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那四頭水族面色古怪,方運皺起眉頭,抬頭向遠方看去。

    這裡是海底,四面八方都是無盡的海水。

    即便是龍族有特別的天賦,可視距離也不過數百里,但此刻,方運眼中光芒涌動,將整片龍族血墓陵園的環境納入眼底。

    這片海底世界,地貌豐富。

    如同平原似的海底沙灘,像高山似的海底丘陵,有如同大峽谷似的大海溝,有充滿水草的水草叢林,有遍布海底火山的火山群,有神秘的海洋暗流。

    但是,其中最神秘的,則是大海洞。

    對於有深海恐懼的生靈來說,大海洞簡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

    方運看到,在左前方是平整的海底沙灘,但在海底沙灘的盡頭,海底有一個直徑十里的巨大深洞。

    海底附近的水看上去都是透明的,但大海坑彷彿能吞噬一切的光明,裡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散發著幽幽的黑暗。

    掃視完血墓陵園,方運又看了一眼四頭水族,道:「說說吧,雨薇公主到底怎麼了,她在哪裡?」

    方運不太相信這裡會有人對敖雨薇不利,畢竟這裡是龍族的血墓陵園,乃是龍族的聖地,但是,四個水族的反應卻讓方運本能地感到不安。

    「這……」

    四頭水族支支吾吾,不敢作答。

    「自今日起,本星龍爵便主管血墓陵園一應事務,膽敢欺瞞者,以叛族論處!」

    方運說完,取出二龍玉璽與龍骨聖諭。

    源自血脈深處的力量在四頭水族體內翻騰,四頭水族立刻匍匐在海底,膽戰心驚。

    這四頭水族看著方運手中的二龍玉璽,面色更加古怪。

    「說吧。」方運道

    其中一頭龜妖王無奈道:「那就由小老兒說一說前因後果吧。」

    「此次葬聖谷開啟,不僅吸引了東西南北四海的水族,還有各地的龍族遺脈也進入其中。雖說四海龍宮自詡正統,但那是因為四海龍宮祖先功勞大,本身並無龍庭諭令。倒是其他古地的龍族遺脈之中,有幾脈來頭非常之大,其中,一處龍帝遺脈、御令殿遺脈和天地殿遺脈為最,其餘遺脈比之四海龍宮不算什麼。不過,在極為遙遠的地方,有一些古地遠勝四海龍族。」

    方運點點頭,這個龜妖王沒有撒謊,這些事自己也都知道。不過,那些遺脈都在極為遙遠的古地,當年只有各地的龍聖才會相互交流,各脈的普通龍族很難有交集。

    當年躍龍門時,就有一些各脈的龍族,但還有一些龍族離龍門太遠,未能趕上躍龍門。

    龜妖王繼續道:「這三脈的地位極高,對咱們四海龍宮一直瞧不上,那龍帝遺脈和天地殿遺脈倒也罷了,那御令殿原本就是當年龍城發號施令的地方,所以御令殿向來眼高於頂。在神賜山海開啟前,我們四海龍族就與那些遺脈起了衝突,不過只是意氣之爭,畢竟雙方都認為自己是龍族正統,這倒無所謂。壞就壞在,御令殿這次帶了一枚二龍印璽,想要獲得整座血墓陵園的管轄權。」

    方運這才明白為何剛才這四頭水族看到自己的二龍印璽後面色古怪。

    「我們四海水族自然不服,於是雙方爭執起來,尤其是雨薇公主,她向來……不喜歡受制於人,言辭激烈了一些,惹惱那些遺脈。眼看雙方就要撕破臉皮,敖霧山……不,是霧山龍皇出面,安撫了各脈。我們這才知道,當年敖霧山想要迎娶雨薇公主被拒后,便前往各界遊歷,竟然去了龍族遺脈所在的各古地,與各遺脈都有一定的交情。」

    「事情被壓下,但並沒有結束。這血墓陵園中有許多秘境,為了獲得寶物或傳承,各憑本事,於是,就有了爭鬥,也必然有傷者。那御令殿遺脈的龍族因為實力不濟,被雨薇公主小懲,便記恨上了東海龍族,待雨薇公主離開血墓陵園后,便開始故意排擠東海的水族。」

    「之後便是神賜山海現世,各族紛紛前往。霧山龍皇了不得,不知從那裡得到蛟聖靈骸,一躍成為各族之首。那御令殿遺脈的龍族雖然沒有得到蛟聖靈骸,但也收穫頗豐,除了原本有兩位龍皇,又多了四位龍皇,而且還得了一件龍族的半聖寶物。」

    「東海龍宮就比較慘,不僅沒有龍族晉陞龍皇,唯一的龍皇雨薇公主還重傷而歸。於是乎,御令殿的龍族就敲打東海龍宮的水族,只是手段有些激烈,那些水族雖然未死,但也大都受了不輕的傷,在葬聖谷寸步難行,只能窩在血墓陵園,等葬聖谷關閉。」

    「就在昨日,雨薇公主蘇醒,聽說東海水族受辱,義憤填膺,悍然出手。但那御令殿有六位龍皇,還有半聖龍寶,而雨薇公主傷勢未愈,因此落在下風,算是戰敗。於是,霧山龍皇代表西海水族調解,但御令殿遺脈提出的條件非常苛刻,東海龍族無法接受。現在,雙方應該還在僵持。」

    方運看了一眼四頭水族,問:「你們北海與南海水族是什麼看法?」

    四頭水族面露無奈之色,那龜妖王道:「雖說我們兩族現在與西海龍族日益親密,與東海龍族日益疏遠,但還是看不慣御令殿龍族的嘴臉。御令殿是龍城發號施令的地方,但那是全龍族的御令殿,又不是它們先祖的自家地盤,他們沒龍庭聖諭,憑什麼對我們呼來喚去?但是,我們實力低微,也不能說什麼,只能兩不相幫。南北龍宮的一些龍族留在那裡,還在進行最後的調解,他們不想看到東海水族受辱。至於我們這些實力低微的水族,影響不了大局,便繼續在血墓陵園裡尋找好處。」

    方運不悅道:「這裡是龍族的血墓陵園,御令殿的龍族如此囂張跋扈,聖陵意志沒有出手制止?」

    龜妖王苦笑道:「小孩子打架,當長輩的哪好直接出手解決。更何況,只要不是殺死龍子龍孫,聖陵意志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是磨練後代。再說了,那敖絕龍帝遺脈和天地殿遺脈基本站在御令殿一邊,聖陵意志若是真出面,很可能會偏幫他們,而不是主持公道。」

    方運不滿地抬頭看了一眼遠處。

    「我剛才倒是忘記問了,御令殿遺脈提出什麼苛刻的條件?」

    四頭水族的面色再次出現明顯的變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