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件強大的半聖寶物很強,配合妖蠻聖旗,即便是活生生的半聖在這裡,也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才能擊破,負岳大聖靈骸雖強,但也無法勝過真正的半聖。

    一爪下去,那五件半聖寶物竟然如五座擎天之柱,硬生生撐起了負岳之爪。

    就在此時,妖界特使鷹皇氣急敗壞道:「方虛聖!我代表妖界眾聖而來,你不能……」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

    方運說完,負岳大聖靈骸後背的九顆大夜明珠般的星辰突然升空。

    一道仿若源自遠古洪荒時期的力量驟然現世,負岳附近的空間為之震蕩,甚至出現細碎的空間裂痕。

    被五件聖寶頂住的巨大爪子的中心位置,突然形成星辰漩渦。

    在所有人的感知中,戰場突然變得無比大,如同一個星辰海洋那麼大,而在星辰海洋的中心,則是那些血妖蠻。

    剎那之後,星辰海洋急劇收縮,萬星對撞,眾界引爆。

    「不……」

    在血妖蠻們絕望的吼叫聲中,巨爪壓著那五件聖寶,狠狠踏下。

    踏破天地!

    大地震蕩,無盡裂痕向四面八方蔓延,漫天塵土揚起,隨著狂風向四面八方席捲。

    即便是遠在戰鬥中心的人族與星妖蠻,即便是方運刻意控制力量不波及他們,他們還是連同聖寶被強大的力量逼得節節後退。

    煙塵漫天揮灑,如雨飄落。

    方運立於負岳頭頂。

    方運的目光落在負岳巨爪踏出的深坑之中,由負岳聖力組成的大手進入深坑之中,抓出五件寶物。

    四件寶物已經徹底被摧毀,畢竟最後一擊方運動用了九星山的力量,而且本來破損嚴重,只能熔煉提取神材,或者給吞金草吸收。只有那件雙頭狼銅像還保持完好,稍加修復,就能使用。

    取完寶物,方運緩緩轉身,望向鷹皇,問:「你剛才說什麼?」

    「你……」

    鷹皇全身鷹毛炸起,暴跳如雷。

    已經多少年沒有人敢如此對待妖界特使,上一次被如此無視,還是妖蠻起兵反古妖的時候。

    「你……本皇從來沒有見到如此狂妄無禮的人族!」鷹皇已經氣得不知道說什麼。

    「現在你見到了。對了,還有事嗎?沒事我要去人族的血墓陵園。」方運道。

    鷹皇發出一聲悲泣鷹鳴,尖聲尖氣道:「方運,你幾乎殺光整整一代的妖界精英,他們都是聖子,妖界眾聖不會放過你!你不得好死!」

    方運面色一沉,道:「看你是妖界來使,本來不欲殺你,誰知你竟然當面詛咒本聖,給臉不要臉!」

    方運說完,隨手一揮,負岳巨爪橫掃而去。

    「不要……」

    鷹皇僅僅喊出兩個字,就被巨爪掃中,身體和那些妖蠻一樣,被恐怖的力量化為肉眼看不到的塵埃,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方運回過頭,看著那巨大的深坑,嘆息道:「唉,可惜了,不知道損失了多少寶物。」

    星妖蠻與人族大儒哭笑不得。

    方運加速向血墓陵園入口方向飛去,同時看向那百臂皇者,微笑道:「百臂援手之情,本聖牢記在心,若有機會,必當償還今日之情。」

    那百臂的八十八隻眼睛同時一眨,也不說什麼,轉動龐大的身軀,向古妖血墓陵園的方向前行。

    方運又看向星妖蠻一族,道:「多謝諸位盟友前來相助,若有機會,我會向烈聖親自道謝。」

    猿灣雙手一送,那聖道八面劍飛向方運,道:「烈聖陛下偶然所得之物,物歸原主。另外,烈聖讓我替他問一句,那首詩怎麼樣?」

    方運想起之前猿灣朗誦的那首詩,莞爾一笑,道:「文采斐然,若能參與科舉,我人族又添一位讀書人。」

    眾人都知道方運在半開玩笑,一笑而過。

    猿灣辭別,方運沒忘記討要一些破空符。

    方運從天而降,落在十七位大儒面前。

    衣知世面色慘白,微微一點頭,道:「我等實力不濟,卻是什麼都沒幫上。」

    「相助之情,勝過千言萬語。方某謝過諸位!」方運正色向十七人見禮。

    田松石道:「我等先入陵園再說。知世先生重傷在身,不宜久留。」

    眾人點頭,但都沒有動。

    方運掃視眾大儒,個個帶傷,過半傷勢極重,只有特別的神葯或半聖出手才能救治,而衣知世的傷勢最重,似乎文宮和文膽都有損傷,已經影響了聖道。

    方運上前一步,與衣知世並肩前行,其餘大儒跟在其後。

    方運一邊走一邊道:「諸位傷勢嚴重,可有良藥?」

    衣知世沒說話,何明遠苦笑道:「我們也得過一些神葯,諸如生身果等,但卻只適合外傷。還有一些神葯,比如延壽果等神葯,並不能治傷,若是現在吃了,等於浪費。真正能治癒我們身體傷勢的神葯,恐怕需要等回到聖院,由醫殿或半聖親自製作。只是,到了那時,傷勢更重,怕是會影響聖道。」

    方運道:「我近日得了一些寶物,除了聖體果,還有一種在懸天江得到的療傷神葯『龍鯊珍珠』,諸位進入后,先服用聖體果,增強體質,然後服食龍鯊珍珠,大都可以慢慢痊癒,不留後遺症。即便傷勢再重,也能避免傷勢惡化,待回到聖院之後,由半聖出手救治。」

    方運說著,拿出十七顆聖體果和十七顆龍鯊珍珠,分給所有人。

    「方虛聖好氣魄!」衣知世都為之動容。

    一個大儒道:「其實多日前我曾得到過聖體果,並且服用,但卻遠不如您這顆聖體果品相好,那顆聖體果最多有萬年之相,您這個,怕是超過十萬年。」

    「這龍鯊珍珠更是珍惜,龍鯊本來就少,至少要千年壽命以上的大妖王才能結成此物。而且結成龍鯊珍珠后,還不能使用,必須要在海水中貯存萬年之上,去除毒性,才有療傷之效。」

    方運又取出兩種神葯,遞給衣知世:「珠璣先生,服下那兩種葯后,您也服下這兩株葯。」

    「這是何葯,未曾聽聞。」衣知世接過之後,仔細打量。

    方運一邊走一邊道:「綠色的是洗心草,能讓人心念平和,保持最佳狀態,若遇幻境或迷心之術,可立於不敗之地。像紅薯似的叫千紋薯,乃是排毒之物,無論體內有何種異物異毒,都可以慢慢排出。諸位也不要急,待回到聖院,人人都有,還有其他神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