,至於大聖,所需要的不過是時間而已。本皇之才,不止於祖神!」

    「但你還是怕我的斬龍刀!」方運說完,又吃了一顆生身果。

    貝翼皇再度冷哼,道:「投降吧。我族大聖已經在回返的路上,雖然為了阻止文曲星而減緩速度,但用不了幾年,依舊會降臨兩界山外,殺入聖元大陸,將你們人族盡數降服為奴。我們妖蠻一直爭論要不要殺光你們,若你能逆種封聖,便可以保留人族血脈,你將成為人族之主。否則的話,人族將被徹底滅絕!」

    方運道:「逆種這種事,沒什麼好談的,若是人忘了自己是什麼,不如滅亡。我倒很想知道,你到底如何成就今天的地位?據我所知,你在聖墟的時候,天賦並不強,自從進入彗星長廊后,得到星之王的力量,實力便一日千里。我不相信你僅僅靠星之王或者騙取負岳知道一些秘辛,便有如此大的成就。」

    「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不過,這些時間不足以讓你的家國天下恢復,我並不在意。至於說我的成就,無非是有一些奇遇而已,至於我最大的奇遇,說了你也不會明白,畢竟你未必進入龍崖深處。」妖皇道。

    方運輕描淡寫道:「那隻巨手么?」

    貝翼皇面色劇變,盯著方運看了許久,才道:「好!好!好!怪不得人族出了你這個妖孽!進聖墟前,你之所以一鳴驚人,或許是你本身天賦,從聖墟出來后,你的才華更上一層,想必也是得到龍崖深處的寶物。說吧,得到了什麼,讓本皇見識一下。」

    「哦?那我說完,你也說說你的寶物?」方運問。

    貝翼皇稍一猶豫,道:「可以。」

    「一件完整的真龍骸骨,成就了我的真龍古劍。你應該能感覺出來,若有天地元氣在,我的真龍古劍能擋住你過半的貝翼刀。」方運道。

    「你在戲耍本皇嗎?區區完整的真龍骸骨算得了什麼?」貝翼皇不悅道。

    「但真龍骸骨的確是我在裡面得到的寶物,輪到你了。」方運道。

    「那我反悔!」貝翼皇的回答乾淨利落。

    方運愕然,隨後微笑道:「無妨。」

    貝翼皇看了方運一眼,道:「才氣恢復得如何?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用出來吧。我知道,你同樣也留有底牌。」

    「那你為何不殺我?」方運似笑非笑道。

    「你之前一直防守而不攻擊,就是為了破壞我的貝翼殼,畢竟,貝翼刀容易破壞,六層貝殼卻難以損壞。我現在的六對貝殼已經破損,你為何還不過來殺我?」貝翼皇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