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望了一眼那擋住峽谷通道的古城。

    古城不大不小,長寬各十里,堪比富庶的縣城。

    古城的城牆像是青銅澆築,高有百丈,而城內建築齊備,卻不是人族的風格,建築並不密集,格外高大,所用材料俱是似青銅般的金屬。

    整座古城的地面連為一體,似是赤銅。

    在古城的中心,有一座高千丈的十二角怪塔,塔頂之上,有一個碩大的赤銅圓環,圓環之中,似有火焰燃燒,形成紅色的火球。

    這古城與附近格格不入,但卻氣勢非凡,彷彿能定天地,鎮八方。

    方運又看想三頭古妖,繼續前行。

    那三頭古妖似有感應,齊齊轉身。

    一個正是與方運曾一起進入星源秘地並在神賜山海外戰鬥的蟹蛛,此刻的蟹蛛竟然已成皇者,只是氣息未穩,剛晉陞不久。

    一個是黃金巨人,當日就是他從樹尊那裡得到屬於方運的葉書,最後轉交給方運。

    第三個倒讓方運感到有些奇異,因為那頭古妖所在的一族已經與眾星之巔失去聯繫,沒想到還能相見。

    那頭古妖是少見的花娘,身高一丈,她有著人族女子的面孔,有傾城之貌,絕世之容,雙目生輝,眼波流離,媚態橫生,尋常人被她看一眼,身體便會酥麻。

    除卻面孔,她的其它部位與人體大不相同。

    她也有頭髮,但每一綹頭髮都由數不清的各色小花組成,濃密的花瓣長發如花朵瀑布落在她身後。

    這花妖的整顆頭正好在一朵八瓣粉色花朵之中,讓那八瓣花朵看上去像是巨大的衣領。

    花朵之下,是一根大腿粗的綠色花莖,花莖之下,則是外露的根部。

    和普通植物的根部不同,這些根全部都是綠色的,密密麻麻,相互交織,形成倒扣的碗型編織之物,好像是長裙一樣。這些根的末端,也並非是尖細的須,而是一朵朵花。

    大多數花根編製成裙子,花朵如腳一般落在地上,但有八條花根在半空中輕晃,如八條手臂,紅色的花朵如手指。

    這花娘看似美艷,但原本是凶物一族,常常故作嬌弱,或以媚態吸引,最後痛下殺手。。

    不過,這花娘看到方運后,眼中閃爍著膽怯之色,不知是故作姿態,還是真的害怕。

    蟹蛛一見方運,又驚又喜,隨後目光閃爍,暗中傳音道:「方虛聖,你馬上離開吧,這古城與你們負岳一族有舊仇,怕是會對你不利。」

    方運早就認出這是古妖四凶之一的古城,此物無論是形體還是其他方面都有益於常人,用人族的方式說,那便是城市成精,是實實在在的龐然大物。

    方運傳音道:「無妨,兩族雖有仇,但這裡是血墓陵園,前方應該是聖陵,它未必敢真正廝殺,更何況,他奈何不了我!我倒是想知道,你在神賜山海中遇到什麼。」

    這時候,那花娘與黃金巨人和蟹蛛問話,似乎在詢問方運之事。

    蟹蛛愁眉苦臉傳音道:「我別提了,你們都進了古神塔,我是根本沒遇到,在裡面兜兜轉轉了許久,倒是遇到過一些大山,也得到過一些寶物,順便打殺了一些妖蠻,但所得有限。倒是聽說你入了霧寶閣,生死不知。」

    「哦?你聽誰說的?」

    「貪風說的,他也是從別人那裡聽說的,據說是影族皇者。你現在最好偷偷藏起來,他們原本傳言說逆碑皇者殺了你,但那逆碑皇者生死不知,你若現身,逆碑山定然會找上門。」蟹蛛道。

    「你再說說你最近知道的事,我剛從神賜山海出來,除了外面的一些妖蠻,還未見到他人,對葬聖谷的變化所知不多。」方運道。

    蟹蛛立刻以神念快速傳音,不過幾息的工夫,就將這些天所見所聞說完。

    最後,蟹蛛不忘道:「這花娘對你似乎有些關注,倒是沒惡意,不過她們善於偽裝,你小心一些。這聖陵前不久出世,進入血墓陵園的古妖大都已經進入,或取了好處離開,或潛入其中修行。我們三個倒霉,來遲了一步,被古城擋在門外。」

    方運點點頭,以這三頭古妖的實力,真不敢從古城頭頂上飛過去。

    古城、花娘、蟹蛛和黃金巨人都已經是皇者,方運卻巋然不懼,繼續向前飛行。

    到了近處,花娘首先如小女子般屈身,道:「奴家見過人族虛聖。」

    方運不知這花娘的虛實,輕輕點頭,道:「花娘客氣了,同是古妖,不用見禮。」

    「您說的是。」花娘展顏一笑,百媚自生。

    方運竟然心神一動,不得不強行使用吾心自明的能力,這才完全不受影響,暗道萬界奇人異士果然不少,換做數個月前,自己怕是會被花娘迷得神魂顛倒。

    黃金巨人也向方運輕輕點頭,算是見過禮。

    蟹蛛見方運不肯退走,無奈道:「我們還是退了吧。這古城真小氣,說要我們身上最珍貴的寶物,不然就不讓我們進去,絲毫不念及同族之誼。」

    黃金巨人粗聲粗氣道:「不然想辦法找到百臂,兩族本就不合,百臂很樂意幫我們。」

    兩個人都在故意說給古城聽,顯然十分不滿,只是實力不足,不便撕破臉。

    那花娘一言不發,只是盯著方運細看,一雙眸子如閃亮的湖泊,勾得人心神搖曳。

    方運本想在聖陵取了所需之物便走,沒想到橫生枝節,更何況古城與負岳一族向來不合,自己也無法彌補兩族的裂痕,便直接道:「此事倒是可笑,龍族沒攔,妖蠻未擋,自家人倒是阻撓自家人,叛族之心昭然若揭。」

    蟹蛛露出無奈之色,之前他只是抱怨,不敢說重話,但方運卻毫不客氣,很可能會把古城激怒。

    那古城一動不動,繼續維持現在的形態,似乎聽不到眾人的話。

    花娘輕聲問:「方公子,您來聖陵只是隨意走走,還早有來意?奴家閑來無事,可以助方公子一臂之力。」

    蟹蛛與黃金巨人詫異地看向花娘。

    蟹蛛冷哼一聲,道:「花娘,你最好小心些,負岳已成半聖,傳言他只是被妖祖壓制,卻也得了天大的好處,用不了多久,極可能成大聖。」

    黃金巨人也道:「他可是樹尊關注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