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事,真假未定。」

    敖霧山看了一眼方運頭頂的冠冕和身上的黃袍,面色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看來你們是鐵了心不認我這個文星龍爵兼大監察院督軍特使了。」方運掃視對面的遺脈龍族以及敖霧山。

    敖霧山心平氣和道:「你誤會了,你若真得四海龍聖舉薦,然後獲龍庭冊封,我們會自然會認你這個文星龍爵。但現在的問題是,西海龍聖陛下已經收回舉薦,這第一步都沒有,何來龍庭冊封?更何況,方才這道龍庭聖諭,我們無法判斷出真假。」

    東海水族站在方運身邊,皺起眉頭,敖霧山現在這是徹底不要臉。其實問題的根源是,龍庭已經不存,若是其他龍族一口咬定不相信龍庭聖諭,誰也沒有辦法證明。

    方運道:「判斷我身份的真假?很好。你放棄二龍印璽的庇護,不使用任何寶物,帶著敵意攻擊我,我也不還手,之後,你若受到龍族懲罰,那我便是真正的文星龍爵,你若是絲毫不受懲罰,那我便是假文星龍爵,我甘願受罰,如何?」

    遺脈龍族之中有異動,想試一試這個方法,但敖霧山微笑道:「此言差矣。萬界之中秘法無盡,在我向你攻擊的時候,萬一你使用特別的秘法,偽裝成我遭遇龍庭懲罰,又當如何?我看不如這樣,我們雙方暫且罷手,誰也不準挑起事端,等葬聖谷結束,回到聖元大陸,請出四海龍聖檢驗,如何?若是四海龍聖認可你獲得龍庭冊封,那本皇願意賠償你一件半聖寶物!」

    西海的龍族急忙暗中傳音給敖霧山,希望他不要衝動。

    「那麼,龍族遺脈逼敖雨薇和親之事,當如何解決?」方運說出來意。

    敖霧山似笑非笑看著方運,道:「我們龍族內務,莫說你未必是文星龍爵,就算是,也無權插手。」

    東海水族一聽,黯然失色,沒想到敖霧山抓住了事情的重點。

    在遠古時期,各種異族龍爵或者實力強大,或者位高權重,在很多地方絲毫不下於龍族,但這些龍爵無論何等強大,即便是大聖,也無權干涉龍族內務。

    方運卻撫摸著二龍玉璽,微笑道:「你說的不錯,龍族內務,我無權干涉。那麼,我以大監察院督軍特使之名,臨時徵調葬聖谷所有水族與龍族,調查負棺人與負碑獅之事,並想方設法探查三千眼、誦經幽魂與薛白衣之事。同時,任命敖雨薇為鎮軍龍將,全權負責此事。」

    隨後,二龍玉璽散發出純正的龍聖氣息,形成真真正正的龍吟御令,傳到血墓陵園中每一個水族的耳朵之中。

    鯨開朗聲道:「諸位看到也聽到了,這是真正的二龍玉璽諭令,沒有絲毫的虛假。」

    敖霧山笑道:「我反對,我依舊無法確定這道命令是真還是幻術。」

    「我們也反對!」

    眾多遺脈龍族轟然響應。

    這時候,一頭南海大龍王無奈嘆息,道:「諸位,何必呢?雖然我也很不服氣,雖然我也不明白為何龍庭的意圖,但龍庭正式冊封聖諭已下,那種力量,那種氣息,還有他身上的冠冕與龍袍,是幾乎不可能作假的。更何況,這裡血墓陵園之中的聖陵,龍族眾聖意志存在於此,若是他敢做假,早已經被誅殺。你們,何必呢?」

    敖霧山扭頭看向那頭大龍王,道:「敖碂,我問你一句,你能完完全全確定方運沒有使用幻術、完完全全確定他沒有弄虛作假?」

    敖碂愣了一下,猶豫片刻,道:「不能。」

    「那便是了,我們也無法完全確定。所以,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敖霧山說著又看向方運,「方虛聖,請你離開吧,如果你繼續執迷不悟,那我只能不客氣了。」

    說完,敖霧山身後出現一個龐大的黑影,那黑影很快浮現形體,赫然是一頭長達千里的巨大蛟聖,如同一條洪荒巨獸懸浮在水中,散發著宏大的聖道威壓。

    方運只覺聖陵的水突然加重數百倍,若不是自己身負枯朽之力,已經被碾壓成肉醬。現在雖然能撐住,但寸步難行。

    鯨開暗中傳音,道:「方虛聖,您還是離開吧。待雨薇公主醒來,我們會轉告他,您已經儘力了。敖霧山覬覦公主多年,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逼婚的機會,絕對會全力以赴。我知道,您是真正的文星龍爵,但是,他們同樣有二龍玉璽,而且還有蛟聖靈骸,您若不撤退,必死無疑。」

    方運充耳不聞,卻抬頭看著那蛟聖靈骸,突然輕笑道:「蛟聖,我倒是差點殺過一頭。」

    當年在十寒古地,曾經引動祖帝屠庭遺留的力量,形成大屠戮斧的虛影,差點殺死了蛟聖敖宙。

    「狂妄!」

    眾多遺脈龍族大聲呵斥。

    「好膽色。不過,僅此而已。你還有半刻鐘的時間考慮,畢竟,我很喜歡你的詩詞。」敖霧山沒有絲毫的咄咄逼人,自始至終,都如同在與方運閑談。

    方運見鯨荒沒有回來,說明自己給的神葯足夠,危機暫時解除。不過,自己之前來葬聖谷的目的不是為了救敖雨薇,而是為了敖煌,順便能幫助敖雨薇,也為了自己。

    畢竟,自己的文宮蟠龍、真龍文台和真龍古劍,都需要龍族的力量。

    只是,現如今更重要的是解決逼敖雨薇和親之事。

    方運掃視前方龍族,道:「若我所料不錯,逼雨薇和親之事,是你在背後謀划。你先假裝置身事外,讓遺脈龍族重創敖雨薇,並扮惡人逼雨薇與他們其中之一和親,在最後時刻,你會出現,承擔敖雨薇的罪責,然後你與遺脈龍族唱雙簧,讓雨薇嫁給你。雖然我不知道你具體計劃,但大概是這個流程,我說得可對?」

    「當然不對。另外,本皇再次重申,這是我們龍族內務,你一個外人若想插手,一旦離了葬聖谷,別怪西海龍聖陛下有借口親手誅殺你!」敖霧山依舊面帶微笑,毫不掩飾威脅之意。

    「西海龍聖?他又不是沒動過手,結果你們看到了,我依舊安然無恙。至於和親之事,作為外族我不能插手,但我以大監察院督軍特使身份表示,現在敖雨薇是本爵麾下將軍,她若不願和親,沒人能逼她!誰逼她,便是在影響龍族軍心,阻撓龍族復興,我身為大監察院特使,可先斬後奏!」

    方運繞開龍族內務,找到干涉的借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