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惑義正言辭道:「你一個人族,竟然敢在聖陵挑釁我們龍族,豈能容你?」

    另有一頭龍皇冷哼一聲,道:「別以為通過寶物外放聖道偉力,我們就怕了你!你那等層次的力量,遠遠比不上我們的聖道寶物。」

    「既然知道這裡是聖陵,既然知道這裡埋葬著龍族的先輩,你為何還不束手就擒?」

    「四境大儒成為文星龍爵,簡直是在侮辱我龍族!」

    方運拿出一隻飲江貝,遞給鯨荒,道:「裡面有一些神葯,你拿去給雨薇服用,用光了再找我要。」

    鯨荒接過飲江貝,用神念一看,堂堂皇者竟然身體一抖,驚駭地看著方運,但隨後滿面喜色,沖向不遠處的龍城建築之中。

    那些遺脈龍族根本不在乎鯨荒,只在乎方運手中的二龍玉璽。

    「交出二龍印璽,經我們調查之後,聽候發落。否則,我們不得不動手,剷除你這個攻擊龍族的偽文星龍爵!」

    「對,他就是假冒的文星龍爵!」

    「沒有龍庭聖諭,不經御令殿宣讀,文星龍爵一定是假的!」

    所有龍族周身龍力翻騰,終於決定給方運扣上假冒文星龍爵的帽子,準備動手。

    「我好話說盡,你們已經不識好歹,那就並不得本爵了。」

    方運說完,手中浮現龍骨聖諭。

    龍骨聖諭在暗淡的水光中並不明亮,但是,卻散發著純正的龍族氣息。

    在場的龍族齊齊望去,大部分龍族都認出這件物品,只有少數龍族沒認出來。

    「有些不妙啊!」一頭大龍王低聲道。

    「怎麼了,那是什麼?」

    「空白的龍骨聖諭,應該是戰時留下的,他可以自定官位,當然,必須要有符合一定的身份,否則反而會被聖諭反噬。」

    眾多龍皇皺眉不語。

    敖惑暗中傳音給幾位龍皇,道:「諸位,這文星龍爵的身份本就未經龍庭認可,甚為可疑,現在又對我等出言不遜,又拿著二龍玉璽耀武揚威,將來必成禍端!更何況,我們既然收了敖霧山的好處,若是被這方運所阻,萬一承諾的事失敗,如何再繼續討要好處?」

    「那就出手!」幾頭龍皇立刻回應。

    敖惑立刻揚起龍頭,長嘯一聲,厲聲道:「諸龍,與我聯手催動龍角海,擒住這個假冒的文星龍爵!」

    「好!」幾頭龍皇先出手,其餘龍族不敢不從。

    於是,數十道龍力瘋狂湧入龍角海中。

    巨大的龍角氣勢一漲,在原本四條水流之外,又添加了一條水流。

    接著,其中一條百丈水流飛離龍角,如同一條小河沖向方運。

    那水流離方運越近,則越是怪異,明明只是百丈之長,但卻去勢如雷,沖若山崩,併發出驚天動地的衝擊聲,猶如長江決堤,又好似海嘯狂涌,完全不是一條小河能發出的力量。

    在水流與方運相距百丈時,方運與那水流突然與外界隔絕,進入獨立的空間。

    方運彷彿站在一處方圓數十萬里的平原之上,而天空,多出一條長達十數萬里、寬達數百里的水白巨江,如十萬里水龍,衝擊而下。

    那巨江蘊含的聖道氣息,何止萬倍於方運的枯朽之力。

    「不好!」

    東海龍宮的一眾水族大驚失色,沒想到這些龍族竟然激發了半聖寶物真正的力量。

    聖寶所指,獨開一界。

    這本來至少要半聖化身手持聖寶才能激發的力量,而這些龍族聯手卻能做到,可見這些龍族的實力何等強大,即便妖皇在此,恐怕也是鎩羽而歸。

    現在這半聖寶物雖然未被激發所有力量,但也達到了三成之威,五條聖道大江若是齊齊衝下,幾乎相當於半聖親自出手。

    就見聖寶之界中,方運伸指點在龍骨聖諭之上,上面出現清晰的龍族文字。

    文星龍爵方運,宿衛忠正,勇武無雙,授大監察院督軍,加封大監察院特使。

    隨後,所有的文字隱沒到龍骨聖諭背面,正面只留下一個龍族的「敕」字。

    方運用人族與龍族混合的公文方式,正式使用龍骨聖諭,從此以後,除非有別的龍骨聖諭,否則不可以亂改身份。

    但是,這次任命的身份,如同萬金油,什麼時候都能用得著。

    督軍乃是龍庭在戰時設立的職務,有不同的分工,可負責監察軍務,也可監察糧草,甚至有一部分監軍的權力。只要戰事未完,或者龍庭沒有收回任命,便可一直擔任。

    現在沒有龍庭,而且龍族理論上還在為恢復萬界之主而戰鬥,這個督軍可以一直當下去。

    督軍是實職,加封一般虛位或者臨時的身份,大監察院特使的身份,就算是臨時的身份,但現在除非出現大監察院地位極高的龍族官員,否則方運這個大監察院特使至少可當百年。

    「大監察院督軍特使巡察,何人敢犯上作亂?」

    方運的聲音之中蘊含龍吟虎嘯,而那二龍印璽立刻發出一道實質性的龍聖威壓,落在所有操控半聖寶物龍角海的龍族身上。

    那些龍族竟然不由自主收回沖向方運的十萬里大江,不再攻擊方運。

    敖惑氣得七竅生煙,道:「你不僅假冒文星龍爵,竟然還假傳聖諭!就算大監察院現世,也只可以任命你為特使,要任命你為督軍,必須經過御令殿宣讀!」

    其他龍族也瞪大眼看著方運,這簡直太無恥了,雖然理論上這龍骨聖諭可以這麼用,但起碼偷偷在背地裡任命,當著眾龍的面任命算怎麼回事?完全不把所有龍族放在眼裡。

    「龍族萬載,從未發生如此兒戲的任命,是可忍孰不可忍!」一頭龍皇大怒道。

    「臨危受命,見機行事,不得已而為之。見到大監察院督軍特使,爾等為何還不下拜!」

    方運稍稍仰起頭,手握二龍玉璽,生出濃厚的龍威。

    龍威無形,但方圓千里的水域金光閃爍,聖音飄渺。

    附近所有水族盡皆匍匐,普通龍族也被壓得徐徐落在地面,只有真龍不受影響。

    「你這龍骨聖諭是假的,你竟然敢冒充大監察院督軍與特使,大逆不道,罪該萬死!」

    敖惑一邊罵著,一邊給眾龍使眼色,同時手持二龍玉璽,外放出淡淡清光,抵消方運的聖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