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田松石嘿嘿一笑,露出一副為老不尊的樣子,道:「你不要害怕。若是苦地是讓人嘗盡世間一切苦楚,那欲地便是讓人嘗盡世間一切快樂。不過,欲地的奇特遠遠強於苦地,萬界之中僅此一家,據說跟呂不韋他老人家有關。苦地是被動接受,而欲地則不同,需要你主動去接觸慾望,甚至去製造慾望,滿足慾望,只有你滿足足夠多的慾望,才能離開。若是壓抑自己,那將永遠無法離開欲地。人族歷史上,有幾位大儒進入其中后,再也沒能出來。」

    方運冷笑道:「若是過度放縱自己,壞了心志,完全迷失在欲地,徹底消融掉文膽甚至文宮,也可能無法離開欲地!」

    「所以,出與不出,一切由你決定。」田松石微笑道。

    方運盯著田松石,道:「聖院下發的書籍中,的確有對各秘地的介紹,也包括欲地。但聽你那意思,欲地似乎另有奇異之處,聖院並未明說?」

    田松石笑道:「那是自然,欲地如此美妙的地方,若是聖院一一說明,豈不是大煞風景?我不細說,也是為你好。」

    「哼!」方運白了田松石一眼,大步進入欲地。

    田松石看著方運背影,一直壞笑。

    待方運進入欲地,田松石找了一處地方坐下,拿出一卷書準備細讀,卻突然聽到欲地入口傳來腳步聲。

    田松石循聲抬頭望去,愕然看著走出來的方運,問:「你怎麼又出來了?」

    「欲地消失了。」方運面色平靜。

    田松石詫異道:「不能啊。就在七天前,還有大儒進入過!我去看看。」

    說著,田松石進入欲地,只見裡面是一處空蕩蕩的山洞,再也沒有任何欲地的氣息。

    田松石茫然走出來,道:「這就怪了,欲地為什麼會消失?不應該啊。聖陵沒了,欲地也……」

    田松石的聲音戛然而止,與方運四目相視。

    方運緩緩道:「聖陵的雕像中,有呂不韋呂聖的!」

    田松石補充道:「在很多年前,呂聖世家就有人透露,說欲地其實是呂聖文界的一部分,但那種說法得到呂聖世家斷然否定,再也沒了消息。若不是老夫活得久,聽到的異事多,還真不會想到這一層。」

    「欲地也恰好是在呂聖聖隕后的第一次葬聖谷開啟時被發現的,真要推敲,也不能說跟呂聖毫無關係。」

    田松石道:「還有一點,傳聞秦始皇的真陵也葬在葬聖谷中,其中就有呂聖相助。呂聖若在葬聖谷製造出欲地,倒也極有可能。現在的問題是,欲地去哪裡了?」

    方運不好明說自己取走了眾聖雕像,但估計田松石有可能猜到,於是道:「我也不清楚,或許是呂聖的手段吧。等回到聖元大陸,或許會有結果。可惜,若欲地真是呂聖的文界,我進入之後,或許有機會學到天常分神法。」

    田松石奇道:「哦?你想分化神念,以助修鍊?以你文膽之能,神念化百甚至化千都輕而易舉,只不過,現如今精通此術之人,只有宗聖。即便是呂聖世家,也已經有數百年未有人修鍊此法。莫非你……」

    方運淡然一笑,道:「出了葬聖谷,我必前往宗家,向宗聖學習此術。」

    田松石目瞪口呆,道:「你膽子也太大了!且不說你能不能學會此術,也不說你與宗家的恩怨,宗聖憑什麼教你?」

    「他欠我一筆債。」方運臉上的笑意減淡。

    田松石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點點頭,隨後岔開話題,道:「我們現在前去陵園平地,問問其他大儒現在還有哪處秘地開放。」

    方運道:「連續經歷兩處秘地,我先休息片刻,正好也有事要處理,之後再去。」

    「也好。」田松石留在這裡。

    方運先喚出縮小的負岳大聖靈骸,然後又拿出從霜紋星神那裡得到的寶物,一顆小火球,如同被壓縮到極致的太陽,然後藉助負岳大聖靈骸的力量,催動這件寶物。

    隨後,這顆火球的周圍多出十八顆小石球,環繞著火球不斷旋轉。

    按照星神一族的叫法,這件半聖寶物名為「紅巨之火」,乃是在太陽膨脹到極限時將整個太陽系煉化而成。

    這件寶物的核心力量來源於太陽,那十八顆小石球似的行星也各有用處。

    方運細細摸索,很快,臉上浮現一抹喜色,隨後,一道銀光從離太陽第三近的小石球中飛出,飛入方運的眉心。

    在銀光出現的一剎那,田松石驚呼一聲,看著方運,眼中滿是羨慕之色,道:「方才那銀光,便是星神皇者的文曲星碎塊吧?」

    方運點點頭,隨後盤坐在地,雙目緊閉,神入文宮。

    那顆文曲星碎塊進入文宮后,直接飛向文宮頂端,與微型文曲星融合為一體。

    新的微型文曲星由三塊文曲星碎片組成,比之前大了一圈,隨後,外放出更加濃郁的星光,整座文宮都如同浸泡在文曲星力之中,各種力量都在快速成長。

    感受到文曲星力的力量,方運感覺自己所有戰詩詞的威力會有新的提升,相當於多了一層半寶光。而且,化虛為實的力量將大大增強。

    方運又進行探索與推演,發現就目前來說,微型文曲星除了增強戰詩詞,除了能化虛為實,除了潛移默化增強自己方方面面,還沒有過於強大的力量。

    「或許,等我收集到更多的文曲星碎塊,力量會進一步成長。」

    方運心中思索:「我成大儒后,天降文曲星碎塊,而且這兩塊文曲星碎塊的力量,與我在彗星長廊得到的不同。彗星長廊的文曲星碎塊明顯是脫離文曲星本體很多年,而這兩塊文曲星碎塊,是剛從文曲星表面脫落。只是不知僅僅是文曲星表面碎裂,還是整顆文曲星破碎。唉……」

    方運輕嘆一聲,把種種念頭拋在腦後,一切要等離開葬聖谷才知曉。

    方運又想起在之前與缺日聖靈談過的霧鄉,思索片刻,終究還是決定放棄。若是去了,或許能找到筆老或神秘的半聖故居,但是,也可能遭受未知的危險,迎聖歸鄉的計劃可能功虧一簣,還是乾脆留在人族血墓陵園為好。

    「為了人族,保守一些不算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