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張口一吸,那水晶升龍猶如活物一樣,飛到方運的口中。

    隨後,就見方運的氣息節節攀升,不過眨眼間,竟然直接跨越文宗,達到皇者氣息。

    但是,方運此刻身上的氣息不是人族文豪的氣息,而是龍族龍皇的氣息,並且,氣息還在繼續升高。

    三息后,方運氣息再度暴漲,達到半聖化身的層次。

    又過了五息,方運的氣息再度發生質的飛躍,竟然晉陞為半聖!

    很快,方運周身的氣息維持在半聖狀態。

    從吞下水晶升龍的一瞬間,方運便雙目緊閉。

    在氣息增強的過程中,方運也「看到」和體驗到了一尊真龍的力量如何提升,如何從四境到五境到龍皇到虛龍聖最後到半聖的過程。

    方運雖然沒有真正進行龍族的修鍊,但是,心神和記憶都進行了一次這種修鍊,除了他本身沒有得到龍族修鍊的力量,其他方面與正常龍族修鍊的過程一模一樣。

    在這個過程,方運體驗到皇者巔峰的感覺,更體驗到龍族是如何鑄就聖道根基成就半聖。

    方運的身體沒有絲毫的變化,但是,方運的神念與文膽,卻如同得到最強大的淬鍊,境界上沒有提高,但力量卻更加凝練,如同將原本的鐵礦石,直接凝練成完美的兵器。

    「嗤嗤嗤……」

    方運的神念與文膽之力變得無比強大,毫無經驗的方運一時間未能控制住,導致文膽之力突然外泄,就見一道道無形的利刃從方運的身體向四面八方飛去,瞬間將衣服切成碎片。

    方運周身,破空聲不絕於耳,源源不斷的文膽之力形成鋒利的無形利刃,切割空氣,發出刺破音障的尖嘯聲。

    與此同時,文宮之上的文宮蟠龍氣息也隨著方運增長而增長,竟然在吸收水晶升龍的力量與龍族的半聖氣息。

    方運心中暗道一聲可惜,自己沒有龍族的血脈,否則此刻自己獲得增強的將不僅僅是神念與文膽,還能看到只有半聖才看到的世界,也能感知到只有半聖才能感知到的世界。

    不過,水晶升龍的作用並非是讓自己修鍊,真正的目的已經達到。

    在方運氣息攀升的同時,聖魂文台也在慢慢升高,在方運獲得半聖氣息的時候,那聖魂文台竟然升到百丈之高。

    方運回頭看了一眼,心中大定,於是,向孔聖雕像行禮,道:「請先聖歸鄉!」

    就見那百丈高的孔聖雕像發出一聲奇特的輕鳴,似是鶴鳴九天上,龍吟星空外,接著,整座人族的血墓陵園緩緩收縮變小,但整體的力量卻在增強。

    人族血墓陵園的異變引發葬聖谷一個又一個強大生靈的關注,大量的聖道意念挪移到人族血墓陵園附近,但是,下一剎那,那些意念發覺高空之上的力量,如同見到貓的老鼠一樣,瘋狂地逃離。

    甚至有幾道半聖意念發出凄厲的慘叫。

    「人族眾聖,你們不得好死,竟然設下陷阱,傷本聖聖念!」

    身在聖陵中的方運,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禮下去,就見孔聖雕像嗖地一聲,化為一道白色光芒,落到聖魂文台之上。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過後,聖魂文台猛地下沉,瞬間落在五十丈高處,隨後又緩緩下降了三丈才停住。

    方運的聖魂文台之上,最核心的位置,多了一尊孔聖的小雕像,惟妙惟肖,巧奪天工,不像是誰雕刻出來,更像是孔老夫子本人被石化后落在那裡。

    接著,方運再拜,一座又一座眾聖雕像飛到方運的聖魂文台之上,聖魂文台不斷下降。

    在最後一尊半聖雕像落到聖魂文台後,聖魂文台離方運的頭頂只有半丈高。

    此刻的方運,沒有因為完成眾聖使命而有絲毫的高興,反而大汗淋漓。

    「幸虧得到升龍,否則的話,聖魂文台落下來,能把我活活砸死!」

    方運其實有許多人族半聖的聖血,但一直沒有將所有的聖血化為聖魂文台的雕像,就是為今日準備。

    方運仔細觀察一遍聖魂文台,發現沒有任何紕漏,長長鬆了一口氣。

    由於葬聖谷中也有張仲景與華佗的雕像,進入聖魂文台之後,與上面原本的雕像融為一體。

    「迎聖歸鄉,使命完成。」

    方運最後向聖魂文台上的眾聖作揖,將沉重的聖魂文台收入文宮。

    在聖魂文台進入文宮的一剎那,方運頭暈目眩,彷彿是久病卧床的老人被逼著全力奔跑,身體明顯吃不消。

    方運決意在進入聖院見王驚龍之前,絕不使用聖魂文台,因為水晶升龍的力量不久之後將消散,自己若喚出聖魂文台,必然一命嗚呼。

    突然,整座聖陵山谷開始震動,方運暗道不好,急忙腳踏平步青雲,向外疾飛。

    在飛行的過程中,方運回頭看去。

    就見聖陵山谷的中心位置出現一個巨大的無底洞,洞口不斷擴張,周圍的地面陸續塌陷。

    不多時,整座山谷全部塌陷,深入地底。

    接著,大量的水涌了出來,填滿無底洞。

    聖陵山谷的所在,被一片湖泊替代。

    田松石一直背對著聖陵山谷,即便身後有巨大的震動,他也沒有回頭,咬著牙,抑制自己的好奇心,生怕給方運帶來麻煩。

    方運飛過去,輕輕拍了田松石的肩膀,笑道:「松石先生,結束了。」

    「結束了?」田松石眼冒精光,急忙轉身。

    看到那一片水光瀲灧的湖泊,目瞪口呆。

    「聖陵……沒了?」田松石難以置信地問道。

    「沒了。」方運的聲音里有些惆悵,這可是人族血墓陵園的核心,也只有聖陵才能庇護人族的血墓陵園。

    「不對,你的額頭……」

    田松石餘光看到方運的額頭上好像多了一隻眼睛,但扭頭正眼一看,方運的額頭光潔如玉,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方運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田松石忙搖頭道:「應該是我心神恍惚,看走眼了。」

    「你說說看到了什麼。」方運刨根問底。

    「我剛才看到,你的額頭好像有第三隻眼,具體那眼睛什麼樣,我沒看清,正要細看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消失不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